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評論:既然要求張小平履行脫密期規定 就別再競業禁止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9月27日 20:25   新京報

  張小平離職風波:2年脫密期,留人難“拴心” | 新京報快評  

  希望通過個案的處理,釐清現行的“脫密期”和《勞動合同法》規定的“30天辭職”的法律關係。

  文 | 沈彬

  “張小平離職事件”刷了屏,矛頭最先指向西安航天動力研究所的國企“老大”作派,不尊重人才。但9月27日晚間,該研究所發表澄清聲明稱,張小平爲國家重要涉密人員,離職前須在所內非密崗位進行脫密,脫密期爲2年。

  於是輿論風向又開始指向張小平擅自脫崗,甚至已經有人鼓動要把張小平“抓回來”。

  國家的保密制度的確必須遵守,而勞動者正當自由流動的權利也應該得到尊重。如何既防止國家祕密和技術的非法流出,也防止國企霸道地藉口“國家機密”任意卡住人才流動,張小平離職事件或將成爲一個典型案例。

  我國《保密法》第38條規定:涉密人員離崗離職實行脫密期管理。涉密人員在脫密期內,應當按照規定履行保密義務,不得違反規定就業,不得以任何方式泄露國家祕密。但“脫密期”有多長呢?《保密條例》只是原則規定,脫密期由相關部門的規章規定。

  西安航天動力研究所的官方聲明稱:張小平的脫密期爲2年。就此事而論,2年的保密期並非出自法律規定,那究竟是主管部門的要求還是企業或研究所自行設置,2年的時長又是否合理——或許也是接下來的仲裁需要考慮的問題。

▲西安航天動力研究所。圖片來自網絡▲西安航天動力研究所。圖片來自網絡

  此外,《勞動合同法》明確規定,勞動者有“提前30天通知就可以解除勞動合同”的權利,如果用人單位拒不放人,並通過扣押人事檔案等手段卡人的話,本身就構成違法。

  這樣一來,《保密法》規定的“脫密期”與《勞動合同法》規定的辭職機制之間的銜接,就出現了問題。

  對此,法律並沒有做出規定,特別是涉及火箭等敏感軍工企業的個案處理,之前鮮有披露,更沒有被充分研究。鑑於此,也希望張小平事件這起個案能提供一個釐清法律關係的機會。

  而對於張小平能不能到民營火箭公司就業的問題,涉及“競業禁止”規定。《勞動合同法》規定,對負有保密義務的勞動者,用人單位可以在與勞動者約定競業限制條款,並約定在解除或者終止勞動合同後,在競業限制期限內按月給予勞動者經濟補償,期限最多爲2年。

  也就是說,如果企業要對員工進行“競業禁止”,就得支付補償金,補償金的標準一般是合同解除或者終止前十二個月平均工資的30%按月支付經濟補償金。這樣才能體現權利、義務相關對等原則。但是,很多地方的規則是“競業禁止” 和 “脫密期”不能同時適用,也就是說既然要求張小平履行脫密期的規定,就不宜再進行競業禁止。

▲圖爲張小平現就職的北京藍箭空間科技有限公司一樓大廳。新京報記者 劉名洋 攝▲圖爲張小平現就職的北京藍箭空間科技有限公司一樓大廳。新京報記者 劉名洋 攝

  客觀地說,目前此事還有很多關鍵事實還沒得到披露,不過一石激起千層浪的背後,也是全社會對國企人才政策的焦慮。

  之前很多政府機構、事業單位爲“留下人才”,人爲設置了很多不合理辭職的門檻,故意設定漫長的審批期、搞單位辭職名額限制、直接扣檔案,種種不當手段不一而足。

  但找各種藉口“卡人”不是尊重人才。哪怕按《保密法》規定,也最多隻能把人才雪藏2年,也最終留不住人才。所以,讓離職人員脫密無可厚非,但若是拿“脫密期”來蕭何月下追韓信,就會很被動了。

  談“張小平離職”事件,需要以保守國家祕密爲底線,也需要以遵守勞動者自主擇業、自主流動爲出發點。既然事件正在進入勞動仲裁程序,還是希望案件得到法律上的定分止爭,通過個案的處理釐清現行的“脫密期”和《勞動合同法》規定的“30天辭職”的法律關係。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