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獨家:資深機長點評“川航奇蹟”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5月15日 16:16   北京新浪網

  獨家:資深機長點評“川航奇蹟”

  劉勝軍微財經 作者 王峯

  王  峯,詩人、福建作家協會會員,波音客機機長,山東航空公司廈門分公司總經理,華中科技大學工商管理碩士,出版詩集《睡在溪邊的魚》和《三萬英尺》。

  目前中國民航飛機的事故萬時率在萬分之零點零二以下,和美國比肩,就是說絕對世界一流。

  航空史上的奇蹟

  5 月 14 日,3U8633 航班在成都區域巡航階段,駕駛艙右座前風擋玻璃破裂脫落,機組實施緊急下降,奇蹟般安全備降成都雙流機場。

  從以下細節可以想象創造這一“奇蹟”的難度:

  • 萬米高空駕駛艙右側前風擋掉落,瞬間失壓一度將副駕駛吸出機外。

  • 駕駛艙失壓,氣溫迅速降到零下 40 多攝氏度。

  • 儀表盤被掀開,噪音極大,什麼都聽不見。大多數無線電失靈,只能依靠目視水平儀來進行操作。

  • 駕駛艙物品全都飛起來了,整個飛機震動非常大,無法看清儀表,操作困難。

  • 瞬間失壓和低溫讓人非常難受,每一個動作都非常困難。

  這樣的場景,以前只出現在好萊塢大片中,這次川航機長臨危不懼創造了世界航空史上的奇蹟。

  離地三尺有神靈

  我平時比較喜歡一首迪克牛仔的經典歌曲《三萬英尺》,悠揚,豪邁,又有隱隱的傷感:

  要飛到哪裏  能飛到哪裏

  愚笨的問題

  我浮在天空裏

  自由得很無力

  喜歡它,不只是音樂本身的元素,更多的是因爲自己的工作釋然,我也是一名普通民航從業者,加上部隊的經歷,大大小小也飛過五六種飛機,也有過不少的藍天情懷和歷險的經歷。但回首想一下,顛簸的音符不是像歌曲裏那樣的婉轉,也不像旋律裏那樣的浪漫,一句話難以概括,一首詩也無法抒懷。

  常說,離地三尺,有神靈,也就有了敬畏。何況我們雙腳離開了地面,大家的呼吸也都不會像喝多了酒一樣的橫衝直撞了,畢竟生命是我們繼續活下去的硬通貨幣,都不能和它開玩笑。

  藍天和地面,客艙和駕駛艙,永遠隔着一道神祕的面紗。美國“ 911 ”以後,換成了可以防重機槍掃射的合成金屬門,這種神祕就更加厚重了。所以,坐飛機的和開飛機的溝通,只有“機長廣播”這道十秒鐘的電波了,不太出色的英文發音說着絕對安全的故事……所以對於機長,這種職業,也就顯得像生活在真空裏的隔路戰士,若隱若現,永遠走不進他們的深處。

  其實,這羣沉默的戰鷹,也都是有血有肉的普通飛行從業者,有他們的七情六慾、煙火人生。

  航空法則

  先說幾個專業的句子吧,首先是墨菲定律:

  • 如果事情有變壞的可能,不管這種可能性有多小,它總會發生。

  再就是海因斯法則:

  • 當一個企業有 300 起隱患或違章,非常可能要發生 29 起輕傷或故障,另外還有一起重傷、死亡事故。

  再就是衡量一個國家航空安全水平的指標,事故萬時率。目前中國民航飛機的事故萬時率在萬分之零點零二以下,和美國比肩,就是說絕對世界一流!因爲我們的管理標準就是參考美國 FAA 的升級版,而且中國民航的管理在此基礎上更加嚴厲、細緻。

