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s
DJIA NASDAQ S&P 500
 
新浪推薦
ENTER SYMBOL(S)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貝爾薩尼弱勢焉知非福 MarketWatch
2013年02月27日 05:48
轉寄給朋友
列印

  導讀:MarketWatch專欄作家德拉梅德(Darrell Delamaide)撰文指出,義大利很可能會出現一個貝爾薩尼在格裡羅支持下組成的少數派政府,而這樣一個前途不穩定的政府恰恰可以為柏林提供政策轉向的機會,讓他們更加看重南歐國家在經濟增長方面的需求,化壞事為好事。

  以下即德拉梅德的評論文章全文:

  在以微弱的優勢領導着中左翼聯盟獲得義大利選舉的勝利之后,貝爾薩尼最初的表態絲毫沒有露出想要急着和前總理貝盧斯科尼合作,聯合組閣的意思。

  看上去,他似乎更有可能准備好了要組成一個少數派政府,在格裡羅所領導的抗議運動的默許下推動改革進程——格裡羅的五星運動獲得了25%的選票,他已經明確表示不打算與任何黨派結成正式的聯盟。

  面對着如此脆弱的安排,市場自然會擔心義大利這個歐洲第三大經濟體未來的穩定。任何非正式的聯合都可能會被隨時拆散,而這就意味着將不得不在短期內舉行新的選舉。

  盡管貝爾薩尼在義大利議會下院將因為授予最大黨派的額外席位而把我多數,但是在上院就沒那麼好運了,而在那裏他們要想獲得多數,就必須選擇聯合五星運動或者貝盧斯科尼的中右翼聯盟之一。只有在兩院都獲得多數才能組閣和通過法案。

  在貝爾薩尼這邊,他似乎是非常不願意舉行新的選舉,而是暗示現在的右翼和左翼勢力完全可以實現大團結,一度好像是同時排除了格裡羅和布魯塞爾欣賞的技術官員蒙蒂,后者在擔任總理十五個月之后,只帶領自己的勢力獲得了10%的選票。

  不過,在昨天的新聞發布會上,貝爾薩尼雖然強調了自己有權組閣,但是同時也表示不會為了結盟而結盟,而是號召所有黨派在議會當中負擔起自己的責任。

  “我們獲得了第一,但是我們並沒有贏得勝利。”貝爾薩尼表示,“這其實就是對近年以來所實行政策的一次反抗。”

  他暗示,格裡羅現在就必須明確表示,他到底打算如何處理自己在議會的席位。貝爾薩尼拒絶討論任何具體的聯合可能性,但是他對政治改革和個人操守的強調似乎已經排除了和貝盧斯科尼聯手的可能性,畢竟后者背負了太多醜聞。

  貝爾薩尼的民主黨在上院的領導人菲諾齊亞羅則表態更加直接。她明確否認了與貝盧斯科尼實現大聯合的可能性,指出貝盧斯科尼過去的表現已經證明他是個古怪的人,一個不靠譜的伙伴,尤其是之所以會舉行眼下這次選舉,正是因為他去年突然退出了支持蒙蒂的聯盟。

  她表示,自己的黨將努力尋求建立少數派政府推動改革的可能性,這就要依靠他們在下院的多數,以及得到格裡羅的黨在上院對他們的特別支持。

  在選舉后的最初表態當中,似乎格裡羅並不排斥接受某種特別的安排,只是“眼下”不想與任何人正式結盟而已。他表示,他將就自己黨派在議會當中的角色征詢義大利總統的意見,並且考慮符合他們觀點的改革項目。

  “我們不打算與世界為敵。”格裡羅對記者表示,比如在西西裡,那裏的地方長官是中左翼,但是能夠執政卻也離不開他的黨派的支持,這顯然是一種潛在的合作模式。

  義大利的局勢之所以會如此微妙,歐元區的政治家們要負相當的責任。中左翼正是以繼續緊縮政策相號召,並且始終按照柏林和布魯塞爾規劃的路線圖前進,而中右翼則公開質疑,如果留在歐元區需要付出這麼大的經濟代價,這到底是否值得。

  在選舉期間,貝爾薩尼顯然考慮過,他可以與蒙蒂的中間派力量聯合組閣,這樣就可以獲得德國總理默克爾的認可和繼續支持,就像近期以來希臘和塞浦路斯選舉的勝利者一樣。

  義大利這種高度不穩定的前景其實也為默克爾提供了一個藉口,讓她可以悄然將政策導向轉向更看重經濟增長,而同時則在口頭上高呼削減債務的口號。貝爾薩尼的少數派政府對於柏林也是個刺激,會讓他們採取更為現實的姿態,看待南歐需要重新在經濟上站穩腳跟的需求。

  許多人原本是指望去年春季贏得選舉的法國總統奧朗德來提供這樣一個轉折點,但是迄今為止,他顯然並沒有完成這一任務。

  看上去,貝爾薩尼似乎是既缺少感召力又缺少說服力,但是他政治處境的脆弱恰恰有助於帶來對他有利的結果。

  看起來,義大利最有可能出現的就是由貝爾薩尼領導,得到格裡羅支持的新政府,而這樣一個政府顯然會比繼續吸收蒙蒂勢力更加左傾。

  布魯塞爾、柏林以及金融市場都必須盡全力來好好處理這樣的局面。(子衿)

其它市場趨勢新聞
蘋果現金大戲剛開鑼 MarketWatch
蘋果連跌 分析師也該負責 MarketWatch
中國經濟過熱提前 MarketWatch
華爾街五大謊言 MarketWatch
蘋果輸的不止是官司 MarketWat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