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吳曉波對話潘石屹、施展:過去10年的中國水大魚大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6月12日 01:51   中國新聞網

  潘石屹對話吳曉波、施展:過去10年的中國“水大魚大”

  10年前曾寫作暢銷書《激盪三十年》的知名財經作家吳曉波近日攜新作品《激盪十年,水大魚大》現身SOHO中國董事長潘石屹在上海舉辦的“潘談會”,他與潘石屹、青年曆史學者施展展開對話,從當下中國與世界的關係談過去10年他們眼中中國的變化,當然也談到了高考等近期社會熱點話題,以及他們心中對“土”和“洋”的看法。

知名財經作家吳曉波近日攜新作品《激盪十年,水大魚大》現身上海。 供圖知名財經作家吳曉波近日攜新作品《激盪十年,水大魚大》現身上海。 供圖

  10年前,中國沒有微博微信,沒有共享單車,也沒有今日頭條、滴滴、美團、快手、抖音,“到了2018年,如果沒有這些東西,可能對很多年輕人來講,日子是沒辦法過的”,吳曉波說,“這就是移動互聯網和智能手機給我們帶來的巨大變化。”

  吳曉波說,當年寫作《激盪三十年》時整個人都處於亢奮和激悅的狀態,而現在寫作《水大魚大》的時候,“我的心情要複雜得多,因爲中國不再是從零到一的時代。”

  “水大魚大”,這近乎大白話的四個字,被吳曉波視作“神來之筆”,用來形容當下的中國最恰當不過,“聽到‘水大魚大’腦子會想起一個場景,就是水的規模不斷擴大,水裏面的魚也在不斷地擴大”。

  他記得上世紀九十年代初去日本,到了中午的飯點,“幾乎所有銀座的餐廳我都吃不起,只能吃一碗拉麪,換算成人民幣,大概30塊錢,我一週的工資基本不見了。”而現在情況變成什麼樣了呢?“現在的日本零售商店裏有兩樣東西是標配,必須有移動支付,必須有一個能講中文的售貨員,最好是中國人。”

SOHO中國董事長潘石屹在上海舉辦“潘談會”,和知名財經作家吳曉波、青年曆史學者施展展開對話,從當下中國與世界的關係談過去10年他們眼中中國的變化。  SOHO中國董事長潘石屹在上海舉辦“潘談會”,和知名財經作家吳曉波、青年曆史學者施展展開對話,從當下中國與世界的關係談過去10年他們眼中中國的變化。

  一位20幾年前移居日本的上海人說,現在回到中國最無法面對的就是自己以前的同學,不明白爲什麼他們都這麼有錢。而另一位曾經在日本駐滬總領事館工作過的東京大學教授說,回到日本後,每天都有日本財團向他諮詢中國經濟未來五到十年的發展,希望知道他們這些人能有什麼機會。“你從這二、三十年的中日關係發展當中,會感受到中國的‘水大魚大’在一個傳統的日本人,或者是在一個二十多年前到日本居住的上海人心中,產生的矛盾和豐富的心情,”吳曉波說。

  來自外交學院的青年曆史學者施展近期也推出了個人歷史著作《樞紐》,在他的多角度觀察與思考中,他對於中國崛起的時代語境理解是:“西方國家爲了維持創新優勢,必須要把其他外包,就外包給了中國,因此帶來中國崛起。西方國家逐漸去工業化,中國則成爲世界工廠。全球產業格局逐漸確定:西方爲高端第三產業,中國爲第二產業,其他非西方國家爲第一產業。在此情況下,中國和西方構成第二三產業的循環,中國和非西方構成第一二產業的循環,中國因此成爲世界產業格局的樞紐。”

  剛剛結束的中國高考也成爲三位大咖討論的話題。在全國卷、上海卷、浙江卷、北京卷的選擇時,潘石屹選擇了上海卷的作文題《被需要》,因爲“這個時代是一個被需要的年代,誰都離不開誰”。吳曉波選了浙江卷的《浙江精神與浙江人》,他說:“浙江有一個‘四千’精神,千山萬水、千方百計、千言萬語、千辛萬苦。”而施展則選擇了全國卷的《寫給未來2035年的那個他》,並當即作文一段,拿“買房”一事調侃潘石屹。

  說到了高考,就很自然地談到了人才,對於像潘石屹這樣從甘肅農村走出來的企業家而言,他所奉行的理論是“寧要大城市的一張牀,不要小城市的一套房”,“能到大地方去,千萬不要到小地方去,小地方整個關係網,對於一個年輕人來說,不是很有利”,他說,“未來的北京上海,每個城市可能都會有五千萬人,兩個城市加起來一個億,這裏面的機會是非常巨大的。”

  說到“土”和“洋”的話題時,近來被人嘲笑爲“很土”的潘石屹有自己一番獨特見解:外面所有的事情都不知道,也不學習,沒有知識,沒有見識,這就是“土”。他認爲,“洋”就是要全球化,一個人要全球化,一個企業要全球化,一個國家要全球化,“只有把你放在全球化的角度去考慮,你的境界才能寬,胸懷才能大,才能不‘土’。”

  而在吳曉波看來,“土”和“洋”就是在不同時代中,人審美意識的變化。比如說,過去明明是中國的傢俱工廠非要叫個“羅浮宮”讓自己顯得“高大上”,可是現在隨着東方美學傢俱的不斷增加,歐美的傢俱公司會請來中國的設計師,或者會請澳大利亞或法國的設計師來做中式傢俱,“過去有很長的一段時間,中國通過龐大的人口和土地優勢,時間換空間,市場換技術,在那段時間,中國在整個審美上被西方或者被後來的日韓文化所控制,但在過去十年裏面,中國公司本身的能力在不斷增加,更多新中產階層慢慢崛起,大家有了自我的意識,這就出現了大的迭代。”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