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s
DJIA NASDAQ S&P 500
 
新浪推薦
ENTER SYMBOL(S)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崩盤已經倒計時 MarketWatch
2013年03月01日 03:15
轉寄給朋友
列印

  導讀:MarketWatch專欄作家亞蘭茲(Brett Arends)援引專家意見指出,就基本面而言,目前牛市其實已經到了升級而衰,甚至隨時可能崩盤的地步,市場繼續保持強勢的唯一原因就是美國和歐洲央行持續投放大量貨幣,而這顯然是不能持久的。

  以下即亞蘭茲的評論文章全文:

  各位可曾體會過1979年名片《異形》結尾時西格妮-韋弗(Sigourney Weaver)扮演的蕾普利的心境?在怪物殺害了她所有的伙伴之后,她決定爆炸自己的飛船來殺死對方。在啟動了飛船的自毀裝置之后,她沖向逃生艙,卻發現怪物擋住了自己的去路。

  接下來的幾分鐘,就是讓人心驚肉跳的追趕大戲。在蕾普利在飛船中的狹長走廊奔跑的同時,飛船電腦的聲音響起,對余下的時間進行倒計時,直至一切淹沒在令人目眩的大爆炸當中。

  事實上,近期的股市就可以給我們這樣的感受。股市漲得越高,啦啦隊就越起勁,大衆也就越跟着興高采烈——不必說,那些真正知道認真思考的人也就越感到恐懼(當然華爾街不在此列)。在這樣的時分,我們沒法不覺得自己就像瓊斯,就像飛船上的貓一樣,只能不安地在籠子當中竄來竄去。

  我不願意一再強調,可事實就是如此,股價只是對企業未來權益的申領憑證。這才是問題的關鍵。一支股票的價格漲得越高,買進這支股票的交易就越不劃算。聽起來這似乎是廢話,但是很多人偏偏就不明白這個道理。我們人類該有自衛的天性和本能,我們和旅鼠的最大差別就在於,后者總是喜歡在高處扎堆兒。

  這樣的情形是否再度發生了呢?

  上周,我收到了一封來自西摩爾(Jeff Seymour)的電子郵件,后者曾經是一位工程師,現在的職務是資産經理人。

  在過去七年當中,他一直在研究股市崩盤行情背后的數學原理。他的研究結論是,如果你能夠找對指標,你就有很大的成算去預測行情。至少,你也可以因此獲得一點領先優勢。

  於是,他決心去找找,在1999年至2000年的大崩盤前夜,到底哪些指標發出了警告呢?而2006年至2007年,又有誰出來報警呢?

  西摩爾的結論是,有九個指標值得去關注。只有九個。

  這些指標從芝加哥選擇權交易所的波動率指數(VIX)到經濟周期研究所的每周領先指標指數(WLI),再到內線人士在公開市場上賣出的自己企業股票數量,不一而足。

  他將所有這些指標混合在了一起,組成了一個叫做Greedometer的綜合指標,來度量在任何一個特定的時間節點,市場的自滿和得意的情緒達到了怎樣的危險程度。

  指標在2000年9月上旬發出了警報。如果你遵從其指導,立即退市,你就可以避開崩盤,保住自己一半的投資。

  隨后,指標2007年5月發出了警報,如果你遵從了,又可以避開崩盤。

  還有,指標2011年4月發出了警報,隨后市場就下跌了20%。

  好吧,實話是,Greedometer現在就發出警報了。而且,還是不小的警報——指數的最高讀數是8000,而上周就漲到了7900。

  波動率指數在下跌,內線人士在賣出,投資顧問高度樂觀,保證金債務正在逼近2007年的史上最高點……而經濟卻步履艱難。

  西摩爾指出,整體而言,現在的人們比起2007年股市峰值的時候甚至更加樂觀,更加貪婪,更加志得意滿。“股市總是死於安樂。”他評論道,“我們現在看到的就是這樣的預兆。”

  任何單獨的指標都可能會讓人産生錯覺。可是,當九個指標合而為一,就很難産生偏差了。他介紹說,1999年至今,這個綜合指標給出的警報沒有一個放空,而且該警告的時候也沒有錯過一次。

  (值得一提的是,Greedometer還不僅僅是一個單向的指標。在2002年至2003年,以及2008年至2009年,指標還曾發出過買進信號,而這些信號的正確性也被后來的行情證明了。)

  當然,從1999年到2013年,時間還是短暫的,數據還是有限的。我上學時學的專業不是工程,而是歷史,我是會重視長期的。

  可是,Greedometer最近的警告絶對不是孤立的。我注意到,在眼下的牛市當中,已經出現了許多值得我們擔心的情況。近期,小型股票漲到了歷史最高點。最頑固的散戶也開始入市了。我每次在市場上搜索,都很難找到合適的價值型股票投資。這確實太難了,因為大家都在漲。

  與此同時,我所接觸到的專家當中,所有預測到過去兩次崩盤的人現在都是憂心忡忡,而牛派又再一次將他們的擔心當成了耳旁風。這些冷靜的擔心者包括波士頓債券巨頭GMO的專家們,Research Affiliates的阿諾特(Rob Arnott),以及Hussman Funds的赫斯曼(John Hussman),后者甚至稱,當前的投資環境堪稱史上最差之一。

  是的,這些專家的立場轉向悲觀已經有一陣子了。市場現在之所以如此興隆,唯一的原因就是美國聯儲主席伯南克和歐洲央行行長的垃圾都在竭盡全力向世界經濟體系傾瀉着大量貨幣。

  上周,聯儲備忘錄發布,顯示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對於超級寬鬆的貨幣政策其實也有其憂慮。一些成員擔心,這些白來的貨幣可能會導致金融資産出現泡沫,這樣的做法危險繫數太高。

  唉,和《異形》的情節不一樣,沒有人為我們倒計時,我們不知道一切會在何時終結,甚至也不知道會如何終結。可是,我們的確聽到了警報聲。(子衿)

其它市場趨勢新聞
IBM輝煌西行 MarketWatch
如果蘋果分股的話 MarketWatch
尋找歐元的實質強勢 MarketWatch
美國消費者人格分裂 MarketWatch
德拉吉不是萬靈藥 MarketWat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