  這段話也就是想說明一個問題,就是:問題一定會發生,但我們可以控制到大家可以接受的程度,非常非常安全的程度。

  面對危機

  空中有兩個問題是相對比較嚴重的:一個是發動機停車,另一個是空中釋壓。但都是可以處置的,這時候一旦遇到意外,就要亮劍了,狹路相逢勇者勝。

  這裏還要說明一下:鳥兒一個翅膀不可以飛,但我們的飛機而言,一個發動機也是槓槓的。我們駕駛員都可以向大家保證萬無一失,再說發動機意外停車的機率是微乎其微。

  空中釋壓,也就是增壓系統故障或者機體有些地方漏氣等等吧,就是內外出現巨大的壓差,人的身體就會立刻不適……甚至缺氧……這時,您頭頂的氧氣面罩就會應聲而落,套在臉上就可以了,有小孩的要先給自己戴上,這個時候不要謙讓了啊,因爲如果不戴,很快就不好了。這種訓練是每個機長必須做到不差毫釐。六七道工序,一氣呵成。

  就像我們川航劉機長,在最短的時間下降到安全的高度,脫離稀氧區和高寒區( 4200 米高度層,安全高度有特殊要求的除外)也是關鍵第一步。

  但川航飛機在機艙玻璃脫落的情況下,絕對到了釋壓故障的極限,而且飛機的外形已經破碎,這對速度和下降率有了新的要求。一般情況下會保持破損前的速度,也是防止破損面進一步加大,隨之帶來的就是下降率不會最大,機組和乘客在高空高寒的時間回拉長一些,也是爲了安全的需要,都有固定的 SOP。

  飛機的主要系統就是動力系統、操縱系統、導航系統、通信系統、增壓系統等等。5 月 14 日,那時的 3U8633 已經有了其中個別系統失靈。好在動力和操縱系統是好的,這就給個體能力和意志帶來了硬碰硬的挑戰。

  保持飛機的狀態就是最爲主要的一環,我們的劉機長做到了。讓一條受傷的鯨魚,穩穩地遊進了大海的懷抱。高度每升高一千米,溫度就會降低六攝氏度,所以萬米高空的環境都在零下四十多度,雲彩也會結冰。

  昨晚我看一部電影,在外星球,聽到了凍雲這個詞,很新鮮。可以踏雲漫步,但是沒有任何防護措施的情況下,這種溫度是不太好適應,卻又毫無辦法。所以嚴寒對面部肌肉和手指關節靈活性的挑戰很大,因爲低溫會使部分肌肉僵化很快,對旋鈕的調整和駕駛感的握力都要減弱很多。自動駕駛沒有失效可以適當減輕一些體力負荷,空客飛機的電傳系統可以很好的傳輸模擬信號,但也只是些輔助。

  總之,一隻手通過系統平衡着六十多噸的鐵器,艱難地飛翔。近些年,這些偶發事件在國際上也很多,薩利機長等等。難度係數沒有什麼可比性,就像大刀和小刀都可以讓人斃命是一個道理,薩利機長是動力系統失效,3U8633 是失去增壓,都是要命的故障。都有一個嚴峻的要求:就是穩定的心理素質和高超的目視和操縱技術。

  劉機長是空軍飛行員,操作和目視能力當然不在話下,但一定是綜合的輸出挽救了整架飛機。這裏面一定是很多人的合力協作的結果,有副駕駛,有乘務員,有空管人員,有地面輔助人員……是一個臨時的應急團隊,是一次默契的配合,一次實力和苦難的較量……

  作爲一名機長,一手是人們的生命安全,一手是國家的鉅額財產。所以,職業操守在航空產業當中是一本書、一身制服、一手精湛的技藝和一個近乎呆板的態度,在規則方面只有 yes or no ,沒有 almost or maybe ,因爲安全就是飛行的上帝之鞭。

  飛行,我們是認真的

  飛行員,脫離了藍天,也就彷彿魚兒離開了大海。反之,飛翔在藍天,就會對轟轟隆隆的節奏受之若飴。就此次劉機長的轟天之舉,應該稱得起在中國空軍和中國民航體制下,培養出的響噹噹的硬漢。

  當然對於飛機爲何出現玻璃爆破不做評論。新聞也就是一陣春風,季節過了,就會關注另一番風景。但飛行安全是我們每個人,永恆不變的追求,也是每個民航人向旅客們最莊嚴的承諾。通過管理和訓練,持續安全下去,有了問題,也要化險爲夷。

  飛行,我們是認真的!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