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樑建章:至少要用GDP的2%到5%來補貼和獎勵生育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7月11日 17:49   北京新浪網

  文 | 樑建章 攜程執行董事會主席

  2018年7月11日澎湃新聞報道:今年以來,國家衛健委已組織專家,研究獎勵生育的可能性,測算對不同孩次家庭給予獎勵,所能帶來對刺激生育的不同效果。這項研究預計將在年底完成,屆時可能上報有關部門。

  過去,中國計劃生育政策一直是限制生育,所採取的手段主要是處罰所謂的“超生”或“計劃外生育”。即使有獎勵措施,主要也是獎勵少生,而不是獎勵多生。但隨着老齡化和少子化問題日益嚴重,中國的生育政策正在醞釀根本性轉變,從限制生育轉變爲獎勵生育。

  最近,遼寧省印發《遼寧省人口發展規劃(2016—2030年)》提出,遼寧省的總和生育率要從2015年的0.9提高到2030年的1.8,並對生育二孩家庭給予獎勵。然而,這一規劃並未提出要對生育三孩及三孩以上的家庭給予獎勵。

  雖然中國從2016年起實施全面二孩政策,但近兩年的出生人口遠低於預期。未來可能很快就會全面放開,但是整個的人口形勢還是非常不樂觀的。中國人的生育文化和東亞其他國家比較接近,在沒有任何生育限制,而且在有一定的鼓勵生育的政策下,這些國家的生育率僅有1.1到1.4,屬於超低生育率。在全面放開生育但不鼓勵生育的情況下,中國很有可能和這些國家一樣也是超低生育率,而且更悲觀、更糟糕的是,中國城市人羣的生育痛苦指數比這些國家還要高,中國人的生育痛苦指數可能是全世界最高的。原因有如下幾點:

  第一,中國的房價收入比居於世界上最高之列。2017年,北上深平均房價突破6萬元,廈門、廣州跟隨其後,均價達到3萬元,而三亞、杭州、南京、福州、天津則突破2萬元。高房價極大地壓抑了城市夫婦的生育意願。

  第二,中國的育兒成本相對於我們的收入來說也是世界上最高的,原因可能是中國人特別注重教育,除了孩子的衣食住行之外,具有中國特色的應試教育迫使家長不得不花錢上各種課外培訓。在一個典型的中產家庭,養育一個孩子平均每年的花費是3萬元,從出生到18歲就需要50多萬元。如果算上二孩所需要的額外的住房面積和看護成本,在一二線城市生育二孩的直接成本就超過百萬,堪比發達國家撫養一個小孩的成本。然而中國一二線城市的白領工資還不到發達國家的1/3。

  第三,在中國養育孩子,除了需要承擔高昂的直接經濟成本,還面臨嚴重的看護困難。相對於其他國家,中國的託兒所奇缺。所以,如果夫妻雙方在小孩兩三歲前都必須參與工作,通常擺在他們面前的選項只有兩個:一是長時間僱傭保姆,二是由家中老人來幫助看護。可是年事已高的老人們,現在已經越來越不願意或者說沒精力來幫着帶孩子,尤其是二孩更難獲得來自祖輩的幫手。所以很多父母在自己堅持工作的情況下,就只能僱保姆或月嫂。可近幾年,月嫂工資薪資猛漲,與香港的菲傭薪資相差無幾。

  第四,中國女性參加工作的比例高於世界上大多數國家,中國女性這麼強,她們生小孩的機會成本也是很高的。許多職業女性面臨要升職還是要生孩子的兩難選擇。在職場上,女性被要求和男性付出的一樣多;而女性在生育和家務的角色上,社會也要求女性付出更多。

  綜合以上幾點,可以說,在中國養育小孩的痛苦指數可能是全世界最高的。這也是中國大城市的生育率處於世界上最低水平的重要原因。所以如果僅僅是放開但不鼓勵生育,很有可能中國的生育率會比日本、韓國還要低。

  所以僅僅放開生育是遠遠不夠的,中國必須推出大力鼓勵生育的政策,才能扭轉低生育率的頹勢。應該出臺什麼樣的鼓勵生育政策呢?很多方面,比如說提高教育的便利、高考改革、興建很多託兒所、提供各種生育福利……但是最根本的、最重要的政策,就是直接的財政補貼以及減免稅收。

  對於普通家庭來說,如果不通過財政補貼的手段降低生育成本的話,人們是不會多生的,只有真金白銀人們纔會提高他們的生育意願。

  那麼,獎勵生育要花多少錢纔夠呢?下圖的橫座標是每個國家用於補貼有孩子的家庭的財政補貼佔GDP的比例,縱座標是這個國家的生育率。可以看出這是個正相關的關係,所以更多的補貼能夠提高生育率,圖中的各個國家都給了GDP的1%到5%,獎勵生育真正比較成功的北歐國家,給了GDP的5%。中國的生育形勢比他們更嚴重,所以中國很有可能至少要用GDP的2%到5%來獎勵生育,才能夠提升生育率到一個相對比較好的水平。

  2%到5%是什麼概念呢?中國現在的GDP是80萬億,5%就是四萬億,四萬億聽起來就是一個非常大的數字,但是如果分攤到中國兩億多的孩子,每個人每年也就只有一萬多。我們知道大城市撫養小孩的成本遠遠高於這個數字,所以這個數字說起來多,但是其實不多,我們真的需要這麼大的一個力度才能使一部分人改變想法,多生一個小孩。

  那麼,中國到底有沒有這麼多財力去獎勵生育呢?我們看這幾個數字。中國基建已經在世界上是非常領先的,每年的基建投資8%,比其他國家多了5%。中國每年的投資率是40%多,就是中國每年GDP的40%多是用來投資的,這個比其他國家要高20%。那麼,中國這麼多投資能不能拿出一部分來投到人力資源或者給撫養小孩的家庭更多的幫助呢?應該是有這個能力的。

  自2016年底以來,很多城市通過放寬落戶條件,提供補貼等方式吸引人才和人口遷入。隨着更多城市加入“搶人大戰”,各地搶人政策不斷加碼。搶人大戰,意味着這些城市已經意識到人口的重要性。但是在國家層面,搶人只是治標,獎勵生人才是治本。因此,遠比“搶人”更爲重要的是在全國範圍內大力獎勵生人。

  目前,中國面臨比其他國家更嚴重的少子化危機,但獎勵生育在財政上還可以承擔,如果錯過這個時機,緩解中國未來人口頹勢將更加回天無力。長遠來看,超低生育率是中國未來幾十乃至百年的最大危機。因此,需要儘快推出大力獎勵生育的政策,其宏觀目標是提升生育率至更替水平附近,促進人口和經濟社會的均衡與可持續發展,造福全體國民。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