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陳春花:2019年,作爲個體該怎麼辦?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1月07日 04:15   北京新浪網

  陳春花:2019年,作爲個體該怎麼辦?

  北大國發院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BiMBA商學院院長陳春花表示,我們之所以會在意風口期、在意紅利、在意這些東西的時候,我認爲肯定是因爲你內心不夠安寧,所以纔會討論這些話題。

  因此,她認爲,當我們遇到問題時,充滿不確定性、看不清眼前狀況時,我們只需要回問自己該怎麼做,該怎樣認識未來、認識自己。今天,我們遇到的最大挑戰除了不確定性外,還有被顛覆、被重整、被衰弱的價值判斷。

  “因此,我們必須要建立長期主義的價值觀,在劇變的環境中,謹記唯一可以超越變化的就是長期主義,而不是機會主義。”陳春花說。

  以下爲現場實錄:

  陳春花:高老師已經把宏觀趨勢跟大家做了介紹,作爲最後一個發言人我就跟大家討論一下微觀的部分應該怎麼做,所以我選了一個題目:“選擇未來”。

  爲什麼選擇這個題目,其實副標題(內求定力外連共生)把我的想法告訴大家了,過去改革開放40年,我自己回顧它有兩種感受一直在交織,今年我寫了致敬40年,我選了一個非常小的樣板,順德40年,因爲在那裏我跟所有企業家共同互動了20年,我想最能夠代表改革開放40年我的感受,應該是我對於順德40年的感受,所以那本書叫《順德40年:中國改革開放縣域樣板》。

  寫作過程中我有兩部分的感受,一是感慨,這個感慨相信大家感同身受,因爲開放市場和政府的組合,讓我們把財富的力量升到了史無前例的水準。可同時我也很忐忑,因爲我感覺到了浮躁、泡沫以及我們的慾望,當它組合在一起時我們發現人們內心很難安寧,就像今天很多人討論焦慮、討論知識付費,剛纔坐在下面聽時我在想,如果你決定去做一個真正有價值的事情,其實紅利不紅利不應該是你討論的事情,當你決定了讓一個價值成爲你的職業、你的商業模型、你的創業以及最終追求的東西時,其實沒有風口期。

  我想我們之所以會在意風口期、在意紅利、在意這些東西的時候,我認爲肯定是因爲你內心不夠安寧,所以纔會討論這些話題。因此我個人認爲我們在今天遇到的最大問題,都說不確定,都說眼前狀況很難理解,都說看不透,都認爲更多動盪在我們身邊,我們只需要回問自己該怎麼做,我們應該怎樣對未來有一個認識、對自己有一個認識,因爲今天我們遇到的最大挑戰不僅僅是不確定,所有變化帶給我們的更大挑戰是過去幾十年我們所熟悉的標杆甚至是價值判斷其實是被顛覆、被重整、被衰弱。

  這個過程中比較難的是我們到底可以信賴什麼?這是未來我們在今天要迎接未來、迎接2019要問的根本問題。

  在不斷理解這個過程時,我很驚訝最近我最多想的一個故事反而是西西弗斯的故事,我想在座很多人都知道,他是一位國王,但他犯了衆怒,天神懲罰他,懲罰方式是讓他不斷推巨石上山,快推上山頂時巨石會跌落,他繼續推、巨石繼續跌落。看這個故事時我最大的感受是他很安靜,他可以跟掙扎融合在一起,當他和掙扎融在一起時,掙扎沒有把他毀滅,相反他反而戰勝了自己、戰勝了巨石、也戰勝了懲罰。

