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柳傳志給任正非打了個電話 並號召聯想誓死捍衛榮譽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5月15日 22:09   北京新浪網

推薦閲讀:

聯想集團否認5G標準站隊高通:我們投了華為的方案

5G標準投票 聯想在華為背后捅刀?真相其實是這樣

華為:3GPP的5G標準投票中 聯想摩托羅拉投了贊成票

  柳傳志給任正非打了個電話,並號召聯想同仁誓死捍衛榮譽

  奉送出一頂“賣國”的帽子,確實省心省力又解氣,當你需要一張臉掛上魔鬼的面具時,聯想集團就提供了這張臉。

  作者丨何伊凡

  來源丨盒飯財經(ID:daxiongfan)

  柳傳志已多時沒有就聯想集團的事情發聲,現在不但聯合聯想集團董事長兼CEO楊元慶和聯想控股總裁朱立南,寫了封公開信,還給任正非打了個電話。

  原因不難理解,對素以“産業報國”為核心價值觀的柳傳志而言,最能造成十萬點傷害的,就是冠以“賣國”的駡名。

  這是個微妙的時間點:中美貿易戰事正酣,中興遭遇最嚴厲制裁,而另一個主角華為,既是民族産業代表,又經常成為聯想集團參照系。與它相比,后者因手機業務下滑、向移動互聯網轉型乏力等而備受批評。此背景下“5G通道標準聯想為何聯合Motorola不給華為投票”“因為聯想站隊高通,最終導致華為以微弱差距輸了”,成了平地而起的輿情風暴。

  5G是個專業話題,投票發生在3GPP(3rd Generation Partnership Project,第三代合作伙伴計劃)是更專業的話題,而投票涉及到的三種編碼方案:Turbo code(渦輪碼),LDPC code(低密度奇偶校驗碼),Polar code(極化碼),則是專業中的專業。

  投票發生在2016年,真要说清楚這件事,不但要對通信標準具備一定知識,還要找到兩年前全英文技術文檔,而這些文檔篇幅動輒數萬字之多,如今卻引入公衆討論的範疇。這令柳傳志覺得“這是偶然事件?還是被人利用?種種不正常的現象,不由得不令人深思”。

  奉送出一頂“賣國”的帽子,確實省心省力又解氣,當你需要一張臉掛上魔鬼的面具時,聯想集團就提供了這張臉。

  柳是珍愛榮譽之人,他在信中寫到:

  這是發生在2016年關於5G通道編碼標準方案投票的事情。在整個投票過程中,聯想集團代表遵循兩個原則:一個是基本的,要維護自己企業的利益;還有一個更高的原則就是要注重大局。什麼是大局?大局就是國家和行業發展的整體利益。

  3GPP(3rd Generation Partnership Project)是全球影響最大的通訊標準化機構,主要協調各組織形成通訊領域的標準制定,這是一個非常專業化的學術組織,會議都是純技術領域的討論。在3GPP組織的5G eMBB方案第一輪(RAN1#86bis)投票的時候,聯想集團基於自身前期技術和專利儲備,選擇了LDPC技術方案。在第二輪(RAN1#87)投票時,我們綜合考慮國家整體産業合作、創新與發展,堅決選擇了聯想之前沒有太多技術積累的Polar碼方案。在整個過程中,我個人認為,聯想的投票原則沒有問題,執行也沒有問題!

  為求證這一結論,我專門和華為的任正非先生通了電話,任總對我表示,聯想在5G標準的投票過程中的做法沒有任何問題,並對聯想對華為的支持表示感謝。我們一致認為,中國企業應團結,不能被外人所挑撥。

  兩年前發生了什麼?

  2016年8月、10月和11月舉行了三次3GPP會議,主要是針對5G增強移動寬頻(eMBB場景)通道編碼技術標準選擇。3GPP成立於1998年12月,旨在為通信系統制定全球適用技術規範和技術報告,換而言之,5G標準就是在這個組織召開的會議上確定。

  通道編碼分為數據通道編碼和控制通道編碼,數據通道用來傳輸所有的數據,控制通道則主要是為了傳輸指令或者同步數據。

  數據編碼又分為長碼和短碼,主流的兩大編碼標準為LDPC和Pola。

  LDPC上世紀60年代提出,1990年代被重新發現,技術十分成熟,近二十年來被廣泛應用於航天,衛星和地面數字廣播,以及WiFi系統。在國家地面數字電視的標準中,就是基於LDPC編碼,它對實現5G系統高達20Gbps的速率至關重要。

  Polar code是學術界最近幾年升起的一顆新星,由土耳其Erdal Arikan教授於2008年發明。各大公司都進行了研究,但還不夠成熟,在5G之前還沒有被商業系統採納的先例。

