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中國經濟時報:保持人民幣匯率基本穩定趨勢不變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7月08日 22:46   北京新浪網

  記者觀察

  (資料圖片)

  ■中國經濟時報記者 周子勳

  當前,人民幣匯率表現平穩。雖然7月6日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下調156點,報6.6336,但是由於金融市場對中美經貿摩擦升級已有預期,人民幣匯率出現V型反彈。截至7月6日19時,境內在岸市場人民幣對美元匯率(CNY)較前一個交易日下跌93個基點,但比日內低點大幅回升約200個基點;境外離岸市場人民幣對美元(CNH)較前一個交易日下滑53個基點,但比日內低點回升逾250個基點。

  當前人民幣匯率實現趨穩態勢,原因一方面是中央高層對經濟形勢的判斷以及金融管理層對人民幣匯率的力挺進一步顯效。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索非亞出席中國—中東歐國家第八屆經貿論壇時,介紹了當前國際形勢下中國經濟發展態勢和政策取向,強調今後相當長一個時期,中國經濟有“三個不會變”:一是經濟長期向好的基本面不會變,二是市場化改革的取向不會變,三是擴大開放的決心不會變。此外,央行官員相繼向市場發聲:我們有基礎、有能力、有信心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而央行黨委書記、中國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日前表態稱,人民幣匯率經過去年以來的調整,已進入雙向波動的合理區間,經濟基本面決定了其不存在大幅貶值的可能。毫無疑問,不論從中央高層以及央行官員表態透露的信號,還是從經濟基本面、國際收支平衡、外匯儲備餘額等情況來看,人民幣都有均衡穩定的基礎。

  另一方面,定向降準政策已經落地,有利於引導市場對人民幣匯率走勢的預期。今年以來,人民銀行通過存款準備金、中期借貸便利等工具投放中長期流動性約2.8萬億元(包含7月5日降準釋放的約7000億元資金),遠超去年全年1.76萬億元的總和。值得一提的是,最近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新一屆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會議和央行第二季度貨幣政策委員會例會都強調,要保持貨幣政策穩健中性、維護金融市場流動性合理充裕。爲調節流動性總量和結構,不排除三季度央行再度降準的可能。

  近期,人民幣匯率出現大幅波動情況。今年4月以來,人民幣匯率結束了前期的強勢升值進入貶值通道。從6月14日開始,人民幣對美元便迅速貶值,中間價連破6.4、6.5、6.6和6.65的重要關口,即期人民幣匯率一度逼近6.7。由於此次貶值速度和幅度超過市場預期,自6月中旬以來,當月累計貶值3.3%,創出自1994年中國建立外匯市場以來的最大單月跌幅。因此,不少人對人民幣貶值的預期升溫,“破7”擔憂再起。

  應該說,當前人民幣匯率快速貶值是“內”和“外”兩方面因素疊加的結果。

  內部原因主要指中美貨幣政策的分化。美聯儲6月加息且釋放年內4次加息信號,對人民幣匯率近期走勢帶來一定的影響。但準確把握中美兩國央行貨幣政策的邏輯差異,需要從兩國不同的宏觀經濟形勢來考慮。對美聯儲來說,美國經濟目前處於較好的狀態;而對中國來說,需要應對的是如何在結構調整、扶貧攻堅的同時,避免經濟增長減速引發風險。可以認爲,中美貨幣政策的邏輯是相逆的。市場考慮最多的是中美利差會縮小到何種程度,但要意識到,國內的市場利率與政策利率之間仍存在明顯利差,即使央行在公開市場操作利率上調,也不會改變貨幣政策的穩健中性立場。

  外部原因主要指中美貿易摩擦升級,由此反映出市場對由貿易摩擦可能引發一系列風險的擔憂。在這種背景下,國內金融市場的避險情緒有上升趨勢。

  未來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走勢取決於美元指數的變化。可以看到,二季度以來,人民幣對美元匯率雖然貶值,但是對一籃子貨幣依然是升值的,說明人民幣對美元走弱的主要原因是美元指數的走高。美元指數上半年累計漲幅近2.5%,尤其是4月中旬以來,漲幅逾5%。考慮到今年歐洲面臨的風險要大於美國,且經濟上美強歐弱,美元指數還將保持強勢;國內經濟存在一定的下行壓力,中美貿易摩擦的潛在威脅,國內貨幣政策寬鬆加碼,年內人民幣對美元仍然存在一定的貶值壓力。

  人民幣匯率並非只是對強美元貶值,對於歐元、日元甚至新興市場國家的貨幣,近期也出現了一定程度的貶值。

  從2017年3月至今的走勢可以看出,無論是對美元、日元、歐元,還是對新興市場國家貨幣,人民幣匯率基本走出了先升值、後貶值的走勢。其中,升值幅度都比較大,特別是對新興市場國家貨幣,其中很多升值都超過了兩位數。而在2018年先後進入人民幣匯率貶值階段。相對美元、日元、歐元,人民幣匯率貶值幅度較大,而相對新興市場國家貨幣,人民幣貶值幅度較小。這意味着,人民幣近期匯率的貶值,正從過去的只對美元貶值,逐漸有發展成對全面貨幣貶值的跡象。展望未來走勢,國內多位專家表示,人民幣匯率仍然取決於我國自身的經濟基本面,並預計年內人民幣匯率在6.70-6.10之間。還有國內專家表示,今年一季度中國經濟依然取得6.8%的增速,中國經濟仍有望保持相當的韌性,這將支持人民幣匯率穩定。

  從另一個角度看,人民幣匯率持續貶值壓力令國內企業外債壓力進一步加劇,防範債務風險變得尤爲重要。近日,國家發展改革委、財政部聯合印發了《關於完善市場約束機制嚴格防範外債風險和地方債務風險的通知》。數據顯示,2017年,企業境外發債2358億美元。2018年1-5月,企業境外發債992億美元,同比基本持平。但是近兩年,部分企業尤其是房地產、地方政府融資平臺等企業外債發行規模有所增加。在匯率風險下,國家發展改革委表示,將限制企業境外發債。

  由此可見,防止人民幣匯率大幅貶值,仍是央行今後高度關注的潛在風險。對於當前人民幣匯率走勢的預期,央行行長易綱認爲,當前中國經濟基本面良好,金融風險總體可控,轉型升級加快推進,經濟進入高質量發展階段,國際收支穩定,跨境資本流動大體平衡。我們將繼續實行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深化匯率市場化改革,運用已有經驗和充足的政策工具,發揮好宏觀審慎政策的調節作用,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這透露的信號非常明確:通過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保持人民幣匯率基本穩定。維持人民幣匯率基本穩定對於維護國內外的市場信心非常重要。

  主  編丨毛晶慧    編  輯丨曹  陽

  【中國經濟時報--中國經濟新聞網 http://www.cet.com.cn 】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