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學者談大健康產業軟肋:缺少一個科學合理的權威界定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7月03日 17:05   北京新浪網

  [來論]大健康遭遇“中梗阻”

  來源:南方都市報

  近年來提出了很多新概念,譬如在健康方面的“大健康”、“健康產業”,老年服務方面的“養老產業”、“醫養結合”,等等。但這些概念都有一個共同的軟肋,就是缺少一個科學合理的權威界定和詮釋。到了實踐中,就很可能被鑽空子,出現被濫用的情況。

  最近到一個南方城市調研老年服務,發現一個很惹眼的現象,就是這個城市中醫院非常之多:大型的、中型的、小型的;公立的、民營的;綜合的、專科的……令人眼花繚亂。當地的解釋是,這都是早幾年莆田系入侵,於是在大辦“健康產業”的口號下,由民營資本投資一哄而起造成的。但是抵近觀之,相當一部分醫院冷冷清清、門可羅雀。

  更多瞭解並作分析後,發現現在部分醫院因爲業務有限,要找出路。於是便高舉“醫養結合”的大旗,跨行去做養老,開始了醫院辦養老院的“創新”,實際上無形中提高了老年服務的成本。爲了降低成本,就又都把功夫做在了用軟刀子割“醫療保險”這塊肥肉上,私下裏形成了許多被人民羣衆稱爲“以老養醫”的潛規則。

  遺憾的是,這樣的做法也被冠以“醫養結合”,這對老年服務產生了極爲不利影響乃至衝擊。一些經營多年,發展健康,也得到老人及家屬認可的老年服務機構,現在也急着要辦醫院。據經營者反映,說新擴建的老年服務機構開業前有300多人預訂牀位,但開業後入住的只有70多人。原因是沒辦醫院,老年人就不來。經營者原想內設醫務室,但現在又有新規定,內設機構不得對外營業,所以只好投入大成本再辦醫院。

  這樣的做法,實際上使“醫”和“養”都會陷入困境。原本因辦“醫”過度超量,於是便向“養”跨界,同時誤導老人追求“醫”。這又逼迫“養”繼續辦“醫”,造成“醫”更加超量。反過來,“醫”使“養”的成本大幅上升,但未必真正改善“養”的質量。

  在“大健康”、“健康產業”、“養老產業”、“醫養結合”等等一系列很漂亮的概念口號之下,可能利益攸關的各方都面臨着有其名而無其實的尷尬:服務對象的費用會提高,但卻得不到真正的實惠;經營者更是苦不堪言,尤其是民辦醫院,投資成本大幅增加,不知何時能夠收回,贏利更談不上。

  2015年2月,習近平總書記在講話中強調:要“推出一批能叫得響、立得住、羣衆認可的硬招實招,處理好改革‘最先一公里’和‘最後一公里’的關係,突破‘中梗阻’,防止不作爲,把改革方案的含金量充分展示出來,讓人民羣衆有更多獲得感。”如果把健康與醫療等同起來,再將醫療和健康拉郎配,醫療服務領域和老年服務領域的深化改革都會遭遇中梗阻———醫改雖然取得一定成績,但總是“按下葫蘆浮起瓢”,新的改革措施同時帶出新的問題。老年服務如果勉強與醫療結合,也會被其帶入困境。從“最先一公里”來看,就是要在完整意義上的“健康”的高度去審視醫療服務和老年服務,走出醫療中心主義的桎梏。從“最後一公里”來看,就是要從結構上將醫療服務和老年服務區分開來,讓兩者各自發揮自己的功能。說句大白話,就是醫療服務和老年服務各自幹好分內的事:醫療服務是治病———診斷、治療和手術,包括臨牀護理和醫療康復;老年服務是照護———生活照料和非治療的康復與護理。然後,在兩者結構分化、功能耦合的基礎上,再從有機整合的高度來談整個健康服務體系的“結合”。

  (唐鈞中國社科院社會學研究員)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