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牛欄山陷“牛二”商標糾紛案順鑫農業被訴至北京高院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1月12日 18:11   中國經營報

  “我們已經將順鑫農業(000860.SZ)起訴到了北京市高院。”四川五縱投資顧問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四川五縱”)董事長宴波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起訴書是2018年1月5日送達的。

  四川五縱起訴北京順鑫的原因,在於對“牛二”商標的競奪。為了“牛二”商標,順鑫農業旗下牛欄山酒廠已經走了8年的申訴之路。直至2017年12月19日,北京智慧財產權法院對該商標糾紛案作出裁決,要求國家工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以下簡稱“商評委”)針對“牛二”商標重新作出裁定。基於對上述判決不服,四川五縱起訴至北京市高院請求予以撤銷。

  無獨有偶,為了商標維權的還有五糧液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五糧液公司”,000858.SZ),因最高人民法院判決駁回公司起訴“大午糧液”侵權五糧液商標一案,“目前我們正在准備申請最高檢抗訴。”五糧液公司代理律師山東博睿律師事務所高波告訴記者。

  “現在消費者的辨識度已經很高,況且定價、渠道完全不同,因此五糧液、牛欄山這樣的大品牌沒有必要在商標維權方面糾纏下去,”酒業專家楊承平说非常理解酒企的維權意識,但是“關鍵是要把自己的酒做好,把品牌做好”。

  “牛二”商標競奪戰

  實際上,早在2009年5月26日,“牛二”品牌由中國藍星(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藍星股份)向工商總局商標局提出注冊申請,經異議程序被核准注冊后,引發的糾紛就未曾停止過。

  根據商標局的核定,“牛二”商標使用商品為第33類果酒(含酒精),開胃酒,燒酒,葡萄酒,酒(飲料),含酒精液體,含水果的酒精飲料,米酒,青稞酒,食用酒精。專用權期限自2010年9月7日至2020年9月6日。

  2010年6月6日,“牛二”商標在初步審定公告后,牛欄山酒廠在公告期內對“牛二”商標提出異議。其理由為“牛二”商標與牛欄山酒廠在先注冊的第866912號“牛欄山及圖”商標、第5339350號“牛欄山及圖”商標構成近似商標,且“牛欄山”商標經長期使用已具有較高知名度,“牛二”商標是對牛欄山酒廠馳名商標“牛欄山”商標的惡意搶注,請求商標局不予核准注冊。

  其后,商標局經審理后作出異議裁定,裁定“牛二”商標予以核准注冊。四川五縱向本報記者出示的裁定書顯示:“牛二”商標與牛欄山酒廠引證於類似商品上在先注冊的“牛欄山”商標未構成近似,牛欄山酒廠稱被異議人惡意模仿、抄襲、搶注其商標證據不足。

  2011年5月31日,經商標局核准,藍星股份將“牛二”商標轉讓給四川五縱。“我們是通過合法受讓得到牛二商標。”宴波表示。

  但牛欄山酒廠並不認可。2016年3月28日,牛欄山酒廠向商評委提出無效宣告請求。牛欄山酒廠認為,白酒經銷商和普通消費者習慣將牛欄山酒廠生産的牛欄山二鍋頭簡稱為“牛二”,“牛二”在白酒行業已成為牛欄山二鍋頭的約定代名詞。此外牛欄山酒廠提交了中國食品工業協會白酒委員會在2011年3月3日出具的情況说明等證據。

  記者注意到,商評委認為,“牛二”與北京牛欄山酒廠主張在先使用並有知名度的“牛欄山二鍋頭”“牛欄山”商標在文字構成、讀音上具有明顯差異,且北京牛欄山酒廠提交的證據不能證明“牛二”與“牛欄山二鍋頭”“牛欄山”之間存在對應關係。牛欄山酒廠的無效宣告理由不成立,裁定:“牛二”商標予以維持。

  就此,順鑫農業向北京智慧財產權法院提出行政訴訟。在2017年12月19日該院做出一審判決,要求商評委撤銷其作出的上述裁定,並重新裁定。但四川五縱即刻上訴至北京市高院,認為“原審判決程序違法,事實認定不清,應用法律錯誤,依法應予撤銷”。

  就此,《中國經營報》記者詢問順鑫農業董秘,但截至發稿,仍未收到對方回復。

  糾紛背后市場佈局

  記者在淘寶網和京東上搜索“牛二”,發現電商平台推出的實際都是牛欄山品牌下的系列二鍋頭。翻遍多個頁面,也難以尋找到牛二白酒身影。

  而宴波表示,“在北京、河北、內蒙古以及陝西等區域市場,均有‘牛二’品牌的二鍋頭在銷售。2017年我們的年銷售大概在230萬箱左右,”宴波介紹,牛二系列白酒主要是走中低端市場,品牌目前授權給河北一家酒企在生産,之前則有幾家企業授權在不同區域生産銷售。