  我想這就是爲什麼我最近會常常想到這個故事,當我想到這個故事時,其實我覺得在今天對於每個人來說,我們面對的不確定性和風險,最重要的其實不是你有沒有直面它的勇氣,而是你有沒有認知和理解它的能力,因爲它已經存在。不確定性是我們今天的基本存在,所有風險在今天也是一個基本存在,我們不是要不要面對它。我想當2019年這一天要來的時候,最重要的能力是有沒有能力去認知他,就類似於西西弗斯,當他認知掙扎之後其實他和它相處了,當他和它相處時,他就可以不斷地推巨石上山,巨石落下,他繼續推。他和命運組合在一起,這就是今天跟以往完全不一樣的地方,所以在2018年以前,很多人都在問我怎麼判斷、怎麼預測,反而到這個時間點我在講另外一個問題,不是判斷和預測的問題,是你要直面,更重要的是要認知和理解它。

  如果我們真的要認知和理解它,有些時候可能我們真的是要回問自己、回問我們的內心,我們擁不擁有一個非常大的空間其實是可以讓你內在的穩定性去感知這個世界,從而與它相處。我其實是花很長時間不斷地去修煉自己,有些時候可能會採用一些相對特殊的方式,比如說會每年選一個時間安靜下來不說話,完全傾聽,我們很多人會採用比如說辟穀或者不吃東西,我覺得那個可能是一個方法,我可能會採用更簡單的方法就是完全不說話,禁言、禁聲甚至禁思,就要回去傾聽自己的內心,能不能用自己的穩定性感知整個世界,跟它相處,我覺得今天來講,我們之所以會焦慮的原因是我們不能跟不確定相處,我們不能跟波動相處,甚至我們認爲每一個變化都感到很困難,但是變化其實在今天是常態。所以你要做的一件事情是你怎麼樣跟它真正地相處下來,然後你能夠真正地感受到你的穩定性,這個其實才是更重要的。

  也許正是因爲這樣,其實我真的是希望大家區別理解很多事情,並不是外在的變化,就像我非常喜歡的這句話:我們生活在一個移動技術的世界裏,但移動的並不是設備,移動的是你。我想這就是我希望各位理解我們怎麼認知這個世界,因爲如果你認知這個世界的時候你就會發現其實所有外在的變化並不是促成你變化的那個原因,就像我自己學六祖壇經,當兩個和尚在爭論到底是風動還是帆動的時候,其實非風動、非帆動,其實是你心動。很多時候外部的基本條件其實就是在這個地方,我們在今天,我們再去講風口,再去講波動,再去講我們講的迭代,再去講我們講的顛覆,我覺得這些都是正常的概念,當這些正常的概念正常地存在的時候,最重要的不是風動、帆動,其實是不是你心動的問題,我想這也是恰恰我喜歡這句話的意思,想告訴各位的是說其實在今天真正需要的是定義你自己的意義與價值,這全賴於我們對世界的看法。這個不是由其他人決定,是由你自己決定的。

  因此我總是回看我們在過去我們所有歷史當中,我們能夠真正幫助人類貢獻智慧、貢獻知識和推動進步的這些,我們稱之爲聖賢之人他們在做什麼。所以我最近很長一段時間不斷回看《道德經》,就會發現其實老子在《道德經》裏面開場的第一句話就把這個道理講清楚了,道可道非常道,換句話講道並不是已經確定的東西,並不是我們認爲所謂你必須遵循的一個理想的狀態,其實真正的道不是一個恆長的部分,就是你不斷的自身選擇,不斷地行動,你不斷地去開拓的那條道路,某種意義上來講每個人其實都可以重新創造你的道。我想這也是爲什麼今天我們會看到互聯網技術幫助了非常多的人其實在重新定義行業,它在重新定義行業的時候,就是讓這個行業去到一條新道法,當他去到一個新的道上的時候,你就會發現明亮的關係就會變了,你就會產生很多新的知識、新的機會,所以當我們在講知識付費的時候,同樣的道理,就是知識這個行業也因爲技術在重新定義,當它被重新定義的時候,這就是一條新的路,這條路同樣是產生全新的機會,只是看我們能不能把這條路選擇好,不斷地去開拓它,如果能,那麼你就重新創造了一個道。

