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三大因素致社融創22個月新低 5月增長僅7608億元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6月12日 04:02   21世紀經濟報道

  三大因素致社融創22個月新低 5月增長僅7608億元

  6月12日,央行公佈的5月金融數據顯示,M2(廣義貨幣)增長8.3%,仍舊低位運行;人民幣貸款增加1.15萬億元,較爲平穩;不過社融增長7608億元,創20多個月新低。

  上述數據發佈後,社融數據立即引發關注。

  初步統計,5月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爲7608億元,比上年同期少3023億元,相比上月出現“腰斬”。該數據創下20多個月新低。上一次低點是2016年7月的4879億元。

  社融緣何低增長?

  “事前是有徵兆的,今年以來表外收縮一直持續,考慮金融監管政策持續落地,表外收縮並未改觀,另外5月以來信用債風險事件較多,影響了大家購買信用債的熱情,使得信用債發行面臨困難,這樣債券發行面臨收縮。這樣儘管5月表內信貸增長穩健,但是整個社融收縮比較厲害。”光證資管首席經濟學家徐高稱。

  他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貨幣政策、金融監管都會對融資增長帶來影響,目前貨幣政策整體還是中性,但是金融監管比較嚴,且金融監管對社融壓力越來越大。基於社融持續低增長可能對穩定經濟增長帶來不利影響。未來需要在促進社融增長方面下些功夫。“一方面信貸還要進一步加大投放力度,爲表外轉表內留出空間,另一方面對實體經濟裏比較重要的主體還是要提供融資,保證項目資金鍊的接續。”

  東方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邵宇認爲,5月社融出現下降主要在於嚴監管對影子銀行的影響仍在持續,今年以來委貸、信託貸款、票據融資均出現整體呈現下滑,與此同時,5月份信用債風險事件頻發,也會對債券發行帶來一定影響。

  數據顯示,5月對實體經濟發放的人民幣貸款增加1.14萬億元,同比少增384億元;對實體經濟發放的外幣貸款摺合人民幣減少228億元,同比多減129億元;委託貸款減少1570億元,同比多減1292億元;信託貸款減少904億元,同比多減2716億元;未貼現的銀行承兌匯票減少1741億元,同比多減496億元;企業債券融資淨減少434億元,同比少減2054億元;非金融企業境內股票融資438億元,同比少20億元。

  中金固收團隊分析稱,從資金供給方看,資管新規的細則尚未落地,銀行和信託等處於觀望狀態,業務開展謹慎,無論買債還是非標都處於停頓狀態,故收緊比較明顯,後續關注細則的落地進度,一旦落地後各渠道或可部分恢復。資金需求方看,今年PPP清庫和城投平臺融資收緊下,基建投資放緩,對資金需求也有所減弱,也是社融減弱的原因之一。

  具體來看:一是由於4月以來信用違約風險上升,信用債發行困難,企業發債淨增量首度轉負。此外,由於補年報原因導致每年5月份信用債發行偏弱。

  二是去通道尚未結束,信託貸款降幅擴大,委託貸款降幅比較穩定,未來或進一步減少。資管新規出臺後,表外理財借道非標情況收縮明顯,但細則尚未落地,信託公司仍普遍反映不敢開展業務,前不久出爐的4月信託餘額數據顯示,通道業務壓縮的趨勢非常明顯。委託貸款與信託貸款後續將承壓。

  三是表內票據融資本月較強,但表外票據融資(未貼現承兌匯票)轉負,屬於最近對票據融資政策調控的正常效應。

  儘管社融增量有所走低,但社融餘額增速仍維持在略高於10%的水平。初步統計,5月末社會融資規模存量爲182.14萬億元,同比增長10.3%。

  M2增長8.3%

  5月末M2(廣義貨幣)增長8.3%,增速與上月末持平,比上年同期低0.8個百分點;狹義貨幣增長6%。

  截至5月末,人民幣貸款餘額127.31萬億元,同比增長12.6%,增速分別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0.1個和0.3個百分點。當月人民幣貸款增加1.15萬億元,同比多增405億元。

  分部門看,住戶部門貸款增加6143億元,其中,短期貸款增加2220億元,中長期貸款增加3923億元;非金融企業及機關團體貸款增加5255億元,其中,短期貸款減少585億元,中長期貸款增加4031億元,票據融資增加1447億元;非銀行業金融機構貸款增加142億元。月末,外幣貸款餘額8700億美元,同比增長6.1%。當月外幣貸款減少45億美元。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