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廣發宏觀郭磊:見山仍是山 如何更全面地認識消費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5月29日 17:14   北京新浪網

  來源:郭磊宏觀茶座

  廣發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  郭磊 博士   

  報告摘要

  第一,2017年Q2之後,社零總額增速一直在趨勢性下行;於是就有一種認識是“消費在變差”,並歸結爲一些較難證僞的因素如房價拖累等。這一認識過程存在誤區。

  第二,扣除汽車之後的社零:2017年之後並未有趨勢下行。

  第三,我們還可以通過其它幾個指標更全面、更廣義地認識當前消費:餐飲收入、快遞業務量、手機銷量、旅遊人數。

  第四,消費有沒有趨勢性下降的領域?從數據上看確實是有的。比如地產系消費的兩個典型領域傢俱和裝潢。

  第五,如何理解真實的消費:趨勢性(地產系消退)、週期性(名義GDP映射)與結構性(消費升級)並存。

  第六,資產價格能透過數據誤區反映真實的消費趨勢嗎?通過一個案例我們就可以發現,市場是有效的,它並不是只受“社零”增速定性。只要我們指標選擇合理,我們就可以看到資產定價準確反映基本面的過程。

  正文

  基於社零短期走勢就籠統判斷消費好還是壞是一個誤區。“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通常簡稱社零)是我們跟蹤消費走勢的常用指標。2017年Q2之後,社零總額增速一直在趨勢性下行(圖);於是就有一種認識是“消費在變差”,並歸結爲一些較難證僞的因素如房價拖累等。實際上,這一認識過程存在誤區:1)隨着增長階段變化,名義GDP增速總歸在趨勢性下降,消費是這一下降過程的一部分;但消費下降得更慢,即消費的貢獻率並非是下降,而是逐步上升的;2)除總量的升降之外,消費還存在結構性趨勢,比如服務消費、品牌化、三四線升級;3)從統計意義上來說,社零也並不能完全代表消費,社零的一些單項對總量趨勢影響較大,籠統定性容易誤導。

  扣除汽車之後的社零:2017年之後並未有趨勢下行。社零增速2017年年中後的確是在趨勢性下行;但值得注意的是,同期汽車零售有一輪顯著的下行,對於社零總量數據應有明顯影響。如果我們在社零總額扣除掉汽車零售額,會發現2017-2018年消費增速基本平穩(圖)。

  我們還可以通過其它幾個指標更全面、更廣義地認識當前消費。

  一)餐飲收入。餐飲收入增速在2012-2013年曾有一輪大幅下行,2013年一季度統計局指出餐飲數據大幅回落“一定程度上說明公款的消費受到一定的抑制”;2014-2015年低基數和大衆消費推動餐飲增速部分修復;17年以後的一個重要特點是限額以上與總量走勢的分化,限額以上整體平穩,即餐飲需求更多向規模型企業集中。我們猜測這一過程可能部分和本地生活O2O發展、城市環境綜合治理有關,即總量部分收縮也並非源於需求收縮,同時規模以上企業表現平穩。

  二)快遞業務量。線上消費已是消費增量市場中最主要的部分。網上商品和服務零售額數據似乎處於增速下行區間。但這一數據和社零總量數據一樣存在口徑切換後的可比性問題;且2016年底-2018年初是線上消費增速擡高期,後續增速回落一定程度上源於基數。有兩個影子指標似乎更值得關注,一是規模以上快遞業務業務量增速,近年基本平穩(圖);二是代表性的電商平臺的GMV,增速依舊平穩。

  三)手機銷量。從通訊器材零售或者手機出貨量數據看,這一領域已不復紅利期的超高增速,但2016年後增速中樞基本穩定,並未有趨勢性下降,且這一消費未來還會受到消費電子代際技術更新脈衝的影響。

  四)旅遊消費。旅遊是代表消費升級的一種重要的產品。如果用國內黃金週遊客數代表國內旅遊需求,其2014年以來是一個典型週期,增長中樞大致平穩。出境遊似乎處於增速擴張趨勢中,2016年-2018年出境遊人數增速分別爲4.3%、7.0%、14.7%。

  如何理解真實的消費:趨勢性(地產系消退)、週期性(名義GDP映射)與結構性(消費升級)並存。那麼,消費有沒有趨勢性下降的領域?從數據上看確實是有的。比如地產系消費的兩個典型領域,傢俱和裝潢在過去幾年中基本上是趨勢性下行(圖),它們和汽車一樣,也屬於對於消費總量判斷影響比較大的部類。其餘的很多品類都更多在週期性和趨勢性上都與名義GDP一致。除此之外,如前所述,消費升級是一個線索。簡言之,我們可以把消費理解爲趨勢性(地產系消費消退)、週期性(名義GDP映射)與結構性(消費升級)並存。

  市場是有效的:資產定價對於真實趨勢的識別。資產價格能透過數據誤區反映真實的消費趨勢嗎?我們可以以一個例子來看一下。我們以比較有代表性的幾個行業消費數據加總來代表一般零售(服裝、化妝品、日用品、金銀珠寶),可以看到其走勢與申萬一般零售行業指數亦基本吻合,2018年Q3是一個上行拐點,並沒有受社零增速繼續下沉影響。換句話說,市場是有效的,它並不是只受“社零”增速定性。只要我們指標選擇合理,我們就可以看到資產定價準確反映基本面的過程。

  核心假設風險:

  經濟下行壓力超預期;市場下行風險超預期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