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法制日報:簡單“一刀切”的個稅無法體現稅收公平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7月09日 19:47   北京新浪網

  簡單“一刀切”無法體現稅收公平 專家稱以家庭爲單位納稅更加科學合理

  “目前我國個人所得稅的課稅單位是個人,對個人所得的各項收入實行代扣代繳,確實能保持稅款平穩入庫,徵管也比較簡便。但是如果僅僅考慮個人稅收負擔能力,忽略個人背後的家庭負擔情況,則無法真正體現稅收公平。”全國人大代表、遼寧大學法學院院長楊松說。

  □ 法制日報 本報記者  朱寧寧

  每一次個稅法修改都牽動人心,這一次也不例外。

  自6月29日開始,個人所得稅法修正案草案進入爲期一個月的網上徵求意見階段。一週的時間,意見數達6萬餘條。

  每一次個稅法修改都會引起一些爭議,與前幾次個稅改革主要圍繞起徵點展開熱議相比,此次爭議的焦點集中在更爲核心的稅率以及稅目上,綜合計稅項目、累進稅率、專項附加抵扣等成爲關注的焦點。

  此次是個稅法的第七次修改,也被業界稱爲一次“根本性變革”。根據修正案草案,工資薪金、勞務報酬、稿酬和特許權使用費等四項勞動性所得將改變以往的分類徵稅模式,首次實行綜合徵稅;個稅起徵點由每月3500元提高至每月5000元;首次增加子女教育支出、繼續教育支出、大病醫療支出、住房貸款利息和住房租金等專項附加扣除。

  修正案草案對外公佈後,輿論評價稱,這些規定的目的,就是合理減負,鼓勵人民羣衆通過勞動增加收入、邁向富裕,共享紅利,增加獲得感。但如何在個稅改革中做到儘可能公平公正合理,發揮出個稅的調節作用,是此次個稅改革需重點考量的問題。

  以家庭爲單位納稅更加實際公平

  我國現行的個人所得稅徵收制度以個人收入爲申報單位,並未考慮家庭因素,也未考慮整個家庭的收入構成,此次修正案草案依舊維持了這一規定。這讓目前越來越多的夫妻一方全職、“一人賺錢全家花”的家庭有些失望。

  北京的李女士今年38歲,是一位全職太太。她的丈夫是一家企業高級管理層人員,家中有一女一子。大女兒出生後,李女士便辭職照顧孩子和家庭。實施二孩政策之後,她又有了第二個孩子。如今,女兒上一年級,兒子上幼兒園。辭職前,李女士是上市公司的財會人員,月薪兩萬元左右。作爲曾經負責公司個稅申報的專業人士,她看了個稅法修正案草案後,覺得高興不起來。

  “我們這種家庭雖然看起來收入還不錯,但是各項開支並不小,壓力也是蠻大的。”李女士告訴記者,大女兒的各種課外輔導班平攤下來每個月5000元左右,小兒子的幼兒園一個月6000多元,房貸每個月一萬多元,物業費、取暖費、養車等各種平攤下來的費用差不多5000元,再加上吃喝拉撒,贍養雙方父母,目前家庭支出大概每個月要4萬元左右。而李女士的丈夫年薪80萬元(月薪5萬元+20萬元年終獎),按照目前的個稅法,一年要交個稅16.6萬元,按照草案則需要繳納15.3萬元。“說是孩子教育、買房貸款等這些支出都可以用來抵稅,但現在具體內容和標準尚不清楚。如果我出去工作,倒是每個月可以多免徵5000元,但是就要僱人來幫我帶孩子做家務,沒準花的錢更多。我婆婆最近剛患病,我們這種看起來應該很美的家庭,生活壓力其實也很大,幸福感並不高。”李女士頗感無奈。

  由於此次個稅改革並沒有考慮到夫妻聯合申報這一問題,在以個人爲申報單位的大前提下,相比李女士這樣生活在北上廣一線城市的高收入家庭,一些只有一方有收入的普通工薪家庭壓力也不小。

  舉一個簡單例子:按照新的工資5000元納稅標準,兩個家庭,如果夫妻雙方都有工作且工資均爲4500元,都不夠納稅標準,那麼家庭實際月收入是9000元。如果妻子不工作、丈夫工作,每月工資收入6000元,就要納稅。這樣,家庭月收入6000元的要納稅,家庭月收入9000元反而不用納稅。

  正如財政部原部長樓繼偉所言,簡單提高個稅起徵點是不公平的,一個人的工資5000元可以把日子過得很不錯,但考慮到養育孩子、贍養老人等就顯得非常拮据了,所以統一減除標準本身是不公平的。

