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陶短房:“中國對喀麥隆免債52億美元”只是烏龍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1月31日 08:07   新京報

  “中國對喀麥隆免債52億美元”只是烏龍

  京釀館

  如果“52億美元”真是一隻獅子,減免的7800萬美元只能算作揚州名菜“獅子頭”,差距簡直不要太大。

  1月22日,有美國媒體突然刊出一條沒頭沒腦的消息,標題赫然是《中國政府免除喀麥隆52億美元的債務》。

  消息傳出,引發熱議。有人指出,中國畢竟還是個發展中國家,自己還有很多現實的經濟、社會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如此“大方”,所爲何來?

  今天,我就來說一下這所謂的“中國免除喀麥隆外債”裏的誤解與“奧妙”。

  減免非洲債務早已成普遍性國際義務

  早在1996年9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的臨時、發展兩個委員會就推出《重債窮國倡議》,提出“在有資格的國家滿足了一系列條件之後,即減免這些國家的債務,使它們能夠通過出口收益、援助以及資本流入來償還剩餘債務”,同年列出41個目標國家。

  2000年12月,其中22個國家被裁定到達“決定點”,符合減免債務條件,這22個國家中有17個是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國家。

  自此之後,減免非洲貧困國家債務,被納入《聯合國千年目標全球行動》框架,具體思路是通過國家和國際行動全面處理髮展中國家的債務問題,使之可以長期持續承受。

  這一倡議在很大程度上獲得各債權國響應。之所以如此,正如當年法國《論壇報》所言——可持續負擔的債務能幫助債權國養一隻“每天生金蛋的金雞”,而“剛性索債”無異於殺雞取卵,損人不利己。

  中國和非洲各國間的關係源遠流長,“債務問題”由來不久:過去20年間非洲欠中國債務累計達近1320億美元,約佔非洲債務總量的14%。

  2018年9月,第七屆中非合作論壇在北京開幕,中國在峯會期間宣佈“600億美元”對非支持,就曾引來幾乎和此次“獅子風波(喀麥隆國家象徵爲獅子)”如出一轍的躁動。

  事實上,“600億”並非都是無償援助或貸款,而是由幾塊組成的:150億美元爲援助、低息或無息貸款;200億美元爲授信額度;100億美元爲中非開發性金融專項資金;50億美元爲自非洲進口貿易融資專項資金援助以及其他組成部分。

  也就是說,“600億”的1/4是“援助、低息或無息貸款”,其餘都是授權款項。

  後者針對專門的開發與合作項目,許多項目的承建和運營方本身就是中資企業。即便前者,主要也是服務於直接或間接開發性項目,這些項目的受益方不僅是非洲國家,也包括中國自己。

  “免除52億美元”是把“獅子頭”說成獅子

  美媒說中方免除額度是52億美元。52億美元什麼概念?一年有52周,相當於中國一週給這個西非國家免除1個億美元的外債。

  但是,去年9月在中非合作論壇期間,有喀麥隆媒體曾援引該國財政部負責國家外債部門負責人的話稱,喀麥隆欠中國外債總額20年(2007年起)間累計在25000億至30000億非洲法郎,約合50億-55億美元間。

  這次“獅子風波”發生在中國特使楊潔篪訪問喀麥隆期間,減免是喀麥隆外長姆貝拉和總理恩古特在1月18日宣佈的。雖未說明“救濟金額”,但中喀雙方都強調,此次減免系根據2018年9月喀麥隆總統比亞在北京的呼籲作出的,也就是說,只限於2018年底到期的欠債——那麼,哪來的“52億美元”去免除?

  這次數額是多少呢?同日BBC的報道援引喀麥隆政府消息人士的話稱,中國此次取消的到期債務爲415億非洲法郎,約合7800萬美元。

  如果“52億美元”是一隻獅子,7800萬美元則只能算作揚州名菜“獅子頭”,差距簡直不要太大。

  回到“中非經貿合作是否瞎花錢”的問題上,其實,非洲和中國存在得天獨厚的互補關係。非洲需要性價比高的工業品,而中國恰好有門類齊全、性價比高的工業品,而且過剩;中國需要大量資源、原材料和市場,而非洲也恰好有這些。非洲制訂了“2063計劃”,目標是城市化、工業化,而最現實可引進的,正是中國的過剩產能和投資資金。

  簡言之,中非經貿合作關係不僅爲中國經濟發展和民生所需提供了必不可少的資源、原材料,也爲龐大的“中國製造”產能提供了可靠、穩定且不斷提升的“宣泄出口”。

  所以,援助非洲是既幫人,又幫己。

  □陶短房(專欄作家)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