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對話潘石屹:任志強的紅二代底氣 我們沒有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5月15日 00:38   北京新浪網

來源: 房地產和互聯網思維

  最近,潘石屹開始把個人生活的重心轉向於公益。

  比如在攝影上,他把自己的攝影時間進行了幾次公益拍賣,所得的款項全部捐贈用於貧困地區的兒童教育事業;他將拍攝的三百多個知名人物的照片集中在一個網站上,全部向社會公開,供所有人免費下載使用。

潘石屹攝影網站潘石屹攝影網站

  潘石屹曾經熱衷於參加活動,特別是一些能夠增加自我曝光機會的媒體活動。但現在,除了SOHO中國自己的推廣活動之外,他只接受公益活動的邀請。

  比如,在上個月,他參加了任志強邀請的“2018年阿拉善SEE一億棵梭梭春種活動”,在沙漠裏待了兩天,儘管後來他“抱怨”“吃不好,住不好”,但承諾以後還要多去看看。

  再比如,周忻投入數千萬和東方衛視合作的精準扶貧公益節目《我們在行動》邀請他參加真人秀的拍攝,拍攝需要深入河北的一個國家級貧困縣進行,他也爽快答應。節目播出後,在名人效應的影響下,被拍攝貧困村賣出了250萬元豬肉。

  在社會公衆領域日漸活躍的潘石屹,在地產行業的影響日漸式微。除了地產圈的輿論領袖在更新換代之外,也有潘石屹個人主觀選擇的因素。

  他開始慎言房地產,在一些發佈會上,他甚至要求記者們少問房地產的問題,多關注公益和攝影。記者們不得不擔心潘石屹的個人主業發生了轉移,是否會影響SOHO中國的公司治理問題。

  作爲地產圈最敢言曾經在微博最活躍的兩個企業家之一,潘石屹選擇了和任志強不同的道路。任志強雖然微博被封殺,但仍然一如既往的犀利,而潘石屹的微博措辭變得溫和。在接受房互君採訪時,潘石屹直言,任志強是紅二代,自己比不了。

  關於公益和攝影、關於共享辦公甚至關於任志強等這些話題,潘石屹還說了什麼?5月14日下午,房互君對話潘石屹,以下是部分內容。

  關於攝影和公益

  問:攝影是你一直的愛好,去年開始拍攝人物,做影展,是處於什麼考慮?攝影界有質疑你的攝影的專業水準,你是否注意這種評論的聲音?

  潘石屹:拍照片最大的感觸就是劉曉光突然去世,我的朋友要出一本詩集說能不能找一點照片。他知道我有相機,結果他家沒照片,周圍朋友也沒有照片,就選擇了小時候當兵的照片,他最近二三十年的照片都不好看,都是隨便種草和種樹的。人變化這樣無常,我們應該把周圍的朋友記錄下來。

  批評的聲音和讚許的聲音都很好,他們在批評的過程中我想自己還有什麼不足。讚美的聲音聽了也挺好,尤其是被拍的人覺得這是我拍的最好的照片,聽了以後給我很大的鼓勵。

  批評的聲音有,但非常尖銳。其中一個人說你怎麼建的房子這麼現代洋氣,拍的照片這麼土,我說土嗎,他說是啊,你怎麼不看看。這跟原來的風格不一樣,我說建築已經做了30年,攝影才半年的時間,有慢慢地發展過程。

潘石屹攝影展設在朝外SOHO 11層潘石屹攝影展設在朝外SOHO 11層

  問:你怎麼平衡和評價你的房地產事業和攝影愛好?有沒有人擔心你不務正業?

  潘石屹:房地產給我帶來物質財富,讓我很有錢。攝影給我帶來很大的精神財富,與周圍很多人成爲朋友,原來不是朋友的通過拍照片成爲朋友。房地產與攝影是完全不同的世界,物質世界和精神世界。

  進行排序的話,那當然是房地產在前面。我是香港上市公司的老闆,如果我不務正業把攝影忙在第一位,明天股價肯定跌了。

  問:可是攝影是一項很耗時間的愛好,你怎麼在這上面分配時間?

  潘石屹:攝影之後才發現攝影是很耗時間的,特別費時間,還得找日出,還得找光。公司的管理在二三十年裏都步入正軌,我最需要管的就是放權。最近幾個月的時間攝影占我的時間比較多,50%的時間在攝影上。

  可是我也沒有別的愛好,從來不會打高爾夫球,也不會打麻將,不會打撲克,作爲我的業務愛好佔50%的時間,我覺得可以。

  問:攝影給你帶來什麼樣的變化?

  潘石屹:對我的變化是接觸到的朋友很多,原來我除了房地產界的老朋友之外,周圍的朋友交的很少。結果通過攝影給人發微信,你有沒有時間過來拍照片,我交往的圈子大大地放大。拍完了照片以後都要吃水果,喝茶(咖啡)聽他們聊聊外面的世界,他們的產品,他們的服務。這對我的精神世界,包括做生意還是豐富多了。

  問:去年開始,你做了兩次攝影公益拍賣,包括你的名人攝影,也無償奉獻給社會,未來還會沿用這個路子嗎?

  潘石屹:名人的照片在開拍前我們都要籤協議,照片不用做商業用途。未來公益佔的比例很大,6月1號有一個拍賣是攝影服務美麗中國,27號是阿拉善的。如果指望拍照片賺錢,這對我不太可能。

  關於任志強

  問:你怎麼評價你和任志強的區別?

  潘石屹:任志強是紅二代,他跟一般人企業家不一樣。紅二代他們心裏底氣足,這是我跟他,包括別的企業家跟他最大的不同。

  問:你曾經在微博上跟任志強一樣,也很敢言。他因言被禁言,你勸過他嗎?

  潘石屹:我的敢言和他的敢言還是不一樣。他已經勸不住了,他想什麼說什麼,不管愛聽不愛聽,他都快70歲了還勸幹什麼,想怎麼活就怎麼活。

  問:您和任總討論最多的話題是什麼?

  潘石屹:瞎聊,什麼都聊,詩歌、拍照、經濟。討論比較多的是公益,怎麼銷售任小米,怎麼種梭梭樹。

  關於共享辦公

  問:你怎麼理解共享辦公里的共享兩個字?

  潘石屹:共享辦公是未來的趨勢,最重要的是未來的人需要交流,需要跟別人分享思想以及產品。傳統的辦公是一個小屋子卡一刷就坐在裏面,辦什麼公,哪有這麼多的公可以辦,要更多的社交學習推銷自己的產品,這樣的活動會更多。我們的共享辦公有兩萬多人,現在看效果特別好。

  問:你和毛大慶是老朋友,他創業時就選擇在你的辦公樓辦公。但從現在來看,他的共享辦公跑得比你的快,你怎麼看共享辦公領域的快速擴張?

  潘石屹:做任何事情都不能太着急,要先把產品做好。我們建一個SOHO3Q,都跟以前的不一樣,不光跟別人的不一樣,跟我們自己以前的產品也不一樣。我們做聯合辦公產品,每設計一個都要求有差異,所以在使用率、方便程度上都不一樣。

馬克龍選址SOHO 3Q 演講馬克龍選址SOHO 3Q 演講

  問:你曾經說過未來會把SOHO 3Q獨立上市。你們做過估值嗎?你覺得你們在市場上處於什麼位置?

  潘石屹:我們目前不需要融資,不需要做估值,也沒有做過。(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