  我們按照這個邏輯看2019年,或者我們看未來,其實我就用了兩句話去展示它,一句話就是你一定要回饋你自己,尋求你的穩定性、你的定力,然後你去尋找你內在的力量,你要在這個地方做出改變,我覺得我們其實過去的2012年到現在的互聯網技術給大家的衝擊太多了、太大了,衝擊到我們幾乎所有的人都認爲我們所擁有的東西是要完全被顛覆掉,我覺得這樣一個外力的衝擊是可以影響到大家,而且也幫助我們接受、接納,並且迴歸到這樣的一個市場環境當中,或者我們講的大的世界環境當中,但是不管這個怎麼變,有一點我還是希望你能夠向自己內求去得到一些力量,這個力量我認爲是我們彼此需要做出改變纔可以得到。但同時,我沒有停留在這個概念上,我認爲我們今天還要做出一個選擇,這個選擇就是你應該向外去尋得更大的鏈接和共生,如果我們不打開來,我們是沒有機會的,就像我自己一樣,我其實是一個管理學者,我很想傾聽一下經濟學界和關心經濟學界的學者們討論的話題到底什麼,我剛纔就深受啓發。反過來,如果我們不去做更多的鏈接,我相信我們可能不會得到更多的理解,你也就很難找到新的機會。這是我自己給自己下的判斷,這個判斷就是當今天我們遇到這樣大的變化的時候,我們能做的事情是什麼?我認爲應該是選擇,所以我得到這個邀請的時候,我給的題目叫作“選擇未來”,我沒有做預測,我也沒有下判斷,我認爲你做你的選擇,這個未來就在你這裏。我們怎麼做選擇?怎麼樣才能真正做得到,我用這兩句話表達主要觀點的時候我當然要給出具體的解決方案。我下面就講我具體的解決方案。

  第一件事情,我認爲我們必須要建立長期主義的價值觀,我想這一年來,如果看過我文章的人就會知道我很堅持這一點。在一個特別劇變的環境中,大家記住,唯一可以超越變化的其實是你的長期主義,並不是你的機會主義。

  我們現在非常多人去判斷風口期、紅利期,或是所謂的商機,但我認爲這不能幫你,如果你認爲那就是一個機會的話,大家記住,那僅僅是機會主義者。自己做經營的人不是講做了這件事情賺了錢就會跑掉,其實最重要的是保持一件事情有價值、持續地做下去。回看那些能夠超越時間、超越時代、超越變化的優秀公司,他們真正有價值的部分其實就是他們對於愛、信任和承諾,能夠交付給顧客。如果我們認爲知識是有價值的(我本人就是一個知識工作者),那麼我對知識和理論的自信已經幫助了我過去三十多,我認爲它可以繼續幫助我所陪同的企業再過三十年或再過四十年,所以並不存在短期我們有沒有機會的問題。這是第一個你要做的事情。

  因此我們在劇變環境下的挑戰和誘惑是非常多的,但更重要的是,越是在這樣動盪的時候其實越要堅守,因爲只有堅守這個企業的基本價值能夠符合長期發展利益時,你纔會有機會。所以我不認爲今天是機會變多變少的問題,是你自己的篤定和堅持夠不夠的問題,如果你的篤定和堅持是夠的,那麼今天反而是機會更多的。這是第一件事情。

  第二件事情,在今天我們可能要訓練自己一個能力,這個能力叫做“從預測判斷轉向不斷進化”,其實我是深受兩件事情影響,一件事情:任正非說過一句話,他說在今天來講,方向大致正確,關鍵在於執行的效率。我想這恰恰可以告訴我們,一個人可以帶領一家公司成爲全球最好公司的領袖,他對於未來的選擇是什麼。

