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s
DJIA NASDAQ S&P 500
 
新浪推薦
ENTER SYMBOL(S)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美擬召集更多大國施壓人民幣升值
2010年09月21日 05:12
轉寄給朋友
列印

  美國財政部長蓋特納近日表示,他將召集更多大國,敦促中國進行貿易和匯率改革。北京的分析人士指出,中國不可能迫於外部壓力而讓人民幣迅速大幅升值,美方的這個舉動不僅無助於問題的解決,反而會讓局面更趨複雜化。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世界經濟研究所所長陳鳳英說:“美國財長的表態顯示,原本單一、分散逼迫人民幣升值的力量正在趨向聯合,以美國為首的某些大國很可能對人民幣匯率聯手施壓。在即將召開的G20首爾峰會上,中國很可能面臨它們的巨大壓力。”

  中國央行最新公佈的數據顯示,截至2010年8月份,中國金融機構外匯占款達210368億元,較7月份新增2430億元。這是近4個月來中國月度新增外匯占款首次突破2000億元。

  分析人士認為,外匯占款數據的變化,凸顯出當前流入中國的短期國際資本流動正呈現“由出轉入”格局,熱錢流動出現拐點。

  “美國壓力、熱錢流入都在試圖逼迫人民幣迅速大幅升值,但即便如此,人民幣也不可能迅速大幅升值。”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副研究員萬軍說。

  他指出,如果美國聯手某些國家一起施壓,人民幣就迅速大幅升值,這樣中國豈不是在操縱匯率?在原則問題上,中國不應該也不會讓步。

  中國央行於6月19日宣佈進一步推進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改革,增強人民幣匯率彈性。堅持以市場供求為基礎,參考一籃子貨幣進行調節。並稱當前人民幣匯率不存在大幅波動和變化的基礎。

  “美國威脅要召集更多大國施壓人民幣升值,這是在把中美雙邊問題變成多邊問題,讓中國面臨更大外交壓力,但中國絶不會讓步。”中國社科院美國研究所副所長倪峰說。

  中國認為,匯率問題是一國主權範圍內的事情,人民幣匯率機制要由中國自己來決定。更何況,人民幣升值解決不了中美貿易逆差和美國國內失業的問題。即使面臨強大的外界壓力,中國也會繼續按照既定步伐推進匯率形成機制改革。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貨幣研究所副所長向松祚說,在全球經濟復甦前景黯淡的情況下,一些西方國家希望通過別國貨幣升值,本國貨幣貶值來刺激經濟,因此,不排除它們會被美國調動起來聯合施壓人民幣升值,“這種做法極端短視和自私,長期來看會給世界經濟帶來災難”。

  他表示,美國耍弄政治、外交和貿易手段壓迫人民幣按其要求和標準升值,將使中國的出口貿易陷入困境,導致大批企業倒閉,無數工人失業,經濟萎靡不振,並誘發社會動蕩。這對於世界經濟也將造成不利影響。

  向松祚並指出,中國仍是一個發展中國家,面臨的經濟、就業壓力不比任何一個國家小,美國沒有任何理由讓中國遭受人民幣迅速大幅升值帶來的巨大損失。

  分析人士警告說,美國擬召集更多大國施壓人民幣升值,這是將其在政治、軍事上慣用的“圍堵”手段移植到人民幣匯率這樣的財經問題上,這個將人民幣匯率問題政治化、國際化的危險傾向,不僅無助問題解決,反而會讓局面更加複雜化。

  “美國等少數國家試圖將人民幣匯率問題拿到G20峰會平台上來討論,這是非常不妥當的。G20峰會機制建立的背景是國際金融危機的爆發,它主要探討的是金融和全球治理問題。”陳鳳英說,如果G20不從根本上去尋找危機解決之道,卻將人民幣當做靶子來攻擊,這是“撿了芝麻,丟了西瓜”,與G20峰會機制建立的宗旨背道而馳。

  此次國際金融危機的起源地是美國。美國的根本經濟制度缺陷和宏觀經濟政策的頻頻失誤,國際金融體系存在設計漏洞及監管不足等,是此次危機爆發的最主要原因。

  陳鳳英指出,國際金融危機爆發後,中國是貢獻者,不是搗亂者,中國領導人絶不會接受在一個多邊場合被指責的事情發生。如果美國真要這樣操作,就會破壞合作氣氛,影響G20峰會機制的正常運行。(劉歡 王建華)

其它國際經濟新聞
美國學者稱人民幣匯率爭議90%是政治因素 新華網
國務院總理溫家寶23日或將會晤美國總統奧巴馬 中國新聞網
奧巴馬:中國在人民幣問題上未盡全力 鳳凰衛視
全球三大經濟體深陷內憂困擾 全景網
人民幣升不夠 奧巴馬K中國 聯合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