  Turbo碼由法國科學家C.Berrou和A.Glavieux提出在3G和4G標準獲得採納,不過5G標準主要是LDPC和Polar的競爭戰場。

  關於投票的技術細節,已經有多篇文章做過詳細的分析,在此不做贅言。

  簡而言之,第一次8月的會議在瑞典哥特堡舉行,實際上是編碼技術方案的一次預討論,僅討論了數據通道,而沒有討論控制通道。大部分公司支持LDPC作為數據通道的編碼方案,有高通、三星、英特爾這些巨頭,也包括中國背景的中興通訊、信威科技、Vivo、Oppo和小米。

  華為及旗下的海思科技、中國移動、中國聯通、德國電信、義大利電信、沃達豐、展訊,排除Turbo方案的主推者法國Orange,也提出了一項議案,即讓Polar作為一項候選的編碼方案。

  2016年10月在里斯本舉辦的RAN1#86bis,這次會議對eMBB場景下的數據通道編碼進行了充分的討論。

  5G有三大場景:eMMB場景,uRRLC和mMTC,其中eMBB主要用於增強移動寬頻,面向VR/AR、超高清視頻等需要高速大流量移動寬頻業務。

  在表決選項中,數據通道僅使用Polar code的方案已經被排除在外(如下圖),原來的Polar code陣營,已經同意了LDPC運用在長碼上,只力爭能把Polar code用在短碼上。這次表決的記錄如下:

  聯想方面認為,自己是出於對數據通道同時使用兩種編碼方式的顧慮,才和摩托羅拉對LDPC+Polar混合方案投了反對票。這次表決中,所有公司對LDPC用於長碼均無異議,而對於短碼三種意見仍然相持不下。

  到了實際的投票階段,華為主動棄權。最終結果是兩邊暫時各讓一步,會議最終只是對長碼達成了決議,把短碼留給以后的會議做決定。

  這也就是所謂的“聯想投反對票”的由來。

  到2016年11月第三次會議(即第87次會議)上,因為已經決定了5G移動寬頻的數據傳輸長碼部分採用LDPC方案,待定有兩件事:一是數據通道中短碼採用何種方案,另一點則是除了數據傳輸之外,用於網絡控制的通道採用何種方案。

  從投票來看,聯想對華為兩次提出的關於數據通道短碼提議都給予了支持,不存在棄權和反對。但由於Polar陣營投票權重不夠,加上高通、三星、愛立信等公司反對,華為提案並沒有通過,最終會議決定數據通道的短碼也採用LDPC,與長碼保持一致。

  到此時,Polar碼唯一的希望是5G移動寬頻控制通道。聯想和摩托對華為數據通道的短碼及控制通道的編碼方案,都投了贊成票。華為關於控制通道編碼方案的提案,最終得以通過。

  需要特別说明的是,3GPP投票有權重,並非一人一票、人多力量大。所謂聯想站隊錯誤,導致華為一票之差輸掉數據編碼之爭,並不准確。

  華為后來聲明裏所说:“這次編碼之爭,更多的是技術之爭,不要增加太多政治色彩。LDPC成為數據編碼,Polar成為控制編碼,都有技術層面的優勢。”

  5月11日晚間,華為在華為中國區微博評論區@聯想:“感謝聯想集團及其旗下的摩托羅拉移動在3GPP舉辦的有關5G標準的表決會議上投票支持Polar碼方案,大家共同為中國企業在國際標準上的持續突破而努力”。

  聯想官微轉發回應表示:“Polar碼方案能成為5G國際標準,是中國企業共同持續努力的突破性結果。聯想將與華為及國內相關企業廣泛合作,共助5G産業繁榮發展。”

  既不要輕易給批評者扣上民粹的標籤,更不能動輒將一家公司冠之以“賣國”。認為聯想處於種種目的給華為在競標中下絆,或者是中國公司只能給中國公司投票,實在是小瞧了這兩家公司,將宮鬥的戲碼挪移到嚴肅國際商業事件中。

  放在更宏大視野中,5G有大利益,需要大合作,也隱藏着大博弈。很難说商業的歸商業,政治的歸政治,按時間表,3GPP R15標準今年6月就將完成,在當前中美貿易摩擦的背景下,5G也會是中美角力的一大焦點,此時更不能自亂陣腳。抓住零碎信息,煽動情緒,以愛國之名,其實不過是給暴戾之氣找到另一條通道,對華為而言才是真正的豬隊友。

  后附《行動起來,誓死打贏聯想榮譽保衛戰!》原文:

  聯想的戰友們:

  近幾天,我從朋友轉給我的文章裏注意到,突然出現了一些直指聯想、用詞相當惡毒的文章,甚至把“賣國”的帽子扣在聯想身上,聲音竟然越來越大,致使聯想的聲譽受到了嚴重的挑戰,這讓我非常震驚!由於這些年我不再擔任聯想集團的任何職務,不了解這件事的始末,於是我向元慶和聯想集團的多位高管,包括當時參加3GPP會議的聯想代表進行了詳細的調查。我、元慶和聯想控股總裁朱立南認為,我們有必要向聯想的全體員工说明實際情況和調查結果。

