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張斌:基建投資與地方債 放心基建與焦慮基建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6月13日 03:58   北京新浪網

  【博智宏觀論壇】張斌:基建投資與地方債:放心基建與焦慮基建

  來源: 博智宏觀論壇

  張斌

  中國社會科學院

  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研究員

  博智宏觀論壇學術委員會委員

  2018年5月22日,由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主辦的博智宏觀論壇第二十七次月度例會召開。會議主題爲“中國基建投資的增長潛力”。 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研究員、博智宏觀論壇學術委員會委員張斌受邀出席會議並發表主旨演講。

  今天主要跟大家分享對基建投資的一些觀察。主要報告三個方面的內容:第一,過去幾年基建投資結構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第二,從總量上來看中國基建投資是否過度;第三,區分令人擔心的基建和有潛力的基建。

  首先,我們看下基建的總量數據。過去幾年,特別是2012年以後,一直到2017年,基建投資增速每隔一年會有一個臺階式的下降,年均下降約兩個百分點。2018年如果按照現在這個勢頭下去會是陡峭下降,就不會像過去這麼平滑了。2018年1季度基建增速大概也就7點多。儘管基建增速在下降,但是基建在固定資產投資中的佔比還是在提高的,從過去的20%左右上升到現在的近30%,這間接說明固定資產投資下降得更猛。

 基建增速穩步下降,基建在投資和GDP中的佔比持續上升 基建增速穩步下降,基建在投資和GDP中的佔比持續上升

 

  過去講基建就是“鐵公機”,這是個很大的誤解。我們知道基建分三大類,第一類是交通運輸、倉儲和郵政業,大概只佔35%左右。然後是電力、熱力、燃氣大概佔17%。剩下48%是水利、環境、公共設施管理業,基建的大頭不是“鐵公機”。過去幾年“鐵公機”類的基建增速很低,比如鐵路連續很多年,大概每年7、8千億,沒有進一步增長。電力、熱力、燃氣相關的投資也是嚴重放緩。過去這些年,漲得最快的是水利、環境和公共設施等。2017年的公園和旅遊景區管理投資超過1萬億,比鐵路都多。

  再看看不同城市類型的人均基建密度,一線城市人均花六千元,二線城市八千多元,三四線四千、三千元。但是如果從增長速度來看,一線城市的人均基建增長速度快速下降,三四線城市略高一些。

 大城市人均基建越高,小城市基建增速更快 大城市人均基建越高,小城市基建增速更快

  接下來回答“中國的基建投資是不是過高了”這個問題。這個問題其實挺難回答的,我只是提供幾個觀察的角度。

  首先看一下國際上的經驗。公共投資資本形成佔GDP的比例,日本最高能接近10%,韓國最高7%,隨着城市化的提高,公共投資資本形成佔GDP的比例有個緩慢的上升過程。隨着城市化率的提高,中國臺灣的基建佔比也是提高的,基建名義增速大於GDP名義增速,一直到城市化率達到70%的時候開始下來。我們估算中國的基建資本形成的GDP佔比在10%左右,也是緩慢上升的過程。從國際比較得出的結論是,在城市化率達到70%以前,基建投資的GDP佔比將會持續上升,這跟日本、韓國和中國臺灣的經驗一致。從國際比較看,我們可能存在過高的問題,但是還不是特別容易斷言,因爲剛纔我講的幾個經濟體裏面只是講政府部門做的基建,但也有別的主體從事類似基建的東西,有些可能沒有完全覆蓋進去。所以其實國際上的經驗並不是給我們特別明確的答案,只是參照。

  其次還有一種判斷基建是不是太高的思路是,如果基建投資把私人投資擠出去,這樣基建有可能做的偏多了。從格蘭傑因果檢驗結果來看,基建投資上升以後民間投資也跟着上升,基建投資下去民間投資也跟着下去,從這個意義上來講是不存在擠出效應的。

  還有基建從銀行拿了很多貸款,利率提高上去,私人部門貸款不是受到制約了嗎?我們看基建投資增速變化和平均貸款利率的增速變化,也不是我們想的那樣,基建投資增速上去,利率其實並沒有上去,反而下來,是負相關關係。

  這些都是截面的關係,還需要跨時期的觀察。一種可能性是基建把總需求拉上去了,私人部門需求也上去了,但是總需求相對供給來說太多了,當期經濟過熱,以後就會存在經濟冷卻的過程,現在透支了以後就要還,經濟就要下來,當期民營資本沒有受擠出,但是未來是擠出的。針對這種擠出,就要多一步驗證。如果基建投資讓GDP缺口進一步放大,就會存在嚴重的擠出效應,如果基建投資和GDP缺口是負相關,那其實更多的基建發揮的是熨平宏觀經濟波動的作用,沒有擠出。從經驗上來看,GDP缺口跟基建投資增速也是負相關關係。

  所以,從這個意義上來看,基建是不是擠出了私人部門投資,從一個較長的時間段來看得不出這個答案。但是個別時間段一定有,比如次貸危機之後通貨膨脹率那麼高跟前期基建有關係,這段時間存在擠出,這是毫無疑問的,因爲需求拉得太旺了,跟GDP缺口不一致了。但是在一個較長的時間區間裏面看基建擠出私人部門投資的論斷不能成立。

