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專家談推進製造立國4點建議:消除或明或暗所有制歧視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10月08日 09:34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推進製造立國的四點建議

  □王忠宏(作者系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中國經濟時報社社長) 來源:經濟參考報

  製造業是國民經濟的主體,是立國之本、興國之器、強國之基。在新形勢下,如何體現“製造立國”,盛朝迅博士經過多年的研究,在《製造立國——產業邁向中高端的路徑與對策》一書中給出了許多針對性的答案,具有較強的理論和現實指導意義。結合對盛朝迅博士研究成果的學習,我理解,新形勢下,“製造立國”需要我們貫徹新發展理念,大力實施創新驅動戰略,處理好製造業與服務業、傳統產業與新興產業、競爭政策與產業政策、東部發展與中西部發展、自主創新與開放合作、自身發展與帶動全球製造發展的關係,切實增強制造業競爭力、創新能力和產業安全,走一條製造業邁向中高端的高質量發展的新路。這裏就製造立國提四點建議:

  一是堅持問題導向,突出抓好國家“卡脖子”“牛鼻子”項目。隨着我國產業向全球價值鏈中高端攀升,核心技術、關鍵技術受制於人的問題不斷凸現,成爲制約國家產業轉型升級的瓶頸和短板。去年發生的“中興事件”使我們再一次清醒地認識到,高新技術領域的激烈爭奪將長期存在,發達國家對我國向產業中高端攀升的阻擊不會放棄,核心技術是買不來的,也是市場換不來的。

  我們應堅持問題導向、目標導向,突出抓好“卡脖子”“牛鼻子”項目,整合全球創新資源,遵循技術創新規律,充分調動和保護科技人員的積極性,強化知識產權創造、保護、運用,加強技術研發、市場應用、體制機制、政策法規的協同創新,從少數、局部環節出發,早日突破一批覈心技術關鍵技術,開發和轉化新制造技術,加強市民的科學教育、科普工作以及創新的宣傳力度,激發大衆創新、草根創新的活力,調動全民創新的積極性,爲中國製造強國建設提供強有力的技術支撐。

  二是主動適應新一輪工業革命趨勢,促進製造業“七化”轉型。國際金融危機爆發以來,全球技術和產業創新日趨活躍,新技術、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層出不窮,新一輪工業革命處於加快孕育中。新一輪工業革命呈現出“一主多翼”的技術特點,“一主”是指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製造,“多翼”就是能源技術、材料技術、生物技術等的創新發展。新一輪工業革命將使生產方式呈現出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個性化、本地化、綠色化等趨勢,產業組織方式出現網絡化、平臺化、扁平化的趨勢。

  近年來,我們日益感到新一輪工業革命加快到來,形勢逼人,不進則退。要適應製造業“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綠色化、服務化、平臺化、集羣化”等七個方面趨勢,藉助於信息網絡和大數據、雲計算、3D打印、智能機器人、人工智能、能源互聯網等技術,推進數字化在製造業領域的應用,發展工業互聯網,促進生產系統智能化,堅持綠色發展,使整個產品生命週期對環境影響和資源消耗大大減少,積極發展服務型製造,通過研發、營銷和信息等平臺實現消費需求與生產供給對接;抓住5G發展機會,加強信息基礎設施建設;在培育發展新興產業的同時,高度重視傳統產業轉型提升;加強東中西聯動,在中西部培育出多個世界級先進製造業集羣,整體提升中國製造業的競爭力、控制力、領導力、協調力和避險能力。

  三是保持耐心和定力,避免急於求成。當前,我國正處於產業結構調整的關鍵時期,要素成本居高不下、資源環境約束顯著增強、產能過剩依然比較突出、創新能力不足、國際產業競爭日趨激烈等問題的疊加凸現,使得我國傳統的高投入、高能耗、高污染、低附加值的產業發展模式已難以爲繼。

  我們應認識到產業轉型升級的艱鉅性、長期性。一方面,技術研發能力提升和關鍵核心技術突破是一個複雜、具有風險和長時間積累的過程,培養高水平製造業人才仍面臨很多短板,構建安全、彈性和有韌性的供應鏈系統也需要假以時日。另一方面,過去受傳統中庸文化和經濟發展水平所處階段等制約,消費者對產品質量並不十分挑剔,生產者對管理水平和生產效率要求也不高。在一些領域,我們總感到和成熟的發達國家產品相比,在基礎工藝、基礎部件、基礎原材料上差口氣。這些年隨着大批挑剔消費者羣體的形成和精益求精管理理念的推廣,產品質量、品牌和效率得到重視,但產品質量和管理水平的顯著提高是需要一個過程的。同時,一些媒體對中國技術創新水平的過度渲染、對互聯網企業的過度包裝,以及虛擬經濟和房地產發展中出現的問題,引發一些社會羣體的投機心理和浮躁情緒,忽視經濟質量的差距和無形資產、軟實力的差距。應保持冷靜和耐心,避免急於求成、避免片面追求高大上,有所爲有所不爲,着眼長遠,苦練內功,在基礎研究、基礎能力上下功夫,引導和弘揚專業專注精神,持之以恆地推動中國製造創新能力和質量效率的提升。

  四是發揮各方面積極性,營造良好產業生態系統。一個國家、一個地區產業間的競爭,最終是產業生態系統之間的競爭。良好的產業生態系統是各類市場主體各得其所、和諧共贏的夥伴關係,它使得生產組織更加高效、市場反應更加靈活快捷、要素流動更加通暢。

  應加快理順政府、市場、社會等產業治理主體關係,調整完善產業政策,善於利用市場機制的調節功能,進一步引導企業根據市場需求推進創新產品的產業化和市場化,研究開發、中介服務、風險投資和企業以市場爲紐帶形成良性互動關係,把創新思想轉化爲商業構想,推動產業增長。堅持“平等准入、公平待遇”原則,消除或明或暗的所有制歧視,進一步清理和修訂限制非公有制經濟市場準入的政策規定,對各種所有制企業實行同等的市場準入條件。改變以往依靠規模經濟取勝的觀念,吸引高科技、高附加值、創新型的中小企業參與到產業發展中來。在調動國有企業、外資企業積極性的同時,激發不同所有制企業、不同規模企業的創新活力,更加重視促進民營企業、中小企業發展。

  加快政府職能轉變,支持行業協會、社會中介更好發揮作用。適應信息社會背景下製造業發展的新變化,改革政府管理方式,在服務理念、服務模式、服務手段上更加簡潔高效。積極爭取國家支持,在要素、財稅、行政管理體制等方面進行深入改革試點,切實打破部門條塊地區分割,完善信息服務,降低製造成本、商務成本和生活成本,着力營造公平、開放、有序、法治、穩定的良好產業環境。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