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從劉鶴最近三次公開講話看金融監管新思路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5月16日 18:11   北京新浪網

  從劉鶴最近三次公開講話看金融監管新思路

  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

  爲解決當前的中美貿易摩擦問題,美國當地時間5月15日下午,習近平主席特使、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中美全面經濟對話中方牽頭人劉鶴已率領中方經貿團抵達華盛頓。

  在赴美之前,劉鶴出席參加了5月15日的全國政協專題協商會,這次會議的主題是“健全系統性金融風險防範體系”,他在會上就金融問題發表了講話。他特別提出,“要建立良好的行爲制約、心理引導和全覆蓋的監管機制,使全社會都懂得,做生意是要有本錢的,借錢是要還的,投資是要承擔風險的,做壞事是要付出代價的。”

 劉鶴(資料圖) 劉鶴(資料圖)

  三次公開講話重點指向金融風險

  出任副總理至今,劉鶴一共發表了三次公開講話。前兩次的講話分別是3月27日在“一行兩會”金融管理部門調研和4月8日中國銀保監會掛牌儀式時發表的。

  3月27日的那次講話正值“一行兩會”人事初定,從新華社公佈的講話稿可以看出,劉鶴主要強調的是金融風險。他指出,在“一委一行兩會”的金融監管框架下,要打好防範化解金融風險的攻堅戰,並要抓緊按照市場化方向深化金融改革開放,落實開放舉措。

  這次講話中,他對“一行兩會”的工作都提出了要求。劉鶴指出,要保持貨幣政策穩健中性,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保持流動性合理穩定。要平穩有序推進機構改革工作,加快銀行保險監管職責調整,增強綜合監管能力。要完善多層次資本市場體系,提高上市公司質量,促進資本市場健康發展。從這次講話中可以看出,當前“一行兩會”的工作重心已經得到明確。

  在4月8日的講話中,他側重談了金融監管體制改革的重要性。劉鶴指出,金融監管體制改革是整個機構改革的重要組成部分,對解決金融監管交叉和監管空白,逐步建立現代金融監管框架,打好防範化解金融風險攻堅戰,具有重大意義和深遠影響。

  同時,他強調,要“把監管工作全面納入法治軌道”,“結合我國實際制定專業、精細、可預期的審慎監管政策。”這也指明瞭中國構建現代金融監管體系的方向。

  在5月15日的政協專題協商會上,劉鶴的講話更加聚焦,直指當前出現的各種金融風險,並給出了治理方法,概括起來就是貨幣政策要穩健中性,同時配合以嚴格的監管政策,再加上防治腐敗。

  對於金融亂象,劉鶴再次強調“要堅決治理”,補齊制度短板,完善金融基礎設施,改革和優化金融體系。同時還要“建立風險防範化解責任制,堅決懲治腐敗”。

  值得注意的是,劉鶴此次還着重提出,“要建立良好的行爲制約、心理引導和全覆蓋的監管機制,使全社會都懂得,做生意是要有本錢的,借錢是要還的,投資是要承擔風險的,做壞事是要付出代價的。”

  “這些話以前沒有講過,應該是針對當前金融亂象而言。”CF40高級研究員管濤說,“這是在提醒社會不能做無本的生意,要講誠信,投資要買者自負,出來混遲早要還的。”

  也有媒體對此進行了較爲細緻的解釋,我們引述如下:

  “做生意是要有本錢的”

  從安邦集團原董事長吳小暉的案例中可以看到,有些金融從業者做生意居然可以“不用本錢”。比如吳小暉就通過挪用保費來給公司循環注資。今年以來先後出臺的《商業銀行股權管理暫行辦法》《保險公司股權管理辦法》都對金融企業的投資者資質和信息披露等都提出了更高要求,同時都明確規定所用資金必須是自有資金。此外,對一般工商企業而言,做生意要本錢,也意味着,槓桿率不要太高,可以從銀行貸款,但不能過度貸款。

  “借錢是要還的”

  這句話或許是講給國有企業和地方政府聽的。借錢如果可以不還,那顯然鼓勵拼命借錢。預算軟約束可以說是國企和地方政府的痼疾,有些錢借了就沒想着還,也沒有能力還,因此就出現了“殭屍企業”等現象。這也成爲中國宏觀槓桿率偏高的一個重要因素。上面也已經談到,結構性去槓桿實際上已經對準了國企和地方政府的違規違法舉債。

  “投資是要承擔風險的”

  也就是說,投資者要對自己的投資負責,盈虧自負。這也意味着,打破剛性兌付不是說說的,資管新規的落地正是其中的重要節點。

  “做壞事是要付出代價的”

  這個不用解釋,金融監管和懲治腐敗就是瞄準那些壞事和做壞事的人的。

  貨幣政策微調 轉向“調結構”

  劉鶴在講話中對中國要實行的貨幣政策表述爲“穩健中性”。短期來看,貨幣政策不會出現方向性的改變。從近期中央表態和央行的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中不難發現,隨着中國宏觀槓桿率上升速度放緩趨穩,貨幣政策也出現了一些微調,主要思路是從“穩增長、去槓桿、防風險”調整爲“穩增長、調結構、防風險”。

  5月11日,央行發佈一季度貨幣政策執行報告,首次設立了專欄討論宏觀槓桿。報告指出,當前宏觀槓桿率增速放緩,金融體系控制內部槓桿取得階段性成效。

  “中國企業部門槓桿率的上升趨勢應該已經結束,正在穩定下來或者開始下降。”CF40學術委員、安信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高善文近日在浦山基金會第二屆年會上發表主題演講時說。

  他指出,金融危機之後,國有企業經歷了明顯的加槓桿過程,其高峯出現在2014年,2015年以後,國有部門的資產負債率總體上開始下降。2011年以後非國有部門的資產負債率並未系統性上升,在多數口徑下還出現了下降。

  在“去槓桿”取得階段性成果後,下一步的重點就是“結構性去槓桿”。4月2日中央財經委員會第一次會議提出了“結構性去槓桿的思路”,將“去槓桿”比較精準地指向了國有企業和地方政府。同時銀保監會在防控金融風險方面也提出了 “穩定大局、統籌協調、分類施策、精準治亂”的要求,結構性的意味很濃。

  (本文亦有參考澎湃等)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