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管濤:不確定就是未來人民幣匯率走勢最大的確定性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7月03日 19:41   北京新浪網

  管濤:不確定就是未來人民幣匯率走勢最大的確定性

  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

  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高級研究員 管濤

  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高級研究員管濤認爲,克服匯率浮動恐懼是建設大國開放型經濟的必修課。如果能夠度過當前動盪市場環境的考驗,那麼,人民幣匯率走向清潔浮動就大有希望。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近期人民幣匯率波動,市場對政策有諸多猜測,恐慌情緒也在逐漸滋生。有幾個問題或者常識需要加以澄清或者普及:

  第一,正如3月26日至4月20日人民幣匯率中間價升破6.30一樣,近期人民幣匯率快速下跌也是市場力量使然,並不代表官方對匯率水平的政策取向。市場妄自揣測,甚至把本輪調整視爲應對貿易摩擦的中方武器,是在自己嚇自己。

  第二,有管理浮動情況下,人民幣匯率有漲有跌很正常,不會只漲不跌或者只跌不漲。

  第三,匯率水平變化的經濟影響本是“雙刃劍”,無論漲還是跌都有利有弊。

  第四,匯率超調後隨時有可能出現回調。最近人民幣跌勢較猛,主要是市場情緒受到了美元指數走強、中美經濟和貨幣政策分化,以及中美貿易衝突等因素的影響。

  未來人民幣匯率走勢最大的確定性是不確定。

  首先,美元走勢存在較大市場分歧。受美國國內通脹走高、經濟增長提速、加息預期上升,歐、日經濟開局不利,歐洲政局動盪和地緣政治衝突等因素影響,4月中下旬以來國際市場上美元出現止跌反彈。然而,看空美元的觀點認爲,美國資產價格高企、通脹長期低位、美元高位運行制約美聯儲加息,進而制約美元進一步走高;美國政府逆全球化的重商主義、單邊主義立場,短期與強美元形成衝突,長期看有可能導致去美元化。另外,美國經濟、利率和美元都可能在進入週期尾部。

  其次,中國經濟穩中向好的發展韌性有待檢驗。4、5月份,中國投資和消費增長放緩引發了市場看空情緒。然而,在新舊動能轉換、經濟震盪築底過程中,經濟指標時好時壞在所難免。對於做趨勢的長期投資者來講,仍是進入的機會。2018年前5個月,境外機構新增國債和政策性銀行債持有2369億元,去年同期爲減少23億元;上半年(截至6月28日),陸股通累計買入淨成交額新增1602億元,同比增長66%,甚至6月份國內匯市股市震盪期間,還累計淨流入了285億元。

  再次,中美利差不一定是匯市長期關注的焦點。去年在防風險的背景下,貨幣政策緊縮與金融監管加強共振,推動我國國內市場利率快速走高,擴大了中美利差,這被認爲有助於抑制資本外流,支持人民幣匯率穩定。2018年儘管採取了包括降準在內的措施調節市場流動性,引導國內市場利率適當下行,但更多是配合強監管的適應性政策調整,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防止風險處置過程中引爆危機。從近期市場流動性看,難言貨幣政策立場轉向寬鬆。況且,對於大國經濟來講,貨幣政策應該對內平衡優先,金融穩是貨幣穩的前提。

  最後,中美貿易糾紛演進路徑存在諸多可能性。第一批措施7月6日才正式生效,迄今爲止,中美貿易紛爭對人民幣匯率的影響都還只是心理層面的。未來中美貿易摩擦有可能擴大,但也有可能重新回到談判桌上,磋商解決方案。打打停停、時好時壞是未來中美經貿關係的大概率事件,難免引起市場情緒的起伏變化。作爲大國來講,貿易衝突只是外部衝擊,即便短期有影響,中長期影響也有限。當年日美貿易摩擦了30年,其間日本股市匯市有漲有跌,最終導致日本經濟停滯的並非是貿易戰本身,而是因爲宏觀應對不當、滋生資產泡沫。

  外匯市場是有效市場,匯率是隨機遊走、非線性變化的,用線性外推的方法去預測非線性的匯率變化是非常困難的。所以,美聯儲前主席格林斯潘感慨,對匯率預測要始終樹立強烈的謙卑心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前首席經濟學家羅格夫則感言,即便事後解釋主要貨幣的匯率變化,也是件非常困難的事情。

  相信,絕大多數企業和家庭都不是匯率問題專家,也不是以炒匯爲生。那麼,面對內外部諸多不確定、不穩定的因素,單邊押注人民幣升值或者貶值都是不明智的。前文對未來人民幣匯率的走勢影響因素分析,並不代表筆者對於人民幣升貶值方向的立場或偏好。可取之道是:企業樹立風險中性意識,控制和管理好貨幣錯配風險;市場主體理性對外投資,不要把境外資產配置等同於炒外匯。另外,當匯率變化的趨勢尚不明朗時,運用匯率價格槓桿調節作用,低買(升值)高賣(貶值),未嘗不是有效的市場操作手法。

  克服匯率浮動恐懼是建設大國開放型經濟的必修課。儘管6月份人民幣匯率調整較快,但月末境內1年期期權隱含波動率也不過4.3%,這並非年內(更不要說歷史上的)最高水平。如果能夠度過當前動盪市場環境的考驗,那麼,人民幣匯率走向清潔浮動就大有希望。如果市場能以平常心對待匯率的漲跌起落,就有可能實現國際收支、外匯供求的自主平衡,最終實現無管制條件下的政府和市場的雙贏。2012、2014和2017年以及2018年一季度的情形均是如此。不用人爲設計和操作,經常項目與資本項目就會自動形成順逆差的鏡像匹配關係。這就是市場力量的偉大之所在。

  當然,如果出現壞的情形,相信有關部門按照底線思維早已準備好了預案,在有管理浮動的匯率制度框架下,有意願也有能力維護外匯市場平穩運行。2017年,人民幣匯率維穩工作取得超預期成功,就充分證明了這一點。

  來源: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

  原標題:易綱、潘功勝同日喊話外匯市場,人民幣貶值何解?

  最新更新時間:07/04 09:00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