  還有一種對基建的解讀,中國可能確實存在基建投資過高,但不失爲一種次優的選擇。中國的社會保障和公共服務不到位、土地和住房市場扭曲、金融市場發育不足等一系列原因遏制了居民部門消費增長,居民消費增長及其所引致的投資增長總體上不足以帶來能夠維持充分就業所需的總需求增長。在這樣的背景下,如果外需乏力,就不得不依靠增加基礎設施建設投資維持合意的總需求水平。儘管看不到基礎設施投資具有明顯的擠出效應,但較高的基礎設施投資並非最優的資源配置格局。基礎設施投資成爲一種次優選擇。減少對基礎設施投資的過度依賴需要其他領域的深化改革。

  我結論是,從基建投資相對GDP佔比來看基建投資可能是高了一些,特別是危機之後的幾年。放到現在,如果今年基建投資增速只有7%到8%,低於名義GDP增速,那就不存在基建過高的問題了。中國現在的城市化率不到60%,如果我們基建投資增速等於甚至低於名義GDP增速的話不能說基建高了,再低也不對了,基建投資增速可以稍高於名義GDP增速,而不是低於名義GDP增速。

  接下來再講一點怎麼去評價基建,如果存在問題,大概存在什麼樣的問題。

  首先是一個功能視角的觀察。基建最終要爲人服務,服務於地方經濟、人民生活。如果說一個地方人口是流入的,經濟增長還好,哪怕多點基建,甚至短期做的多一點也可以。因爲如果人口流入有潛力、產業增長有潛力的城市,未來基建最起碼在功能上還是有保障的。如果一個地區人口大量流出,產業也不行,基建修了之後幹嘛用?

  我們研究的城市樣本大概有200多個,大城市基本都在裏面了。總的來說,從全國樣本來看,一線城市的基建相對GDP佔比是偏低的,但是人口的流入又是偏高的,最典型的是深圳,深圳基建在GDP佔比非常低,但是人口流入從全國來看非常高。廣州和深圳的情況類似。從過去三到五年的樣本來看,上海常住人口連續三年負增長,北京2017年也開始常住人口負增長,樣本拉長一點的話北京、上海的人口流入也不錯。天津特殊一點,天津的基建相對GDP比重非常高。總的來看,絕大部分二線城市基建相對GDP的佔比在全樣本里也不算高,大部分二線城市人口也是在流入。過去幾年一個比較特殊的城市是東莞,2010-2015年東莞常駐人口流出,但是最近兩年又開始重新流入了。最讓人擔心的是人口嚴重流出,但是基建基建相對GDP佔比非常高的城市。

  所有一線城市的基建投資相對其經濟增長而言並不算多。大部分二線城市也是。但是像瀋陽、哈爾濱、唐山、大連這樣的二線城市相對經濟增長而言基建偏多。大部分三線城市相對於經濟增長而言基建也並不多,真正有困難的還是四線城市或者更小的城市。

  我們綜合考慮人口和經濟增長,然後看一個基建的潛力。潛力比較大的,有三個一線城市,八個二線城市。潛力比較模糊的,有二個一線城市就是北京和上海,因爲已經人口開始流出了,經濟增長還不錯,五個二線城市。潛力比較小的只有一個二線城市是唐山,剩下都是三四線城市。這是從功能視角出發所做的分析。

  其次是從債務風險視角出發研究基建投資。我們把大概200多個地區,一千多家融資平臺的資產負債表拿來之後看幾個衡量債務風險的指標,包括債務率(所有平臺債務之和佔當地GDP的比例)、平臺公司資產負債率、利息保障倍數以及流動資本比率等指標。如果流動性資產太低,短期可能會有流動性問題,所以流動性也是作爲風險問題考慮進去了。

  最後,從功能視角和債務風險視角出發,綜合評價各城市並對這些城市做了一個分類。

  第一類是潛力大、風險低的城市,包括了一線城市中的深圳,二線城市中的重慶、長沙、南京、鄭州、武漢、合肥、蘇州,以及15個三線、四線和其他城市,在全部109個樣本城市中佔比21%。

  第二類是潛力大、風險高的城市,包括了一線城市中的天津、廣州、二線城市中的寧波,以及另外2箇中小城市,合計5個城市,佔全部樣本城市的5%。天津是債務太高,廣州是流動資產佔比低,流動資產佔比低有時候反而是財務管理能力強的表現,廣州如果要改過來很容易。

  第三類是潛力模糊、風險低的城市,包括了一線城市中的北京、上海,二線城市中的瀋陽、大連、無錫、溫州,剩下的是28個三、四線和其他類型城市。這類城市在全部樣本城市中佔比30%。

  第四類是潛力模糊、風險高的城市。這個類型中沒有一線城市,有東莞和佛山2個二線城市,以及3個四線和其他類型城市。進入2017年後,東莞和佛山情況有明顯好轉。

  第五類是潛力小、風險低的城市,有唐山1個二線城市,以及29個四線和其他類型城市。

  第六類是潛力小、風險高的城市,全部都是三線、四線和其他類型城市。

 功能和債務雙重角度下的基建投資分佈 功能和債務雙重角度下的基建投資分佈

  總體來說,中國的基建問題表面上看是基建問題,但是背後其實是一個城市生命力的問題。過去幾年不僅是勞動者優勝劣汰,企業優勝劣汰,城市也在優勝劣汰。城市面臨很大的競爭,人口在不同城市裏做選擇。有些城市就是在衰敗過程中,它的GDP增長、人口流入情況都不好,這樣的城市基建出問題的可能性也很大。而且這樣的城市大部分是在三四線,甚至更小的城市,大城市主要是北方几個,主要是能源密集型轉型不太成功的城市。中國基建未來面臨最大的挑戰,可能是城市格局重新劃分的問題,也就是城市衰敗的問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