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馮侖談企業家減負:40%的飛行都和政府變動有關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5月13日 17:44   北京新浪網

  馮侖:自由就是‘正常說話,說正常的話’

  來源:馮侖風馬牛 作者:馮侖

  前幾天,我參加了在西安召開的第九屆全球秦商大會。能夠在家鄉和朋友們一起探討新的歷史階段賦予我們的新任務、新機會,以及新的擔當,我感到非常高興。

  改革開放已經 40 年,現在我們面臨着最好的發展機遇,秦商也走到了歷史上最好的時期,之所以說‘最好的時期’,是因爲同過去相比,現在舞臺更大,前程更寬廣,政策、體制環境、市場環境都給予了更大的支持。

  想要抓住機遇,在新時代有更好的發展,我覺得需要從兩個方面努力,一是企業家做好自己本分的事;二是我們要對所處的體制環境有更好的把握和認識。

  從我們自身來說,我覺得有‘六個字、三件事’特別重要。

  第一件事是專注。陝西非常廣博,在這樣的文化氛圍中,人們經常會思考一些宏大的問題。相對於其他商業羣體,比如浙商,秦商對於細節、對於專注的東西,有時候不太重視。我們曾經開玩笑說,有的企業家做生意喜歡‘包包子’——有一個很大的故事,然後找皮、找餡、捏褶子,但是經常露餡。他不願意‘做湯圓’——專注地做一個很小的事情,去滾、去粘,把它越粘越大,即使不能做得很大,‘湯圓’的心還在。所以,我們需要專注,需要認真做‘小事情’。

  第二件事是開放。陝西文化有先天的優越感,這種優越感可以激勵我們創新創業,但有時候也帶來了封閉和不夠包容。陝西人看問題、‘算賬’時尺度很大,往往都是用千年算的,一百年都是‘很短的時間、很小的事’。但是像上海,只有幾百年歷史,對變化就會更敏感。

  我跟一些秦商朋友交流時,就感覺到秦商對很多事情不着急,更相信經驗,更相信以前做過的事。浙商更多地像馬雲講的‘因爲相信,所以看見’,而我們秦商是‘因爲看見,所以相信’。沒看見、沒有經驗的就不太相信。所以我覺得我們需要更加開放和包容,同外地的商幫、商會、企業做更多的交流。

▲《大唐榮耀》| ‘河海不擇細流,故能就其深’▲《大唐榮耀》| ‘河海不擇細流,故能就其深’

  第三件事是正道。改革開放以來,尤其是從 1993 年到現在,中國市場經濟的法律環境已經初步建成。從《公司法》頒佈到現在,已經有了近 300 部關於市場經濟的法律法規。這些法律法規是我們‘水大魚大’的條件,如果沒有標準的跑道,沒有公平的賽場,是跑不出世界冠軍的。現在法律法規已經健全,我們就應該走正道,在法律法規的範圍內發展企業,而不是重複 1993 年以前‘野蠻生長’時期的狀態,那種狀態是隻相信權力,用權力配置資源,卻不相信專業能力、企業家精神,不用市場來配置資源。

  現在我們進入到‘四全社會’,全透明、全留痕、全信用、全追責。一件事做錯,馬上就歸零。過去,有人揹着家人在馬路上拉着別人的手,家人看不見;現在,不光家人能看見,所有人都有可能看見。過去,有企業家在西安做事情,做得不好出了問題,換一個地方也許還能繼續做;但是現在,這種情況也不可能了。這就要求我們走正道,不僅依法依規做事,規規矩矩經營企業,而且要兼顧社會責任,把企業經營與社會長期發展的需求相結合。

  過去有些企業,用張維迎的說法,發展依靠的是‘套利’,誰會找領導、會鑽空子,誰就能賺錢;但是今後,我們應該依靠在科技、核心能力、產品上做更多的創新,來實現發展。

▲《人民的名義》| ‘野蠻生長’的時代過去了▲《人民的名義》| ‘野蠻生長’的時代過去了

  企業發展必須走正道

  以上是我們企業家要做好的三件事。同時我們的發展也有賴於良好的體制舞臺,我覺得對我們企業家來說,要保證我們的創新創業能夠持續發展,以下三件事也非常重要。

  第一件事是自由。所謂‘自由’,很簡單,就是正常說話,說正常的話;正常做事,做正常的事;正常做人,做正常的人。企業家做生意,獲取利潤的同時,也是在滿足人們日常生活中的各種需求。這個過程中,如果沒有自由寬鬆的環境,企業家老是擰巴着,正常的人只能有不正常的心態、做不正常的思考、說不正常的話,自由的內心不能釋放,創新是沒辦法完成的。

  第二件事情是減負。現在的負擔不僅是稅收。很多企業家發現自己一直都很忙,一個朋友說他去年飛了近 300 次。我前一段時間統計去年的飛行,飛了 150 多次。這麼多次都去哪兒了,幹什麼呢?我發現 40% 都是飛去和政府有關的地方,要麼是當地的領導換人了,要麼是出新文件了,要麼是當地曾經承諾、答應的事又‘拉抽屜’不作數了。這樣一來就必須不斷地飛。

  另外,現在寫文件的成本很低,寫錯文件的成本更低,但是糾正一個文件要花很長時間。而且很多文件‘有開頭沒結尾’,只是說‘自本文發文之日起實施’,就完了,什麼時候結束呢?不知道。於是出現後頒佈的文件和早期的文件‘打架’的情況。前幾年,我們遇到一件事,打官司,甚至把文革時候的文件都找出來了,因爲相關文件從來沒有說什麼時候截止。

  所以我覺得減負是一件很重要的事。除了減輕財務上的負擔,更重要的是政府的行爲和預期能被相信、可持久,這樣我們才能夠進入到創新的正道上來。

▲《十七歲不哭》| 不只是中小學生需要減負 企業家也需要▲《十七歲不哭》| 不只是中小學生需要減負 企業家也需要

  第三件事是讓企業家在創新當中能夠安心。創新要有長遠的規劃和目標,企業家要不要繼續投資,要不要投資到科研、投資到更長遠纔有效益的地方?他只有看到未來的前景、有穩定的預期時纔會安心。如果只能看到未來三個月五個月的預期,企業家不可能安心地做長遠的規劃。

  以前我講過,我們跟錢的關係就像我們跟孩子的關係。首先要確認這孩子是不是自己的。如果是隔壁老王的,爲什麼要對這個孩子好呢?趕緊把孩子還給老王。正因爲孩子是自己的,纔會對他好。這叫產權一定要清晰。其次孩子無論在哪,都要成長。要上好的學校,要健康、快樂,要結婚、發展事業,這是成長(增值)。做企業也一樣,要讓這個‘孩子’能夠在一個可以成長(增值)的地方。再次要有流動性。比如孩子在敘利亞,敘利亞出事了,孩子坐上飛機就能回家,這叫流動性。

  企業家投資也一樣。想要企業家長期發展事業、創新,就必須讓企業家安心,解決好產權、成長(增值)、流動性的問題。所謂‘營商環境’,也就是解決好這三件事,企業家安心了,然後做長期的規劃。

  總之,我們進入到了一個發展的好時期。我很期待和朋友們一起通過不懈的努力,在未來十年、二十年裏,在自己的土地上創造出更大的輝煌。

  圖片來自網絡

  編輯|王滔   編審|陳潤江   顧問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