  建議分階段逐步過渡到以家庭爲徵收單位

  毋庸置疑,隨着“421”結構家庭增多以及二孩政策的推行,用於育兒養老方面的支出壓力增大,家庭生活成本不斷上升。

  “一個家庭既無需要撫養的子女又無需要贍養的老人、家庭成員身體健康、沒有醫療費用,而另外一個家庭則需要撫養子女、贍養老人,並且爲老人看病支出高額的費用,那麼顯而易見,這兩個家庭的實際生活負擔是不同的。”近日在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個稅法修正案草案時,鮮鐵可委員指出,我國的各項社會活動都是以家庭爲基本活動單位,因此衡量納稅人的實際收益狀況,應綜合考慮家庭的收益情況,逐步過渡到按照家庭爲單位納稅的方式,才能全面體現稅收公平原則。

  審議中,多位委員和列席會議的代表也都關注到了這一問題,建議個稅改革時能考慮家庭人均所得問題,增加家庭作爲課稅單位的設定。

  “目前我國個人所得稅的課稅單位是個人,對個人所得的各項收入實行代扣代繳,確實能保持稅款平穩入庫,徵管也比較簡便。但是如果僅僅考慮個人稅收負擔能力,忽略個人背後的家庭負擔情況,則無法真正體現稅收公平。”全國人大代表、遼寧大學法學院院長楊松說。

  楊松指出,個稅的課稅單位不僅在一定程度上決定了居民稅收的負擔水平,還會對居民在婚姻、勞動力市場等領域的行爲產生影響,所以選擇什麼樣的課稅單位非常重要。楊松建議,在綜合與分類相結合的計徵方式下,課稅單位應增加家庭因素,在充分考慮家庭整體負擔的前提下,對年度內家庭成員所取得的全部收入綜合計稅,有利於體現稅收公平。

  彭勃委員認爲,如果僅僅單純計算個人所得、不考慮家庭人均所得,無論是從公平角度還是從人民羣衆的生活質量和滿意度,都會存在一些問題。如果在這方面予以考慮,會更合理一些,對於廣大人民羣衆來講會更實際、更公平。

  “現在收入按每個個體來扣稅,但消費是以一個家庭來完成,這就會有很多不公平的地方。一個家庭基礎是夫妻二人,現在鼓勵二胎,再加上父母,一對夫婦要養六七個人,而這些情況在免徵點和抵扣標準中沒有考慮,這裏面還存在比較大的問題。”包信和委員建議實行國際通行的方法,由夫妻雙方共同報稅。這樣有利於男方工作、女方更多照顧家庭,或者女方工作、男方更多照顧家庭,也有利於改進和完善社會勞動力結構。

  家庭爲單位申報給徵管能力帶來考驗

  中國政法大學財稅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指出,實際上,以家庭爲單位申報相對來說更公平。“家庭成員在一起共同生活,支出也都是用於全家人,從公平性和防止避稅角度上講,家庭申報更加合理和科學,也可以體現納稅人的能力。”

  據全國人大代表、深圳市前海管理局香港事務首席聯絡官、互聯專業協會會長洪爲民介紹,目前,我國香港地區就是採取家庭爲申報單位。

  “做法很簡單,不管上什麼學校、需要多少錢,一個孩子就是按照一個標準,比如,一年抵扣4.5萬元,再按照有幾個孩子來算。”洪爲民說。此外,他認爲香港一些其他減免也很值得參考,比如我國老齡化比較嚴重,供養父母、岳父母及祖父母的費用以及支付養老院等的費用,這些都可以扣除。“中華民族是以家庭爲單位的,和西方以個人爲單位不大一樣。我們要鼓勵更好地供養父母、祖父母、岳父母,利用個稅法是調整社會關係的一個方法。另外,香港還有一個扣除就是,鑑於單親家庭或者離婚家庭負擔較重,所以也有一定的扣除。”

  但洪爲民同時強調,稅法一定要簡單。“實算實銷去算到底花多少錢太麻煩了,用一個簡單的數字標準就很方便。比如,供養一對父母多少錢、兩對父母多少錢,養育一個孩子多少錢、兩個孩子多少錢,再加上養老院費用或者傷殘費用,這樣的話就很好徵收。”

  施正文也認爲,以家庭爲單位的申報方式確實會帶來管理上的難度,對稅收徵管能力會有很高的要求。以美國爲例,目前實行單獨申報和夫妻聯合申報並行模式,實行不同的稅率,允許納稅人以最有利於自己的原則選擇合適的納稅模式。但是因爲情況比較複雜,很多時候申報個稅都需要通過專門的機構進行,個人是無法完成的。

  “因此,在確定專項附加扣除怎麼扣時,很重要的一點,就是要考慮我們的徵管能力和水平。兩者要相匹配,防止造假。”施正文補充道。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