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發改委官員:不應高估放寬落戶對房地產的影響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4月14日 20:30   北京新浪網

  專訪丨馮奎:放寬落戶要求促城鎮化進入城市羣、都市圈時代

  來源: 中國經濟時報

  一些專家學者希望一夜之間放開所有限制,允許人口完全自由流動。從長期來看,這是方向,但事實上中國在戶籍上一直採取的是漸進式政策。上世紀80年代,逐步放開小城鎮落戶限制,現在開始全面放開大城市落戶,但對於超大、特大城市仍然執行較爲嚴格的規模標準。因爲中國城鎮化是“緩釋”模式,即城鎮化的壓力與相應的活力是漸進式的,緩慢釋放。

  圖片來源/新華社

  ■中國經濟時報記者 王麗娟

  近日,國家發改委發佈了《2019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以下簡稱《重點任務》),提出繼續加大戶籍制度改革力度,大幅放寬城市落戶要求。落戶政策與老百姓關係密切,因此一經發布就引發公衆熱議。

  熱議的焦點集中在此次提出的落戶要求是否足夠寬鬆,人口增多後城市的公共服務能力能否跟上,對房地產市場是否有影響等方面。爲此,中國經濟時報記者特邀國家發改委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學術委祕書長馮奎來爲讀者解答。

  戶籍改革力度明顯增強

  中國經濟時報:今年《重點任務》中提出的落戶政策與往年相比有何變化?對未來大城市的發展有何影響?

  馮奎:今年的《重點任務》與往年的重點任務,特別是與2014年發佈的《國家新型城鎮化規劃(2014-2020年)》相比,有明顯的變化。一是戶籍改革重點指向大城市。5年前重點是要求放開對小城鎮和小城市落戶限制,現在提出放開放寬大城市落戶限制。二是戶籍改革的態度更加積極。《重點任務》針對不同類型的大城市,分別提出“全面取消落戶限制”“全面放開放寬落戶條件”等要求。三是相關配套措施更加具有針對性與可操作性。比如,《重點任務》中對現代化都市圈建設的要求符合中國城鎮化階段發展的規律,將對人口、土地要素的集聚發揮更大作用。

  政策層面的變化對於人口流動、城市空間結構會有積極影響。大城市積聚人口的速度會加快;以核心城市爲引領的都市圈、城市羣會加速形成;小城鎮、特色小鎮將與大城市、特大、超大城市形成更加密切的聯繫。總體而言,多種力量的推動將使城鎮化進入城市羣、都市圈時代。

  評價城鎮化要看四個“量”

  中國經濟時報:對於這次城市落戶的措施,有人認爲戶籍改革還不夠徹底、力度也遠遠不夠,你怎麼看?你認爲評估城鎮化要看哪些指標?

  馮奎:一些專家學者希望一夜之間放開所有限制,允許人口完全自由流動。從長期來看,這是方向,但事實上中國在戶籍上一直採取的是漸進式政策。上世紀80年代,逐步放開小城鎮落戶限制,現在開始全面放開大城市落戶,但對於超大、特大城市仍然執行較爲嚴格的規模標準。因爲中國城鎮化是“緩釋”模式,即城鎮化的壓力與相應的活力是漸進式的,緩慢釋放。

  這種模式使中國的城鎮化呈現兩面性,一面是中國沒有出現大範圍的貧民窟,城鎮化過程相對平滑,城鄉改革基本穩定。另一面是大城市的包容性還不夠,戶籍制度導致勞動力要素流動不暢,對經濟增長、城市消費的促進作用沒有完全發揮。

  因此,具體到個別超大、特大城市,戶籍放開一定要考慮到這些城市的自然條件、基礎設施、公共服務的承載力,也要考慮城市治理的能力。避免城市短時間陷入癱瘓,影響城鎮化進程。

  評價城鎮化,我認爲主要看四個“量”。首先是數量和質量。前些年農業轉移人口每年達到2000多萬人,近些年每年仍有1000多萬人。過量人口留在農村的時間越長,中國離現代化的時間就越久。但是隻追求數量,上億農民工已經進入城鎮,還沒有完整享受到基本公共服務,結果出現了城鎮化質量不高的問題,這變成了“半城鎮化”“假城鎮化”。

  其次是增量和存量。如果每年農業轉移人口的數量不保持一定的增量,就會加大轉型期城鄉治理的難度,帶來極高的成本。但是如果只注重增量,沒有處理好已經在城鎮裏生活、就業的這些人的市民化問題,會使這些人成爲城市裏新貧困階層,對經濟和社會發展都非常不利。因此,既要保持一定的增量,還要很好地解決存量。現在就處在這樣的關鍵時期。

  利用三股力量提升公共服務能力

  中國經濟時報:戶口放寬意味着城市人口的增加,你認爲應該如何提高城市的公共服務能力以應對這一變化?

  馮奎:提高公共服務能力,要抓住三股力量。一是上級政府考評引導的力量。重點應該放在考評地方政府教育、衛生、醫療、社會保障等方面。少數一些地方盲目建大廣場、大馬路等政績工程,造了不少沒有效益的新城。上級政府要用好考評這個指揮棒,指揮這些地方把有限的財力轉移到爲市民提供基本公共服務上去。

  二是監督的力量。教育、醫療衛生、社會保障等基本公共服務和市民生活密切相關,這些民生問題長期得不到高效解決,也需要民主黨派、社會輿論等發揮監督作用,形成一定的壓力。

  三是市場化的力量。要動員越來越多的企業和社會組織來參與供給公共服務。提供基本公共服務的責任主體是地方政府,但是供給行爲的主體不應只有政府部門。如果多元化的組織參與進來,基本公共服務的數量就會增加,質量也可能提升。

  對房地產的影響不可高估

  中國經濟時報:此次政策對人口分佈的引導還引發了一些人對房地產市場波動的擔心,對此你有何看法?

  馮奎:此次《重點任務》的發佈,特別是放開放寬戶籍的政策,長期來看對於房地產行業是一個重要利好。一方面,這會加快農業轉移人口進城落戶,穩定他們在城鎮生活、就業、投資的長期預期,有利於增加購房消費。另一方面,戶籍放開特別是以核心大城市爲引領形成的都市圈、城市羣,有利於形成規模經濟、範圍經濟,有利於增強經濟發展的韌勁,增加抵禦風險的能力。國外一些案例表明,都市圈房地產的穩定性相對會強一些。

  不過確實要警惕一些房地產商的推波助瀾。他們認爲這次政策會引起房地產行業格局的根本變化,房地產行業又將進入到大發展的新時代。事實上,這種看法高估了戶籍制度改革對房地產的影響。

  首先,國家關於房地產調控的基調沒有變,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房價過高增加了進城人口的落戶成本,是影響而不是促進城鎮化。因此,越是推進城鎮化,越是要防止房價過快增長。

  其次,戶籍制度改革是一個趨勢性政策,會引導人們更加理性地看待城鎮裏的住房消費行爲。有的人會買房,有的人會租房,有的人還會先租後買。隨着各類政策包括集體土地建設租賃房政策的實施,住房供給的壓力會降低。

  第三,戶籍放開以後,會使城市之間的流動人口越來越多。越來越多的人會自由選擇更適合居住的城市。從長遠來看,只有城市競爭力足夠強,才能吸引人、留住人。

  (馮奎 國家發改委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學術委祕書長)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