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渣打銀行高級經濟師:大灣區將成獨具一格城市集羣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7月09日 16:20   21世紀經濟報道

  專訪渣打銀行高級經濟師劉健恆: 大灣區將成獨具一格城市集羣 深港兩地應加強金融、創新互動

  “據我們開展的最新一期大灣區客戶調研結果顯示,約三分之二受訪客戶預計大灣區建設將給自身業務帶來新的機遇。”渣打銀行高級經濟師劉健恆在7月9日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專訪時表示。

  在渣打方面看來,粵港澳大灣區所具備的巨大規模優勢、強大的政策助力以及整合多套法律和社會體系的必要性使得大灣區成爲獨具一格的城市集羣所帶來的獨特優勢,是其客戶對大灣區樂觀情緒的主要因素。

  劉健恆援引渣打的調查數據稱,受訪企業當中,有63%的企業預計大灣區政策加速出臺將對2019年企業業務帶來積極影響。他指出,雖然客戶通常更加青睞像“進一步減稅”等更爲直接和即刻見效的政策減免優惠,但他們也非常看好大灣區政策加速出臺帶來的積極影響,政策加速出臺將對其他經濟刺激措施形成補充。

  劉健恆指出,在過去十多年間,得益於人民幣國際化進程的推進,金融的跨境合作已做出很多工作,而大灣區將探索增強跨境金融連接的途徑;爲滿足大灣區發展面臨的多重需求,大灣區需要在融資、資本項目開放和金融創新等方面發力。

  在這個過程中,劉健恆表示,深圳應加強與香港聯動,在金融、科技方面強化互動,爲大灣區的進一步融合打下基礎。

  劉健恆是渣打銀行駐香港資深經濟師,曾參與創建了渣打人民幣環球指數(RGI),該指數爲首個度量人民幣國際化進程的行業基準指標。

  集羣效應釋放大灣區發展潛力

  渣打銀行在2018年時也做過一份大灣區客戶的調研,當時其受訪客戶中,預計大灣區在未來幾年將迎來新的經營機遇的比例爲49%。時隔一年,這個數據上升至64%。

  劉健恆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分析稱,隨着2019年2月《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以下簡稱《綱要》)的出臺,其將中國發展最爲強勁且最富活力的地區與國家長期經濟發展重點結合到一起。有助於大灣區的強勁增長和保持熱度。

  2018年,大灣區內11個城市的GDP總量達1.64萬億美元,超過同年韓國約1.62萬億美元的經濟規模。按照7.0%的保守的平均年名義增長率計算,渣打方面認爲,到2035年時,大灣區的GDP總量可能超過英國和法國。但從目前來看,劉健恆稱,大灣區仍需進行全面規劃和強有力的政策支持以充分釋放發展潛力。

  創新、合作和加速基建連接將會是釋放發展潛力的主要手段。劉健恆表示,這具體體現在資本、貨物、人員和信息自由流動,更好地整合不同法律體系以及通過明確城市職能、優先發展重點及其他因素,實現功能專業化分工等方面。

  劉健恆認爲,香港、澳門、廣州和深圳這四個核心城市功能互補,將起到帶頭示範的作用,明確城市職能也最大化了協同效應。尤其是,大灣區有“香港-深圳、澳門-珠海、廣州-佛山”這三個驅動“極點”,通過三對城市鼓勵合作,“軸線”依賴於大灣區交通網絡持續擴張,能夠加速珠三角東岸和西岸的協同發展。

  大灣區具備獨特優勢

  在劉健恆看來,不同於其他現存灣區或大都會,大灣區需整合多套法律和社會體系以成爲真正的城市集羣。

  “我覺得大灣區未來發展會是非常多元化的,而不是像舊金山灣區、東京灣區或者紐約灣區一樣的單一產業獨大的格局”,劉健恆表示,大灣區內部擁有多元化的經濟結構,未來也應該好好利用多元化的經濟結構。

  而“一國兩制”也給大灣區帶來其他灣區所不具備的優勢。比如,選擇性更強。劉健恆認爲,對外國投資者或企業家來說,可以選擇香港或深圳的金融機制、法律機制。

  “大灣區不需要完全的一致化,可以多一些互惠合作”,劉健恆說。

  在這個過程中,大灣區的其他城市也在加強與香港、澳門的交流與合作。《行動計劃》也提出,要通過優化提升深圳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功能、打造廣州南沙粵港澳全面合作示範區、推進珠海橫琴粵港澳深度合作示範、支持深港科技創新合作區建設、支持中新廣州知識城建設、支持珠海西部生態新區建設等等合作區,共建粵港澳合作發展平臺。

  劉健恆認爲,大灣區發展的協同效應很大程度上根植於香港、澳門能持續推進經濟開放和以市場爲導向,以及港澳機構和法律規則的力量。

  通過過去10-15年的發展,珠三角的區域一體化已取得諸多進展。比如說2003年大陸與港澳首次啓動並簽署了內地與香港(澳門)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CEPA)。一系列的政策安排加速了內地經濟和金融市場的對外開放。

  隨着粵港澳大灣區的進一步融合,在遵循“一國兩制”不動搖的前提下,劉健恆稱,從香港的視角看,香港將擁有大量待開發的高端消費和教育、醫療、金融等服務業需求,進一步鞏固香港參與中國內地新增對外開放試點並隨後推廣開來的能力,以及通過香港經驗、連接和向國際市場監管看齊等優勢,充當起推動大灣區發展的“最佳大使”的角色。

  此外,渣打也在近期針對香港逾800家中小企業進行調研,結果顯示,“信息和通訊”“金融和保險”以及“房地產業”是最有可能受益於《綱要》指導方案的前三大行業。

  劉健恆表示,儘管由於成本較高,香港在運營科學和技術研究實驗室之外實質性“再工業化”的空間或者有限,但大灣區其他城市越來越發達和多樣化的在岸生產基地同樣將支持範圍極廣的香港商業,從物流和專業服務等傳統支柱性產業到金融科技、生物醫學、文化、創意產業、諮詢和培訓及風險管理等新興產業。

  推進金融、創新聯動

  金融服務在大灣區多樣化發展過程中具備重要性。劉健恆稱,未來數十年中,由於傳統產業升級、培育創新和新興產業,以及爲“一帶一路”建設提供有力支撐等,大灣區將需要大量融資。

  這將發揮香港作爲一個成熟國際金融中心並且具備廣闊成長空間的優勢。而爲了推動香港與大灣區其他城市進一步整合,劉健恆表示,資本項目需進一步開放以加速資金跨境自由流動,鞏固香港作爲全球最大離岸人民幣中心的地位,以及深圳和廣州作爲大陸金融市場改革先驅的地位。

  而在目前人民幣還需要在岸和離岸平臺的時候,深圳和香港之間的強化互動是非常必要的,同時,通過金融科技實現更加便利、電子化的跨境支付、兌換,更便利的監管等等,深港之間的聯動也顯得非常重要。

  此外,劉健恆建議大灣區內的自貿區可以借鑑上海自貿區在客戶規則(KYC)與監管以及銀行業的互動等方面的經驗,而不是僅僅在額度或者批轉限制上下功夫。他表示,相比大灣區內的自貿區,上海自貿區已有的雙向跨境資金池計劃配額嚴格程度和企業資質要求均較爲寬鬆,大灣區內的自貿區可以在額度、量等方面進行更多的嘗試。

  劉健恆指出,推動前海自貿區與上海自貿區保持同一開放水平,將快速提升大灣區企業跨境流動性的管理能力。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