  這是發生在2016年關於5G通道編碼標準方案投票的事情。在整個投票過程中,聯想集團代表遵循兩個原則:一個是基本的,要維護自己企業的利益;還有一個更高的原則就是要注重大局。什麼是大局?大局就是國家和行業發展的整體利益。

  3GPP(3rd Generation Partnership Project)是全球影響最大的通訊標準化機構,主要協調各組織形成通訊領域的標準制定,這是一個非常專業化的學術組織,會議都是純技術領域的討論。在3GPP組織的5G eMBB方案第一輪(RAN1#86bis)投票的時候,聯想集團基於自身前期技術和專利儲備,選擇了LDPC技術方案。在第二輪(RAN1#87)投票時,我們綜合考慮國家整體産業合作、創新與發展,堅決選擇了聯想之前沒有太多技術積累的Polar碼方案。在整個過程中,我個人認為,聯想的投票原則沒有問題,執行也沒有問題!

  為求證這一結論,我專門和華為的任正非先生通了電話,任總對我表示,聯想在5G標準的投票過程中的做法沒有任何問題,並對聯想對華為的支持表示感謝。我們一致認為,中國企業應團結,不能被外人所挑撥。

  一個技術領域事件,事隔近兩年以后,突然間被人翻了出來,還被污衊為賣國等行為,並不斷髮酵,這是偶然事件?還是被人利用?種種不正常的現象,不由得不令人深思。

  因為所有聯想人都明白,聯想的品牌是何等的來之不易!

  1984年,一群完全不懂市場的科研人員,懷揣産業報國的夢想,艱難地開始了國産PC品牌的創業之路。幾代聯想人,一路大風大浪,為之付出了青春,其間有汗水,有淚水,甚至還有鮮血,就是這麼拼了命地往前沖,才有了今天聯想這個民族品牌,這是聯想全體員工幾十年心血的結晶!

  20世紀90年代初的中國完全沒有自己的計算機産業,面對大批外國企業的大舉進攻,如同一個小舢板一樣的聯想甘冒風險,跟這些龐然大物一較高下,用代理國外産品賺的錢,貼進去來堅持國産計算機的研發,堅決舉起民族工業的大旗,最終擊潰國際巨頭。這樣才使國産電腦走進千家萬戶和各行各業,才使中國的信息産業得以發展!也成為今天中國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大發展的堅實基礎!

  2004年聯想併購IBM全球PC業務,外界在鼓勵我們勇氣的同時,對併購的結果都不看好。但我們就是堅決去做了!中國,需要有更多企業不斷壯大,屹立於世界民族之林。此后幾經波折,生死角逐,2013年,聯想集團個人電腦市場份額成為全球第一,為中國企業爭了光!

  這就是聯想的基因,歷經磨難,從未改變。因為什麼?絶不僅僅是商業,因為在我們的心中,擁有為榮譽而戰的信念,那是我們最大的支撐!

  三十多年來,聯想與中國的發展同呼吸共命運;三十多年來,聯想從中國出發,走向世界,將一個民族品牌做成了全球品牌,將技術和服務提供給全球160多個國家和地區,充分说明了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

  聯想的歷史,當之無愧是中國民族計算機産業從無到有、從弱到強、從中國到世界的一個縮影,全體聯想人都會記住歷史,傳承信念。事實怎能歪曲!聯想的榮譽豈能任人踐踏!

  聯想集團的全體同仁,今天的我們,正面臨着嚴峻的挑戰。我們有失誤,就要以非常謙虛、開放的態度,面對現實、尋找解決問題的方法。聯想30多年的成長過程中,一路跋山涉水,經歷九死一生,我們靠的就是團結一心,衆志成城。今天我們不能容許有人朝我們潑髒水,甚至冠以“賣國”的帽子,如純屬巧合也就罷了,若是有意為之,試圖衝擊我們的軍心,打垮我們的士氣,踐踏聯想人的尊嚴,打擊一個民族品牌的驕傲,我們所有的人,都絶不能、也絶不會有半分容忍!

  兄弟姐妹們,到了我們挺身站出來的時候了,朗朗乾坤,如果幾萬名員工都不能讓正氣自保,我們還辦什麼企業,我們就是一群窩囊廢!聯想的幹部要積極行動起來,全體同仁要積極獻計獻策,萬衆一心,同仇敵愾,誓死打贏這場聯想榮譽保衛戰!

  聯想控股董事長、聯想集團創始人  柳傳志

  及

  聯想集團董事長兼CEO  楊元慶

  聯想控股總裁  朱立南

  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六日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DJIA24311.1895
-11.1500
NASDAQ7119.7989
+1.1215
S&P 5002669.9099
+2.9700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