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吳曉波:謝謝李國慶 辦噹噹應該是養馬心態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3月12日 16:34   北京新浪網

  【推薦閲讀】

  噹噹董事長俞渝首度發聲:海航只是可能性之一

  吳曉波:謝謝李國慶

  在李國慶的那句“天地孤影任我行,世事蒼茫成雲煙”之后,我願續貂一句:“一縷書香入萬戶,曾憶當年雕版人。”

  ——吳曉波

  來源:微信公衆號吳曉波頻道

  文/吳曉波

  有消息说,李國慶把噹噹賣了。

  他發了一條朋友圈,“天地孤影任我行,世事蒼茫成雲煙”。有點小悲涼。我看到時,竟想起了陳寅恪的那句“一生負氣成今日,四海無人對夕陽。”兩人無從對比,此刻心境卻彷彿一樣。

  其實,我挺替李國慶高興的。同時也要謝謝他,作為一個寫字的人和一個出版人。

  在賣書這件事情上,今天的噹噹沒有大家想象的那麼落寞。近期,我的新書《激蕩十年,水大魚大》正在推廣銷售期,從數據上看,過往兩個多月裏,名列前茅的就是噹噹和京東,再次是天貓店,三個平台次第相差不大,只約摸五到十個百分點,可見噹噹的微弱優勢還在。

  在推廣閲讀這件事情上,李國慶更應該是被感謝的。早在2007年5月,噹噹就舉辦了第一屆“網絡書香節”,這是中國電商辦節的開先河者,淘寶那個著名的“雙十一節”開始於2009年的11月,也比它晚了足足兩年半。

  在過去的十多年裏,噹噹發起過很多起公益活動,如“八萬種電子書免費暢讀”“二手書漂流公益項目”“百萬捐書計劃”“朗讀者愛心公益活動”等等,它們如一粒粒美麗的文化種子,飄散在這個國家的無數角落,滋潤億萬心田,提振國民素養,商業若是美好之事,大抵指的就是這一切。

  我個人要感謝李國慶的,還有一件事。

  2015年,我與秦曉宇一起編輯出版《我的詩篇》,這是一本當代工人詩人的大選集,搜集了我們能找到的所有優秀的工人詩歌,因為非常厚,所以售價為72元,藍獅子的編輯覺得很難賣。我聯繫了噹噹的一位副總裁,他很慷慨地拿出寶貴的首頁資源,幫助我們推廣此書。

  一個几乎鐵定要虧本的圖書,在噹噹的支持下,實現了保平。

  國慶未必知道這件小事,不過我想,是他所確立的公司理念,讓噹噹的高管們做出了那樣的決定,所以,要感念、要謝謝的還是他。

  李國慶出生於1964年,與馬雲、張朝陽同齡,大學讀的是社會學系,與劉強東是一個專業。噹噹創業於1999年,那是互聯網創業的“大年”,阿里巴巴、攜程、盛大等等,均成立於此年,劉強東、馬化騰於1998年分別創辦京東和騰訊,李彥宏於2000年1月創立百度,幾位如今叱吒風雨的互聯網人,几乎可以说是同期起跑。

  與上述那些創業家們相比,李國慶從來沒有過爭奪“中國首富”的機會,也似乎沒有發表過引發熱議的商業思 想,到今天出售之日,噹噹的市值只有阿里、騰訊的五百分之一,營業額與京東比,也只有一個零頭。

  你在網上所能搜到的與這位“北京土著”有關的熱點新聞,要麼是“腦門被驢踢一下”的笑點,要麼是與大摩女的暴力舌戰、以及跟劉強東的數次激情互懟,甚至還有李國慶去納斯達克上市,硬要敲兩下鐘的段子。噹噹的公關團隊在老闆的個人IP包裝上,最多隻能打59分。

  在過去的二十年裏,中國的互聯網既是傳統商業秩序的最大破壞者,同時,也是被商業利益裹挾得最為嚴重和扭曲的領域。

  龐大的人口基數讓互聯網公司們贏得了前所未有——也是其他國家難以比擬的平台化能力,因此,任何與億級用戶達成連結關係的互聯網産品,都有可能迅速地拓展出新的、更暴利的盈利模式。

  在這場大革命中,曾是中國最大B2C電商平台的噹噹,卻因為固守在小小的圖書領域,而顯得非常的保守和“古典”。

  在商言商,李國慶應該錯過了不少,十九年的創業長跑,他面臨過很多的機遇或新的可能性。無論是資本運營、産業拓展、供應鏈建設,還是業務創新、決策層機制、線上綫下融合,林林總總,日后都可能在商學院的課堂上被年輕的學生們討論。

  但是,換一個角度,李國慶卻是成功的。

  他可能不是一個卓越的、雄心野心的互聯網企業家,但直到今天,他仍然是中國圖書業界最大的“大佬”,他一直在呵護自己的那份圖書情結,市值十億美金的噹噹,仍然有獨特的投資價值和繼續壯大的空間。

  他與太太俞渝的夫妻創業,也許有外人不足道的糾結與痛苦,可是這也未必不是這對夫妻一生中最美好的記憶時光。

  互聯網圖書零售是一個很特別的行業,因為它的標準化和輕物流特徵,是美國和中國電商啟蒙時,共同的切入點。亞馬遜以此起家,京東跳出3C領域時,也以此為突破口。

  但是,也因為它的這些特徵,以此為起點,可最快速的黏連用戶,而以此為終點,卻難免小富即安,難以構築帝國模式。

  作為一個出版人,我對李國慶的“不肯放手”和執着,頗心有戚戚焉。

  有一回,在企投會的課堂上,我與數百位企業家討論過一個話題,對於一個企業家而言,公司是豬,還是孩子?

  農戶養豬,只求膘肥肉厚,賣出一個好價錢,屠夫進圈殺豬,農戶罕有不舍流淚者。父母養娃,卻是無限責任,與喜與悲,終身無法割捨。

  如果還有一個比喻,我倒認為,有些企業家辦公司,是在養馬。

  一匹小駒成長為汗血良種,在商業上自然有販售的價值,可是,它雖然非血脈物種,卻能與人産生情感勾連,在有些時刻,即便有人願意出一個大價錢,甚至能許它以更遠大的前程,養馬人也猶豫躊躇,不肯放手。

  此三種心態,無所謂高低好壞,一切俱是人間修煉的心證而已。

  李國慶辦噹噹,應該是養馬心態。

  據说,李國慶最大的業餘愛好是滑雪,他曾對記者说:“我喜歡滑雪時的失控感,那個體驗,在我現實生活雷根本找不到。”不願失控,不敢失控,不能失控,也許是他的錯,是他的個性,也終於是他的宿命。

  如今,國慶放手,噹噹覓得新主,祝願這匹良駒不忘初心,仍為中國讀書人呵護和開拓一片閲讀的樂園。在李國慶的那句“天地孤影任我行,世事蒼茫成雲煙”之后,我願續貂一句:“一縷書香入萬戶,曾憶當年雕版人。”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DJIA23533.1992
-424.6900
NASDAQ6992.6659
-174.0107
S&P 5002588.2600
-55.4300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