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李維安:深化國企改革 搭建資本管理體制框架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5月15日 16:49   北京新浪網

  “現代企業理論與中國國企改革”主題論壇:深化國企改革 搭建資本管理體制框架

  來源:經濟參考報

  □記者 金輝 北京報道

  由當代經濟學基金會和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聯合主辦的第四屆思想中國論壇日前在京舉行。2016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哈佛大學教授奧利弗·哈特、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原黨組書記陳清泰、中石化原董事長傅成玉、南開大學教授李維安等圍繞“現代企業理論與中國國企改革”的主題發表了各自的觀點。

  現代企業理論及其對中國企業的啓示

  哈特教授以“現代企業理論、不完全契約和控制權”爲主題分享了對現代企業產權和控制權的研究成果。哈特提出,契約存在不完全性,當契約沒有規定某一行爲時,這個行爲的剩餘控制權往往掌握在資產控制人手中,剩餘控制權與其他的商品一樣具有稀有性。在企業的相互關係中,擁有越多的剩餘控制權,就越願意對其進行投資,因爲投資回報具有保障。那麼在兩個公司合併時,被合併公司的剩餘控制權會減少,相應的權利也會減少,激勵就會更少,這就是獨立性的優勢和很多創業行爲的原因。

  哈特指出,企業金融中剩餘控制權的概念很重要,有助於我們理解影響企業金融的因素。在企業創立初期,首先要面臨的就是融資,完全契約理論可以幫助我們理解這些初創公司,風險投資者和創業者會建立金融契約關係。但金融契約往往非常不完全,在創業過程中,如果給創業者控制權,他就可能走向不同的方向或是存在其他問題;但如果給投資人更多的控制權,也存在過於關注投資回報和過度控制的現象。那麼到底誰應該擁有控制權?理論和實際上這兩者之間如何取得平衡?哈特認爲,債務合同是根據情況進行控制的簡單方式,可以通過債務合同對具體的情況做出不同的區分。另外,分散股票的投票權的問題也是一種很好的方式。

  哈特提到,針對這個問題現在也提出了一種雙重股權結構,即一部分股權由公司內部人掌握,另一部分在公開市場中銷售。通過這種安排一些人能夠控制住他們的公司,但另外一些人對公司的控制很有限。當今很多高科技企業都選擇了雙重股權結構,像阿里巴巴、谷歌、臉譜等等,但哈特認爲這種結構是允許的,但是必須有一些退出條款。

  未來國企改革的方向與路徑

  陳清泰表示,十八屆三中全會報告關於國有企業改革的內容有三個方面值得特別注意:一是由“管企業”轉爲“管資本”爲主,二是劃撥部分國有資本充實社保基金,三是發展混合所有制。在這三者之中“管資本”改革居於基礎地位。因此,當前國有企業改革的主導方面應當及時由針對國有企業自身轉向在國家層面推進國有資產的資本化,是當前深化改革的一個突破口。

  具體來說,管資本就是改革經營性國有資產的實現形式,由實物形態的國有企業轉向價值形態,從而實現政資分開、政企分開的目標,爲建立現代企業制度奠定了基礎。其次,國有資產資本化、證券化之後,國有投資機構所有權與企業法人財產權分離,這就解脫了國有資產與特定企業的捆綁關係,是對國有資產的流動性和效率的解放。第三,政府在管資本不管企業的體制下,可以站到超脫地位,能夠正確處理和市場的關係,這對政府也是一次解放。

  在國有經濟的功能轉換上,陳清泰進一步指出,漸進式改革給我們留下了一筆巨大的國有資本,是保障我國經濟體制平穩轉型的寶貴資源。基於中國的特點,國有資本有兩大功能:一是政策性功能,二是收益性功能。在經濟發育程度比較低,政府主導經濟增長的階段,國家更加看中的是它的政策性功能。但是這種發展階段已經過去,國有資本的政策性功能與市場配置資源存在衝突,必須與時俱進的進行改革和調整。

  當前,我國國有企業改革由“管企業”轉向“管資本”就必須改革既有國有資產管理體制,使之適應市場經濟的要求,建立以財務約束爲主線的國有資本委託代理體制,其重點是要推進國有企業頂層改制,深入研究管資本的體制框架,實施方案以及政策措施。還要改革國有資產監管方式,從履行管人、管事、管資產的行政化管理職能,轉向履行法人、出資人職能。同時,不能忽視居於政府和市場之間的投資運營機構的屬性和運作機制,這是由於政企分開、政資分開、所有權與經營權分離,主要是通過投資運營機構的隔離和銜接實現的,國有資本的功能轉換和效率提升主要也是通過投資運營機構的有效運營來實現的。

  傅成玉認爲,中國的改革不是爲改革而改革,也不是爲混合而混合,我們必須把握改革的方向和目的,也就是發展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在經濟領域就體現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制度,其中一個重大制度創新就是以公有制爲主導,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中國的經濟發展到今天,不是依靠全面私有化而是先讓國有企業按照市場機制運行,再發展民營企業,這符合我國的經濟發展規律,同時造就了中國的民營企業和民營企業家階層出現這一創舉。在國有企業改革上,應該注重發揮國有資本的作用,既要投資國家戰略經濟產業,還要支持多種經濟主體,充分發揮資本的作用,讓全體人民共享經濟發展的成果。

  李維安指出,中國國企改革的核心是建立現代企業制度,總的邏輯是由政府計劃管控下的行政型治理向以市場機制爲主的經濟型治理轉型。但是這種漸進式改革使國企內部同時存在着與政府治理相配套的行政型治理和與市場相配套的經濟型治理兩種不同的治理模式,因此可以把現階段國企治理模式稱爲行政經濟型治理模式。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