  今天很多人已經習慣了通過預測判斷再去做選擇,但今天最重要的不是這件事情,其實是你不斷地進化。有時候我回看人類,回看宇宙,人類之所以有今天,不在於人類在起初時就知道我們在宇宙中擁有什麼樣的位置,我們曾經想過我們要主宰這個世界,我們要改變宇宙,我們要改變自然,可是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發現這一切都是錯的,人類有一個優點,就是他學會了有錯就糾正,所以他不斷進化,當他不斷進化時,我們人類纔可以在比較大的自然宇宙中得以活到現在。從這個意義上來講,我們需要大家理解怎樣真正地去感受今天所感受到的變化和感受到的過程。

  謝謝。再談這部分時我是要告訴大家,你怎樣調整自己不斷進化,其實這是一個非常關鍵的部分,我總是跟我的學生講,如果過去我們有核心競爭力,你不要停在那個地方,因爲核心競爭力會成爲你的障礙,你今天要做的一個重要事情就是你自己有目的、有組織地把你的核心競爭力放掉,然後去學新的東西,當你不斷學習新東西時,其實你就是可以不斷迭代自己,而我們所學的所有知識很重要的就是你不斷驗證改變適應不斷變化的現實。其實這不僅僅是我對學生的要求,也是對我本人的要求,這是我們今天要做的第二件事情。

  我們要做的第三件事情就是我們必須致力於不可替代性。很多人問我“我怎樣才能尋求在今天的機會,我的定力可以幫助我做什麼?”很多時候我們會發現,能被迭代的人絕對不是因爲技術,一定是因爲顧客淘汰了你;能被迭代的人絕對也不是因爲機會不夠,而是因爲你沒有了價值。我覺得你被迭代的原因都是因爲你自己的價值貢獻不夠,因爲你自己淘汰了你自己。比如回到我的行業,我們原來所在的行業整個行業下滑,大家對我說這個行業好像機會不大了,我只是告訴他們,如果這個行業我們已經做了幾十年,我們都沒有能力讓它恢復價值的話,相信我們再做其它價值,我也不認爲你會有價值創造。所以核心不是這個行業,核心在於我們回到市場去問,顧客要的價值我們是不是創造出來了。

  我自己在服務企業、帶領企業,或是在我上課時,我非常堅持一個觀點:作爲經營者,創造顧客價值應該是你的信仰。如果你具備了這個信仰,其實你就不用擔心會被淘汰,因爲顧客永遠跟你站在一起。

  我真的不認爲是互聯網淘汰了一部分傳統企業,我也不認爲所謂虛體之間有一個轉換,所謂虛體經濟衝擊了實體經濟,這話我從來沒說過,在我看來,淘汰你的只有一個人,這個人叫做“顧客”,甚至連老闆都會被淘汰掉。從這個意義上來講你要做的是你能不能夠不可被替代,而不可替代是什麼?就是你能不能更好滿足顧客的需求,所有問題的核心和根本是你是不是踏踏實實、專注地、心無旁鶩地爲你的顧客創造價值。

  有時候我很擔心大家,你們號稱互聯網衝擊了你們,所以你們花非常多時間聽很多課、學很多東西,甚至我堅決反對開車的人還要聽課程,這對所有人的生命都不負責,這是我特別反對的一件事情,我不知道爲什麼你們會認爲這叫“碎片化學習”,如果一個碎片化學習傷害了馬路上的人,我認爲這是犯罪,所以你們聽我的課,拜託你們,在家裏安靜下來,找一個安靜的空間,不要打擾任何人去學,那我說你是我的學生,如果你說開車時還聽陳老師的課程,我是堅決不認的,我認爲你對所有人不負責。

  某種意義上來講,這就是你如何理解價值,你的價值在於創造,如果我們不能尊重每個人的生命、不能尊重每個價值的創造,而去談商業邏輯,我認爲你是可以被替代的。所以,所謂“去庫存”應該是顧客的選擇,不是企業自己的選擇,如果顧客已經淘汰你了,那你一定是要被淘汰掉的,我相信這是今天我們需要做的第三件事情,你怎樣致力於你的不可替代性,我不認爲大家沒有機會,我們只需要問我們跟顧客到底是什麼樣的關係。

