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外交事務:美國誤判了中國嗎?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7月03日 20:31   北京新浪網

  《外交事務》:美國誤判了中國嗎?

  來源:外交事務

  (作者爲北京大學國際戰略研究院院長 王緝思)

  美國外交關係協會旗下雜誌《外交事務》曾於2018年3/4月刊發表了美國負責亞太事務的前助理國務卿庫爾特·坎貝爾和前副國家安全顧問伊萊·拉特納的文章《思慮中國》,引起中美政治學和國際關係學界強烈反響和積極討論。該文提出,美國的對華政策向來基於一種假設,即中國將逐步自由化並融入由美國主導的現行國際秩序,但中國的實際發展越來越不符合美國政策制定者的預期,因此美國需要重新評估對華政策。

  《外交事務》雜誌7/8月刊以《美國誤判中國了嗎?——辯論接觸政策》爲題,發表了包括王緝思、芮效儉、艾倫·弗裏德伯格、托馬斯·克里斯滕森、帕特麗夏·金、約瑟夫·奈、李世默等知名中美政治學者對《思慮中國》一文的討論,以及坎貝爾和拉特納對點評的迴應。觀察者網全文翻譯,以饗讀者。美國作者譯文有少量刪節,不代表觀察者網立場。

  中國的觀點

  “美國總是高估自己決定中國發展道路的能力。”庫爾特·坎貝爾和伊萊·拉特納在他們合著的文章《思慮中國》(發表於《外交事務》雜誌2018年3-4月刊)中這樣寫道。當然,這裏的“中國”還可以換成今日的埃及或委內瑞拉,以及1975年“西貢陷落”之前的南越。美國人常常以爲他們能夠按照自己的偏好改變其他國家,然而在事與願違後又表現得很沮喪。坎貝爾和拉特納的反省令人欽佩,而他們的建議也值得認真對待:華盛頓應該更加關注自身的實力,並將對華政策建立在更切合實際的預期之上。

  儘管坎貝爾和拉特納有理由對中美關係的走向感到沮喪,但是中國的美國問題專家們也同樣對美國感到幻滅,甚至產生困惑。在中國,包括我在內的許多美國問題觀察者們發現,那個我們已經研究了數十年的國家越來越難以辨認、難以預測。我們也需要自省到底哪裏出了差錯。政治極化、權力鬥爭、政治醜聞、對國家建制派缺乏信心、“推文”地位堪比政策聲明、高級外交官跑馬燈式的撤換、政府關鍵崗位的輪空——這些問題都曾經出現過,但自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以來,這些現象密度和規模尤其令人震驚。

  川普政府掌握和運用美國實力和影響力的方式讓中國的政治分析人士感到困惑。近年來,美國人總是要求中國遵守“基於規則的自由主義國際秩序”,但現在華盛頓卻放棄或終止了它曾經倡導的規則,例如《巴黎氣候變化協定》和跨太平洋夥伴關係等。對於中國外交政策的制定者們而言,要辨別美國想要自己和其它國家遵守哪些規則、維持怎樣的世界秩序,以及弄清美國在主要國際問題上的立場,已經越來越難了。

  讓中國更加感到不安的是,另一種關於中國的共識正悄然在美國社會成型。在美國,堅定的現實主義者關注中國在海外的軍事行動以及主張權利的行爲,而自由主義者則譴責中國對內加大政治控制力度,而兩者的共識在於將中國視爲美國主要的“戰略競爭對手”和“修正主義勢力”。美國政府文件,例如川普政府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爲這種對中國的描述提供了官方背書。結果就是中美之間在商務、教育以及其他領域的協議越來越脆弱。過去的危機,例如1999年北約轟炸中國駐貝爾格萊德大使館、2001年中國戰鬥機與美國偵察機在海南島附近相撞等事件等,對中美關係形成的風暴都是暫時性的。現在中美關係的惡化很可能是永久性的。

  即便如此,中美之間的兩大基本原則仍然會阻止兩國之間發生正面的衝突。首先,正如《紐約時報》專欄作家托馬斯·弗裏德曼所指出的那樣,當今地緣政治最大的分歧在於“有序世界”和“無序世界”之間的分歧。中美兩國都屬於有序世界。讓坎貝爾和拉特納感到遺憾的是,世界其他地方發生的事件使得奧巴馬政府從“重返亞太”或是“亞太再平衡”戰略分心,但這或許不一定是件壞事。儘管川普政府給中國貼上“主要對手”的標籤,但是川普政府仍舊將注意力放在了無序世界(尤其是中東和朝 鮮)上。只要中國不出錯,不讓美國把注意力從迫在眉睫的麻煩轉向中國,那麼這個趨勢就不會發生變化。

  其次,儘管中美兩國之間的戰略競爭和經濟摩擦可能會加劇,合作潛力仍未消失。例如,美國的可再生能源技術能夠幫助中國應對環境挑戰。同時,如果中美兩國社會之間的聯繫得以強化,數以百萬計的中國人將願意把積蓄花在美國醫療所取得的重大技術突破上。

  坎貝爾和拉特納似乎對“中國國內一種觀點日益明顯,即美國(以及廣義上的西方國家)正以勢不可擋的趨勢衰退”而倍感煩心。事實上,中國的智庫和媒體一直在爭論美國是否成爲了一個衰敗中的大國,但是迄今沒有形成任何的共識。儘管中國官方媒體偶爾會自吹自擂,但是北京方面仍然清醒地將中國視爲發展中國家,不僅需要在經濟方面追趕美國,還需要在高等教育和科技水平方面追趕美國。事實上,與世界上大多數國家相比,中美都算得上崛起中的大國。儘管中國崛起的速度更快一些,但是中美兩國之間的實力差距仍然很大。對於中國而言,堅持鄧小平的“韜光養晦”戰略,避免把攤子鋪得太大浪費資源是明智之選。

  美國前國務卿亨利·基辛格在他2011年出版的著作《論中國》中提議美國與華盛頓建立起“協同演化”的關係,在此關係中“中美兩國都追求國內的發展,在可能的領域展開合作,並且調適兩國關係使得衝突減到最小。”我認爲“協同演化”也意味着“良性競爭”。搞清楚中美兩國哪個國家更有能力解決國內問題,讓本國的民衆滿意,纔是中美兩國最具有建設性的競爭模式。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