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中國中車租賃巨虧黑洞:50億國資項目存重大損失隱患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4月09日 23:43   中國經營報

  【等深綫】中車租賃巨虧黑洞 國資或存50億元損失風險

  《等深綫》特約撰稿 於晏非 記者 郭婧婷 北京報導

  作為大型央企中國中車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中國中車” 601766.SH)的一級子公司,中車投資租賃有限公司(下稱“中車租賃”)正陷入麻煩當中。

  巨大的麻煩來自業績虧損。《等深綫》(ID:depthpaper)記者多方證實的情況顯示,2017年,中車租賃業務虧損近9億元人民幣,此外,還有約50億元的項目存在國有資産損失的重大隱患。“這是中國中車有史以來,旗下子公司最嚴重的虧損。”中國中車人士對《等深綫》記者说。

  2018年初,中國中車決定給予時任中車租賃總經理董倫雲行政記大過處分,他同時被降為中車租賃副總經理。除董倫雲外,中車租賃多位管理層成員亦被處以行政處分。

  4月10日,中車宣傳部負責人對《等深綫》記者表示“正在處置中”,會按照規定,做好相關事項的披露工作。

  多次示警

  中車租賃是在南北車合併后,由原南車投資租賃有限公司(下稱“南車租賃”)、原北車投資租賃有限公司(下稱“北車租賃”)業務重組合併組建的,是中國中車一級子公司。主要業務為融資租賃,即以中國中車製造的軌道交通産品、大型裝備、城市基礎設施、工程機械、新能源汽車等為主要方向,為其他企業提供融資租賃平台;資産管理以租賃資産為基礎,通過與相關債權人、債務人的資産處置及整合,盤活存量資産,增加中國中車盈利途徑。

  2016 年,國內鐵路裝備業務需求開始出現下滑,貨車業務處於低谷,中國中車開始面臨經濟下行壓力。拓展市場、優化業務、成為中國中車創新盈利模式的當務之急,融資租賃業務適時而生。

  在中車租賃揭牌儀式上,時任中國中車副總裁樓齊良稱,中車租賃未來將成為中車業務重組、實施轉型升級、推動産融結合的陣地。中國中車曾對融資租賃業務寄予厚望,其戰略意義不言而喻。

  中車租賃首任董事長王石山更定下目標:“力爭在‘十三五’末,實現銷售收入200億元,實現利潤5億元,成為行業的標桿企業,集團的明星企業。”

  但租賃業內人士稱,中車租賃對象以民營企業為主, 項目開展之前並未做全方位風險評估及審計。“與之有業務往來的企業,甚至出現了倒閉和法人跑路的情形。”

  《等深綫》記者還發現,中車租賃官網最后一條更新停留在2016年9月18日,已有近兩年沒有再更新官網。原南車租賃人士對《等深綫》記者證實,2017年,國家審計署對中車租賃進行審計,審計發現中車租賃大約有70億元項目逾期,由於很多項目對應的公司出現問題,租賃合同不規範等,審計認為,大約有50多億元存在風險,審計署要求中國中車啟動問責。“根據會計準則,2017年提取減值近10億元,導致公司虧損近9億元。”他说。

  原中國北車人士對《等深綫》記者透露,早在2014年9月,國資委在巡視中國北車后,就曾指出北車租賃多項目違規,國有資産存在重大損失隱患。尤其對天津康庫得機電有限公司(下稱“康庫得”)項目存在的問題提出了警示,但是該問題沒有得到重視,中車在租賃項目上的損失沒能及時輓回。

  康庫得成立於2001年,是一家以鍛造加工鐓鍛曲軸為主營業務的企業。原北車租賃人士對《等深綫》記者透露,2013年左右,北車租賃以融資租賃的方式向康庫得租用設備,但是付款后北車租賃並沒有得到設備。“幾經扯皮后,仍得不到解決,問題有逐漸擴大之勢。”他说。

  2015年5月,中國中車安排旗下北京二七機車有限公司(下稱“二七機車”)收購了康庫得,康庫得由此成為二七機車的子公司,屬於中國北車企業。上述人士質疑稱,為何二七機車在康庫得與北車租賃有交易矛盾未能解決的情況下,直接收購康庫得?本次收購是否高估了康庫得價值?收購是否間接幫助康庫得撇清了與北車租賃的債務糾紛?

  4月10日,中車宣傳部負責人對《等深綫》記者表示“目前有關中車租賃的虧損事宜,是公司內部管理工作中的問題,中車正在處置中”。他還稱,中車會嚴格按照上市公司規定,做好相關事項的披露工作。

  日前,國資委黨委召開會議研究今后五年巡視巡察工作,對2018年首輪巡視工作進行動員部署,對包括中國中車在內的6家央企進行巡視。4月4日,中國中車集團召開了巡視工作動員大會。

  原北車租賃人士告訴《等深綫》記者, 2015年,在沒有對業務進行調整的情況下,中車租賃領導層,及中國中車分管租賃業務領導要求北車租賃多做業務,用增量盤活存量,但該政策不僅收效甚微,甚至出現新項目連續出現問題的情況,一度加劇了北車租賃的損失風險。

