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證券時報:稅收超GDP增長之勢亟待扭轉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5月16日 17:11   北京新浪網

  稅收超GDP增長之勢亟待扭轉

  來源:證券時報

  記者 黃小鵬

  財政部公佈的最新數據顯示,今年1~4月全國財政收入爲8.96萬億元,同比增長17.05%,其中一般預算收入同比增長12.9%,基金預算收入(主要是土地出讓金)增長33.7%。在各項稅收中,增值稅增長18.4%,消費稅增長24%,個人所得稅增長20.8%,企業所得稅增長13%。與此同時,今年一季度名義GDP增長率爲10%,財政收入大幅超過了GDP的增速。不僅如此,財政收入增速還超過了企業收入增長、員工收入增長。

  其實,最近幾年政府對企業減稅降費工作非常重視,2016年降低企業稅負5700多億,2017年減稅降負超過1萬億。政府減稅降負的數字是實打實的,但企業和居民的獲得感並不明顯,甚至不少企業和居民感覺稅負更重了,財政收入大幅超過名義GDP增長率,說明人們的稅收痛感也是實打實的,並非主觀感受或錯覺。這兩個數字間的矛盾該如何理解?

  第一是局部與總體的關係。政府爲企業減除了一部分費用,也減除了一部分原應徵收的稅,但減除項目之外的部分很可能增長過快,抵消了減負的效果。我們不能否定減稅降負的作用,如果沒有減負的努力,企業負擔可能會更重,稅收增長超過名義GDP的幅度會更大,但總體負但未減輕,說明仍有許多工作要做。

  第二是不可忽視的徵管因素。稅收徵管有一定彈性,在居高不下的債務面前,一些地方政府加強了稅收徵管,大力堵塞跑冒滴漏,這種做法與提高實質稅率的效果是一樣的。而由於土地收入是財政收入的大宗,所以絕大多數地方政府都會設法在這上面動腦筋,所以,我們看到這幾年賣地收入幾乎是每年以30%~40%的速度在增長。

  第三是部分累進性稅種(如個人所得稅、消費稅)在被動地推高稅負。因爲物價房價上漲的原因,這些年居民名義收入增長較快,而現有的個人所得稅制不論是免徵額,還是稅率檔次都缺乏自動調節的機制,必須一年一議且充滿不確定性,這使得一些原本不需納稅的人自動成爲個稅納稅者,原來的納稅者即便實際收入沒有提高也很容易進入更高的稅率區間。而消費稅中的汽車消費稅與之類似,隨着人們購買汽車平均檔次的提高,納稅不是以等比例而是以累進的方式增加。

  財政收入拿得多,企業和消費者可支配的部分就少了。政府稅收和非稅收入長期超過名義GDP增速,是問題的根本原因,只有財政收入增速降下來,情況才能得到扭轉,不說要降到比GDP增速以下,至少是不能超過GDP增速,這是一個簡單的數字關係。而政府減稅降負的目標最終要實現,很多東西需要改變或改革。

  首先,減稅降負要突破狹義視角,樹立總體觀念,並以此衡量減稅降負工作的成績。一方面,企業減稅降負,不能單看取消了哪幾項收費,降了哪幾項稅的稅率,而要看企業的總體負擔是否因局部減負而真正減少了。也就是說,要用廣義口徑來衡量,而不能用狹義口徑來衡量。另一方面,要突破企業視角,應該用“爲經濟運行減負”來取代“爲企業減負”。目前爲企業減負的一個主要理由是實體經濟運行困難,需要爲企業減負,但企業負擔與社會總體稅收負是緊密相關的。如果只是減少企業負擔,政府同時從企業之外的土地、房產、個人所得、消費上獲得了過多的收入,這些壓在居民身上的負擔體現爲生活成本,進而轉化成企業的人力成本,企業減掉的一點稅無法抵消人力成本的上升。所以,單純地講 “爲企業減負”很容易陷入狗咬尾巴的怪圈,只有明確將“爲經濟運行減負”作爲目標纔可能達到目標。

  其次,要建立累進稅的自動調整機制。個人所得稅除了要加快實行以家庭爲單位的綜合徵收之外,還要認真地考慮實行一套免徵額和進檔收入的自動調整機制。可以設定扣除物價和實際收入自然增長的一套公式,每年自動計算出新的免徵額和每檔稅率的收入標準。這樣才能防止個稅因通脹因素而不斷實質加重。

  第三,降低稅率的力度要加大。從這幾年的財政收入數字來看,應該大幅降低稅率,首先可以從增值稅率和個稅稅率開始。增值稅已從17%降到了16%,未來仍有降低空間,應該加緊研究實施,儘早惠及企業和居民。

  第四,最根本的還要大力控制政府支出。政府之所以在獲取稅收上有很強的動力,是因爲政府的支出衝動太過強烈,抑制住政府支出衝動,遏制財政收入持續超GDP增長之勢纔有成功的可能。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