  第四個要做的事情就是從固守邊界到夥伴開放。

  爲什麼我非常在意這件事情?我相信互聯網技術帶來了一個你最需要接受的變化,就是平臺化跟雲化,這是你真的要接受的,包括我自己也在提醒,我不能只是學會在線下教課,我必須有能力在線教課,實際上就是我必須接受平臺化和雲化最根本的要求。

  平臺化和雲化最大的特徵是什麼?就是開放、連接與協同,爲什麼開放、連接和協同如此重要,就是在於我們做任何事情,尤其是做企業的人,我們要懂一件事情,如果用科斯的理論,企業爲什麼有邊界,就是在企業的邊界裏組合各種要素的效率和成本如果比別人快,這個企業就有競爭力。但今天互聯網最大的變化就是組合要素的效率和成本其實是在企業外部變得更快,就像年會,我們可以和最頂尖的新銳企業家、最好的學者在一起一天,把最重要的關於2019年的想法一次性告訴大家,這比任何一個學校的組織效率要快、比任何一個企業的組織效率要快,這就是我們看到的邊界。

  互聯網帶來的最大挑戰就是把這個邊界打掉了,當夥伴開放時,你就可以真正做鏈接和協同。我想到了海爾,這幾天都在討論海爾,海爾最大的特徵在於它的組織變革使得它的企業屬性展現得非常好,在我看海爾的整個組織變革中,有一個案例給我的啓發特別大,海爾有一個平臺,叫做“生態夥伴開放平臺”,上面有40萬個“解決者”,這40萬人不是海爾的人,而是全球各大研究機構和各大科研人員,這40萬人就在爲海爾解決1000個領域的問題,包括它現在所出的很多新興產品,很多都是由這40萬解決者,由這個生態夥伴平臺提供的。我想,任何一個企業很難在邊界內擁有40萬個科研人員,很難在邊界內去解決1000個領域的創新問題,但一個開放平臺就讓海爾做到了,我想這就是各位今天要學的:從固守邊界到夥伴開放。

  開放邊界之後要做什麼?我今年另外一本新書就叫《共生》,我爲什麼特別在意這樣的一個組織形態?就是因爲今天任何一個人都不能獨立存在,任何一個人都沒有辦法獨立解決問題,任何一個企業也不能獨善其身,這就是今天我們遇到的難題,爲什麼今天這個又可以變成現實?是因爲真正的平臺技術和互聯網技術確實使得我們有能力讓大家形成一個命運共同體,當能夠形成命運共同體的時候,我們其實就擁有了無限的去解決問題的可能性,當我們能夠擁有無限解決問題的可能性的時候,我們其實就有了一個共生的概念。我最近一直在跟廖建文老師和知識夥伴,我們一直在討論,一個從戰略上共生應該解決什麼問題,所以我告訴大家說我們以前在急症當中如果用波特的理論就是輸贏的關係,如果用共生的理論就是一個共同成長的關係。這是一個非常大的戰略邏輯的改變。而我跟知識合作伙伴做共生課堂的時候就是把跨界的知識全部打開,讓大家從任何一個視角回看今天,我們也可以有更好的認知的可能,我們就把這叫共建共生態。