  2017年初,中國中車正式對租賃公司業務提出警示,中國中車審計部人士對《等深綫》記者透露,到2016年末,中車租賃的業務規模增長迅速,已經達到150億元左右,其中近四分之一逾期。中國中車要求中車租賃合理控制融資租賃業務規模,規範業務流程、加強風險管控,對非主業融資租賃業務謹慎開展。“具體做法就是加快逾期債權清收,盡力減少資金損失,不過,現在看,這可能已經為時過晚。”他说。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研究員卞永祖在接受《等深綫》記者採訪時表示,最近幾年,經濟步入新常態,“三降一去一補”、“供給側改革”給傳統企業貸款增加了難度,這種情況下,企業對資金的需求比較強烈,實際也將風險轉給了像中車租賃這樣的主體,短期內風險很難發現,隨着金融去槓桿力度的加大,問題逐漸暴露出來。不排除因過度追求業績,使中車租賃負債率擴大致危機出現的可能。

  處理多人

  中國中車相關人士對《等深綫》記者證實,降成副職后的董倫雲專門從事債務清欠工作。董倫雲被降級還波及到中車租賃其他高管。原北車租賃人士對《等深綫》記者透露,北車租賃第一任總經理梁弢、原副總經理劉振清也因此被追究責任,均被行政記大過處分。二七機車副總經理喬宏波因在上述收購康庫得的項目中評估造假,給予記過處分。

  《等深綫》記者掌握的情況顯示,上述處分集中在行政處分範圍,未有黨紀處分。在被處以行政處分之后,董倫雲還被保留了其黨委委員的身份。

  依據《中國共産黨紀律處分條例》規定,違反國有資産管理規定,造成國有資産流失的,對主要責任者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應給予警告、嚴重警告處分;撤銷黨內職務、留黨察看直至開除黨籍處分。

  就此,中國管理科學研究院特約研究員,上海天強管理諮詢有限公司總經理祝波善對《等深綫》記者表示,國資流失情況是多樣的,誘因包括違法、內部違規以及經營決策失誤。無論怎樣,中車僅給予相關責任人政紀處分,僅表明了姿態,體現了企業負責人責權不對等,執紀不嚴。“按理來说,造成重大國有資産流失,應承擔法律責任,但我們在這個領域法律法規還不健全。”他说。

  祝波善還提醒,公司治理中,董事會強調票決制,面對中車租賃巨虧隱患,其董事會成員也應承擔相應責任,這也是健全董事會決策體系內在要求。

  就此卞永祖表達了相似看法,他稱,處罸應該不會就此截止,調查應會繼續深入,尤其應注意該項目中是否存在腐敗、違法的行為。他稱,中車客戶比較單一,客戶與供應商的關係穩定,同時,人情關係附屬其中,國有企業內部監督不強,對一些事件的處理可能會受到這些因素的影響。“該事件的處理走向,確有高舉輕放的擔憂。”他说。

  止損清債

  中車租賃人士向《等深綫》記者透露稱,中國中車初步計劃,中車租賃或將全部50億元的損失風險分年度進行提取減值,計劃通過3~5年完成。

  近兩年,中車租賃官司纏身,這些民事合同糾紛案大部分由中車租賃以原告身份發起,目的指向明確,追回欠款。

  2016年,北車(天津)投資租賃有限公司(簡稱“北車天津租賃”)與盤錦永晟房地産開發有限公司、盤錦晟華房地産開發有限公司融資租賃合同糾紛。北車天津租賃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永晟公司、晟華公司向原告支付包括到期未付租金、違約金及未到期租金7.4億元人民幣。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認定事實,判決歸還北車租賃7.4億元,北車天津租賃成功追回7億元債款。

  中國中車人士透露,中國中車已經成立中車金融租賃有限公司(下稱“中車金融租賃”),未來,中國中車擬將中車租賃併入新設立的中車金融租賃,“以中車金融租賃的新盈利來覆蓋中車租賃的舊虧損,”他说。或許正因為如此,中車金融租賃的組建一波三折。

  2015年年底中國中車首次提出發起設立中車金融租賃,方案是,中國中車和中車集團共同出資,其中中國中車出資 27.3億元,中車集團出資 2.7億元;2016年6月, 中車金融租賃引入兗州煤業、中國國儲和天津信托,其中中國中車出資12.3億元,持股41%,中車集團出資2.7億元,持股9%,兗州煤業出資7.5億元,持股25%,中國國儲出資4.5億元,持股15%,天津信托出資3億元,持股10%。

  然而,新引入的兩家新投資者兗州煤業和中國國儲先后宣告退出,理由為政策原因和自身經營戰略調整。2018年3月8日,中國中車發布公告,中車金融租賃的出資人最終調整為中國中車、中車集團和天津信托三家公司。

  《等深綫》記者就中車金融租賃的股東變換詳細情況和兗州煤業與中國國儲先后退出原因詢問中國中車,至截稿時,中國中車未做说明。

  就中車租賃的巨虧原因,卞永祖認為,近幾年,房地産,金融創新的發展給國有企業帶來“誘惑”,使得很多企業進入行業,但這類企業缺乏經驗和人才,運作過程中往往會出現漏洞,造成大量損失,最終由國家來“買單”。他強調,規避風險的重要途徑之一是建立健全國有企業內部治理體系,董事會監事會治理結構不完善會導致企業經營人員決策上不嚴謹。在卞永祖看來,當前,應首先對中車租賃損失進行調查,摸清債務情況,把責任理清。

  他還對《等深綫》記者指出,中車在軌道交通車輛裝備技術方面的突破是有目共睹,但發展租賃這一金融業務,無疑是中國中車的短板,這需要風險意識和人才儲備,他認為,中車應將自己不擅長的業務剝離出去,繼續發展主業。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DJIA24462.9395
-201.9500
NASDAQ7146.1258
-91.9305
S&P 5002670.1399
-22.9900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