  至於牛二是否對牛欄山白酒區域市場的銷售造成衝擊,順鑫農業未給予回復。“牛欄山在電商平台對牛二的強勢屏蔽還是非常有效的。”有電商向記者表示,這也是牛欄山自我保護的“防火墻”。

  但記者注意到,2017年6月23日,商標局對轉讓人為四川五縱,受讓人為環球佳釀酒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環球佳釀”)的商標轉讓申請予以了受理,其標的正是“牛二”。“目前商標局正在受理當中。”宴波證實了此項轉讓,稱根據相關法規,不出意外的話2018年3月份以后有可能完成轉讓。

  環球佳釀是注冊於成都的一家企業,其對外宣傳為“全球酒業鏈産融互動整合平台”,操盤手和唯一股東則是被稱為“會展大王”的鄧鴻。早在2016年4月,環球佳釀就與瀘州市簽訂協議,擬投資80億元興建醬酒文化主題公園以及白酒生産基地。但鄧鴻的大手筆還在於收購白酒企業,目前已經出資1.2億收購臨邛酒業70%股權,以及收購茅台鎮兩家醬酒企業等。

  此外,資料顯示,環球佳釀成立至今已申請了49件商標,其中有19件正在受理。由此,收購牛二商標或將是環球佳釀進入北方市場以及打造二鍋頭品類的一個跳板。記者查詢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發現,在2017年12月29日,北京環球佳釀酒業銷售有限公司正式成立,注冊資本500萬元人民幣,股東分別為四川五縱的董事長宴波和環球佳釀。

  就此,牛二商標未來是否能夠讓渡給環球佳釀,目前尚不得而知。

  酒企陷商標爭議困擾

  事實上,商標侵權的表現形式已然在不斷地演變和發展,各種擦邊球、傍名牌讓名酒企業備受困擾。但一些區域酒企和品牌因歷史、地域等多種因素,被大企業推上法庭后為生存權據理力爭。

  日前,河北大午農牧集團收到最高人民法院一紙判決書。由大午農牧集團提供給《中國經營報》記者的判決書掃描件顯示,五糧液公司訴大午集團旗下子公司大午酒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大午酒業”),其生産銷售的“大午糧液”的商標名字侵犯了五糧液的注冊商標專用權一案,經最高院審理認定,駁回五糧液公司的訴訟請求,同時撤銷山東省淄博市中級人民法院、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此前對此案做出的民事判決。

  記者注意到,五糧液向大午酒業的維權始於2015年9月,該案一度在法律界引發討論。“我們正在准備申請最高檢抗訴。”高波律師表示,雖然有難度,但是五糧液公司為了維權仍要爭取。

  就此,白酒專家楊承平認為,雖然五糧液、牛欄山等之前注冊了很多防禦性商標,但是從他們打的很多商標權官司而言,並沒有做好智慧財產權的保護,而且不斷陷入到糾紛的困擾之中。

  記者注意到,之前五糧液公司曾相繼起訴三糧液、七糧液、五羊液等,但五糧液公司敗訴於三糧液和五羊液,勝訴七糧液,各有得失。此外,除了牛二白酒之外,市場上還有牛欄王酒也一直在銷售,主打低端二鍋頭和北方市場。至於牛欄山是否會進一步採取措施維權,尚未收到回復。

  此外,茅台集團就賴茅商標的糾紛更是長達26年,直至2014年經北京市高院公開開庭判決,第4570381號“賴茅”注冊商標的專用權判決歸屬茅台集團所有。爭議的原因則在於上世紀50年代的地方政府的收歸國有,但亂局則是因2005年之前茅台集團三年未使用賴茅商標,導致無主的賴茅商標使用混亂,以至於二三十年來,市場上出現過的賴茅廠家多達400多家。

  “對於企業而言,一方面在法律的框架內提升智慧財產權保護意識;同時也應當以質量為根本,提升核心競爭力。”四川中星律師事務所王昊律師認為,對消費者而言,首先盡量選擇正規渠道銷售的酒類商品,同時注意辨別商標、産地、生産企業等主要辨識信息,避免買到“李鬼”産品。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DJIA25803.1895
+228.4600
NASDAQ7261.0619
+49.2848
S&P 5002786.2400
+18.6800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