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朱幼平:去槓桿仍是今年首要任務 政策寬鬆爲時過早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7月09日 20:24   北京新浪網

  朱幼平:宏觀經濟調控要用中式療法

  去產能、去庫存、去槓槓的大背景下,適當寬鬆一下貨幣,收縮一下棚改,釋放一下優質產能,干預一下匯市,是中式療法,是實戰科學,更是調控藝術。

  北京大學國民經濟研究中心電子期刊《原富》

  文/朱幼平 國家信息中心中經網管理中心副主任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打歸打,放歸放,宏觀經濟調控不僅是科學,更是藝術。去產能、去庫存、去槓槓的大背景下,適當寬鬆一下貨幣,收縮一下棚改,釋放一下優質產能,干預一下匯市,是中式療法,是實戰科學,更是調控藝術。

  央行此次降準是去槓桿大背景下的“定向降準

  人民銀行下調了商業銀行存款準備金率,釋放7000億元人民幣,試圖“定向降準”解決痛點問題。5000億元人民幣注資大型銀行,必須將這些資金用於旨在削減大型國有企業債務的債轉股計劃。剩餘2000億元人民幣注資中小銀行,這些資金應該被用於向中小企業提供貸款。中小企業貢獻產出和就業是最多的,卻難以獲得銀行貸款,所謂融資難、融資貴。

  我們認爲,此次定向降準只是去槓桿大政策背景下喘一口氣,並不意味着政策的‘寬鬆’反轉拐點。

  時下,信貸增長相當緩慢,內需放緩,經濟的下行壓力相當大。今年1-5月,固定資產投資(包括新建築、機械和基礎設施支出)增速是自至少1995年以來最緩慢的;其中,1-4月,投資總增速6.1%,國有投資增速僅4.1%。同時,零售額增長速度降至2003年以來最低水平。

  債券違約、人民幣貶值、流動性緊張、美聯儲加息以及中美貿易戰等制約疊加,可能引發金融恐慌。

  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本週觸及六個月低位,而上證綜指在6月份下跌10%。股市下跌是一個跡象,表明雖有“降準”,投資者擔心經濟增長放緩,不相信有重大刺激政策。

  實際這些想法難以執行,因爲貨幣流動性太強,注資擴大貨幣供應量,監管機構無法輕易監測銀行部署資金流向。“定向降準”問題抓的準,改需要配套措施方能見效。

  去槓桿化仍是今年的首要任務。很明顯,人行不希望發出過於強烈的寬鬆信號。政策使用“寬鬆”這個詞還爲時過早。

  國開行的棚改收縮是去庫存結束

  自2016年9月30日後,三四五線樓市掀起了一波漲價潮。漲價動力是中央去庫存戰略、地方鼓勵三四五線購房、央行通過棚改定向放水。

  近日,國家開發銀行根據中央要求,規定棚改的貨幣化安置比例,棚改項目放款的審批權由地方上收到總行。棚改放水的水龍頭正在收緊。

  實際上,2014年央行發明了抵押補充貸款(PSL)這種棚改方式,定向向三四五線城市政府提供低於基準利率的放款,目前已投放了近4萬億。各市政府逐漸提高了棚改過程中的貨幣安置比例,即拆遷後不給房,而是給錢,從而讓拆遷戶去市場上搶房,從而人爲地增加了當地樓市的市場需求,以增加供求緊張關係。

  2013年時的棚改貨幣化安置比例僅爲7.9%,2014年爲9.0%,2015年去庫存戰略貨幣化安置比例迅速上升至29.9%,2016年爲48.5%,到2017年時全國這一比例已經突破60%,2018年上半年,全國比重衝高到了80%左右。

  三四五線樓市主基調將從漲價去庫存轉向鎖盤防崩盤。跌幅超過15%的北上深及環京、廈門等價值城市,目前的投資性價比已超過廣大非理性上漲的三四五線城市。

  去產能重點轉向保護優質產能

  2016年,國務院提出明確要求,用3-5年時間,實現煤炭產能再退出約5億噸、減量重組約5億噸。實際執行情況是,2016-2017年間,煤炭行業就已整體退出產能約4.4億噸,2018年有望提前完成該目標。同時,去產能工作的推進,也改善了煤炭行業的經營狀況,煤炭行業企業虧損及銀行貸款不良率均有所緩解。煤炭行業的利潤從2015年的441億元增長到2016年的1091億元和2017年的2959億元。

  去年去產能期間,煤電緊張擴張了優質產能,控制很講究藝術性,效果不錯。當前任務是如何保障優質產能發展。

  鋼鐵行業去產能也取得顯著成效。鋼鐵產量實現增長,消費逐步回暖,鋼鐵價格震盪上行,鋼鐵企業盈利水平大幅增長……一系列重要變化下,中國鋼鐵行業正在融入裝備製造業向中高端水平邁進。“後去產能”時代的鋼鐵企業,將面臨“更聰明”地迎接減量發展、重塑價值鏈的新階段。

  不用貶值手段是一種誠意

  面臨川普挑起貿易戰威脅,今年以來,我國出口反而保持強勁勢頭,截至5月增長13%,高於2017年8%的增幅。

  川普政府加關稅,我們並非束手無策,貨幣貶值就是現成手段,轉移貿易也行。但我們不用這些手段。

  人民幣貶值對衝貿易戰,可抵消美元上漲和美國爲縮減貿易赤字而加關稅的潛在影響。你加稅,我貶值。實際上,我們商品進入美國市場是一樣的,唯一不同的是川普政府拿到了關稅,這本屬於消費者的低價福利。

  市場是公正的先知先覺者。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六個月來首次跌破1美元兌6.6元人民幣水平。

  央行週三負責任地果斷出手干預匯市。這也說明我國不會將匯率作爲貿易戰的報復手段。

  尋求將適度刺激與去槓桿和結構改革相結合

  我國經濟有很多痛點,比如我國債務問題十分嚴重,有數據如下:

  (1)政府負債,名義40萬億,算上隱性債務預計在65-74萬億左右(中信數據);

  (2)企業負債,90萬億(標普數據),央企負債率91.8%,國企負債率74.5%,民企負債率54%;

  (3)居民負債,截至到2017年底,居民部門存款68萬億,貸款47萬億,盈餘21萬億。

  面對積壓衆多的痛點,調控光有美好願望,霸王硬上弓,不講究一點迂迴藝術是不成的。

  從積極角度看,我國經濟增長放緩有很大一部分是政策主動選擇的結果。中央政府要整治失控的借款,解決債務問題,地方政府的基礎設施支出必然急劇下降,固定資產投資必然下降。張五常講,地方是經濟的發動機。疲弱的數據主要是由地方政府支出疲弱帶來的,並不太意外。

  在過去18個月裏,我國去槓桿化方面取得明顯進展。我國經濟給力,保持驚人的韌性,增長雖放緩但沒有斷崖式硬着陸。

  當前央行降準政策與2009年至2010年、2014年至2016年期間的那種大力度刺激相差甚遠。那時的刺激是降低基準利率,並全面放鬆非正式的放貸。

  在過去10年中,當削減債務與經濟增長目標發生衝突時,政策就會放棄這些優先任務,短期也刺激。

  中央政策總基調是風險控制和增長質量,釋放短期刺激措施,屬於打放結合。打歸打,放歸放,長期打,不排除短期的放。這是調控科學,更是調控藝術。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