  最後,我們如果今天真的要能夠面對這個未來,我想讓你真正要做的另外一件事情我用了一個詞叫作“做好當下即是未來”,我想這句話其實在中國傳統文化上是非常熟悉的,叫作當下即是未來,沒有用這個詞,加上動詞,叫作“做好當下即是未來”,就是因爲我去到南極的時候聽到一個故事給我巨大的振動,我一直把這個故事留在內心當中,一百多年前人類最想做的事情就是人類可以踏上南極點,在那之前沒人能踏上去,後來有兩個團隊準備好了決定上去。一個是挪威的團隊,一個是英國的團隊,這兩個團隊的準備都是一樣的,他們也在同一個時間出發,決定登上人類從未到過的南極點,挪威的這個團隊就非常地順利,他們就登上去了,兩個月後就登上去了,插上挪威的旗,迅速地就返回來,沒有任何一個人受傷,非常安全地返回基地。但是英國的團隊因爲路上處理得不夠好,就遲了一個月上去,可是他們上去之後因爲晚了一個月之後,返程的天氣非常地惡劣,最後的結果就是沒有一個人生還。

  我到南極的時候其實沒有人生還的這個領隊,他的名字被命名在這上面,我們在看這個故事的時候,很多人有不同的想法,我其實是不斷地想去問爲什麼這個可以順利登上、順利返回,真正的原因是什麼?後人開始總結,結果發現挪威的這個團隊在他去程和回程的上不管天氣好壞,每天堅決走30公里,不管天氣好壞,我想這就是我今天最後想告訴大家的,我們不管今天環境好與壞,其實你每天要做的事情你就把它做好,當你每天做好的時候,其實你就可以達成目標,那是在一個極限環境裏面達成目標的方法也不過如此,就是每天做好每一天,當我們把每一天都當作最重要的一天,每一個當下都做到最好的時候,我相信2019的美好也是你的,未來的美好同樣也是你的,這就是我想最後給大家的一個建議,而我們不是遇到好的時候猛跑,遇到不好的時候我們自己就開始猶豫,我覺得不需要這樣考慮,你只要把每一個當下做好,就像每一天無論好壞30公里一定走完,我相信這就是我們今天能夠做的最後一件事情。

  因此,我想我們在今天來講,我們最重要的是什麼?把自己腳下看好,用你真正的內在的力量通過你自身的努力去尋求你最大的可能性,你一定要相信你自己,其實你是也無限的可能性,我相信走過戈壁的人可以說這句話,還有很多人跑馬拉松也可以說這句話,甚至更多的人每天晚上要刷兩萬步,在微信圈裏面一定要跑到微信第一名的人也可以說這句話,只要你重視你的腳下,你真正地努力,通過你的努力尋求你最大的可能性的時候,這個一定是可以做得到的。同時,我也提一個要求,就是你能不能不斷地把你的邊界打開,你可不可以去連接更多的夥伴,通過共生的空間去獲取持續的成長性,我覺得在今天這個實際上是非常非常重要的。非常多的人沒有走到一個更好的發展區間當中,很大的原因就是我們開放邊界不夠。我覺得今天非常好的這些企業都是源於它能夠連接去共生,它能夠更加開放,我也很希望如果今天你是守到最後聽我演講的朋友,我很希望你能夠幫我去做一件事情,在2019年把自己的邊界打開,不要那麼固守自己的經驗,不要那麼固守自己已擁有的東西,我們打開這個邊界的時候,其實我們空間會變得更大。

  所以,對於2019年,我覺得這是一個真正的分水嶺,我們在2018年的時候,我們其實更多地去討論什麼?我們更多地討論我們如何去預測未來,我們如何去面對不確定性,我們如何在不確定性當中去尋找機會,但是,2019年我認爲你應該去尋找確定性,如何明確地確定你該做什麼、你不該做什麼、你如何去真正地在你自己的內心尋求你內在的力量,然後真正地去看到我們無限的開放和鏈接當中深層的機會到底是什麼。當我說它是一個分水嶺的時候我就告訴你這完全是由從不確定走向確定的時間,從不確定走向確定的時代,從這個概念上來講,我倒認爲2019開始我們是可以比較篤定的,因爲你做好你自己就好了,這其實也是我在2019年的時候,我自己在春暖花開寫給自己的新年寄語,我希望這是向內求得力量,向外獲得共生的時代,願你我跟上時代的步伐,謝謝大家。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