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管濤:人民幣匯率波動將加大 貨幣政策要"以我爲主"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5月14日 16:54   21世紀經濟報道

  外管局原國際收支司司長管濤: 人民幣匯率波動將加大, 貨幣政策依然要“以我爲主”

  本報記者 顧月 北京報道

  短短數個交易日,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便回吐今年以來的全部漲幅,過山車行情一再上演。5月14日,中國外匯交易中心下調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411個基點,報6.8365,創1月10日以來新低。離岸市場的反應則更爲劇烈,5月14日離岸市場人民幣一度跌破6.91關口,從5月5日至5月14日,已累計下跌超過1200基點。

  自2018年中美貿易摩擦發酵以來,目前人民幣匯率已經是第三次逼近“7”,而保“7”與否也再度成爲市場關注的焦點。對此,5月14日,21世紀經濟報道就近期人民幣匯率變化、國際收支平衡與貨幣政策問題,專訪了國家外匯管理局原國際收支司司長、武漢大學經濟學博導、董輔礽講座教授管濤。

  管濤認爲,中美貿易摩擦發酵導致的市場避險情緒上升,是本輪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下跌的主要原因。而隨着通過資本渠道進出中國的資金規模增加,國際政治經濟風險對國內資本市場、外匯市場的影響將被放大,未來匯率的波動性增大。

  貿易摩擦導致的市場情緒變化是主因

  《21世紀》:5月以來短短數個交易日,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已累計下跌約2.2%,離岸人民幣甚至破6.91關口。本輪人民幣匯率快速下跌的原因有哪些?

  管濤:本輪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下跌主要是受中美貿易摩擦發酵這一事件影響,上週關於貿易摩擦的各種消息迭出,使得市場預期發生變化,避險情緒上升導致人民幣匯率下跌和資本市場資金淨流出。此外,部分市場人士分析認爲,本輪人民幣下跌偏快,但這也是近年來人民幣匯率改革、匯率彈性增加的表現之一。這幾天匯率變化較快,有下跌但也有回拉的情況,表明因爲事件影響而導致的市場預期可以及時釋放,這也有利於風險釋放。

  《21世紀》:未來人民幣匯率走勢主要受哪些因素影響,可能出現什麼樣的情況?

  管濤:短期內還是會受到貿易爭端事件影響,相關的各種消息會影響市場預期,再影響外匯供求,進而影響人民幣匯率。不過要注意到,市場預期都是順週期且善變的,如果市場認爲利空兌現,則人民幣匯率有可能止跌甚至反彈;但如果市場認爲情況會進一步惡化,則人民幣匯率有可能進一步尋底,那麼此時人民幣匯率的心理關口又將遭受考驗。

  但總體而言,經濟基本面仍是人民幣匯率穩定的基礎。目前中國經濟尚有較大調整空間,經濟的穩定將爲維持人民幣匯率在均衡合理水平上基本穩定提供重要保障。市場如果因爲外部政治經濟貿易形勢發生的一些波折做出過度反應,則很有可能將再次“失算”,各種市場微觀主體也需要堅持財務中性理念,管理好貨幣敞口風險。

  降準降息不一定導致匯率大幅貶值

  《21世紀》:近年來我國經常賬戶順差逐步縮小而資本和金融賬戶順差則在擴大,通過資本渠道流入的跨境資本增多,這樣的變化會對匯率造成哪些影響?

  管濤:首先要理解,並非經常帳戶順差變小就不好,這應該是我們國際收支更加平衡的表現。近年看中國經常帳戶順差的量和佔GDP比重都呈現下降的趨勢,去年經常帳戶差額佔GDP比重在0.4%左右,處於合理區間;而非儲備性質的資本與金融賬戶差額則波動較大,這在國際收支上也是常態。

  這樣的變化一方面說明,相比以前我國經濟更加依靠內需,抵禦外部風險的能力有所提升;另一方面國際收支的平衡也是匯率更具有彈性的外在表現形式之一。不過相較於通過經常帳戶流入的資金,資本渠道下流入的跨境資本在流入流出方面更靈活多變。隨着資本渠道下跨境資本流動規模的增加,未來跨境資本流入流出規模、速度都會提高,相應會使得國內資本市場和匯率的波動性有所加大。

  《21世紀》:通過資本渠道流入的跨境資本增多,會對我國經濟發展和外匯管理造成哪些挑戰,應該如何應對?

  管濤:對於國內經濟而言,目前宏觀經濟政策開始預調微調,經濟內外均衡協調發展的格局進一步鞏固,我們內需方面仍有很大的增長空間,即使外部條件發生變化,我們仍然有穩增長的基礎。但要注意到資本渠道下的流入流出多是順週期的,這意味着會放大國際政治經濟風險對國內資本市場、外匯市場的影響。不過,目前市場受到情緒影響較多,此時對於專業投資者來講就是機會,因爲不管貿易摩擦如何演變,市場還是圍繞基本面在波動,如果偏離基本面太遠,會出現回調。

  就監管來說,一方面要求匯率更具有彈性。如果匯率缺乏彈性,在資本大額流入流出的情況下容易形成單邊預期,導致出現風險情況。另一方面,需要我們更加完善宏觀審慎和微觀監管雙支柱框架,如加強對反洗錢、反恐怖融資、反偷稅漏稅的管理等。

  《21世紀》:匯率的大幅度下跌使得市場對於匯率政策和貨幣政策的討論增多。在目前國內外政治經濟局勢下,貿易摩擦會對我國經濟造成什麼的影響,這種情況下應該如何平衡匯率政策和利率政策的關係?

  管濤:貨幣政策應具有靈活性,雖然外部局勢變化可能壓縮貨幣政策空間,但操作上還是應該看國內經濟變化,尤其是實體經濟的變化,並隨着國內經濟基本面變化及時預調微調。未來一段時間,貨幣政策還是會“以穩爲主,以我爲主”,此外監管部門也會更多關注貨幣政策的傳導性問題,落實金融支持實體的政策目標。

  央行的調控措施也並不只是買賣外匯,還有各種逆週期調控工具。在目前情況下,人民銀行的政策工具是可以做到資本自由流動、匯率穩定和貨幣政策獨立性相互平衡的。但如果真有極端情況出現,我們依舊要堅持國內優先的原則,可以通過相對寬鬆的貨幣政策保證經濟增長,畢竟只有經濟穩定了,匯率纔會穩定,而不是部分市場認爲的降準降息會導致匯率出現更大幅度貶值。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