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學者:降準真的不是放水 我國存款準備金率一直較高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10月07日 23:56   北京新浪網

  降準真的不是放水

  作者:學經濟家

  人文經濟學會特約研究員

  央行昨天宣佈,從10月15號起,下調大型商業銀行、股份制商業銀行、城市商業銀行、非縣域農村商業銀行、外資銀行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以置換當日到期的中期借貸便利。

  這是今年第四次定向降準。降準所釋放的部分資金用於償還10月15號到期的約4500億元中期借貸便利(MLF),這部分中期借貸便利當日不再續做。

  不少朋友問我的看法,我的解讀是:在準備金率降到10%以前,總說降準是放水的,不知是外賓、鸚鵡還是復讀機。

  1) 實際上國內的準備金率一直是變態的高。

  國內前十年的高存準率,主要目的是鎖定過多的外匯佔款,也調整商業銀行的貸款鬆緊。這兩年多外匯佔款沒怎麼動,那簡單算法就是,假如總存款每年增長10%的話,那準備金率最好是每年打9折,以保持鬆緊適宜。

  但央行降準的速度相當遲鈍。眼下高到什麼程度?商業銀行們不得不向央行借了5萬億人民幣(MLF),又存在央行,錢根本就沒摸到也動不了,還白交利息差,僅僅是爲了滿足準備金率的監管規定。即使他們已經被鎖了約20萬億的外匯佔款、足夠清算使用的了。

  看起來這簡直毫無必要。假如央行把準備金率降到10%,也就不用多搞幾萬億MLF了,對商業銀行的放貸能力也幾乎毫無影響。央行這麼正反方向同時做,用意多半是在別處。

  央行官方並沒解釋爲什麼需要這麼折騰。這次說法是,有4500億MLF不用續了,還將釋放出新的7500億。按現在無項目可貸、銀行間利率走低的趨勢,商業銀行們多半也是到期不續了,只求另外4萬億MLF再繼續通過降準廢掉大半,減減負。

  當然這麼說是有點粗糙。比如城商行、農商行農合行農信社們,原來幾乎沒資格參加MLF,靠着向大行拆借和緊抓存款、縮減貸款來滿足準備金率要求。他們大約是三四十萬億存款規模,這次可以少拆借三四千億,或者多放貸一兩萬億。我估計銀行間利率(還有餘額寶利率)會再走低一點點,而貸款量則未必增上去。

  2) 準備金率並非放水的第一道剎車線。

  正常市場中,商業銀行是否放貸,首先考慮的是項目風險和收益,賠錢的買賣不能做。資本充足率、準備金率等監管要求,那是第二道第三道剎車線,主流發達國家的央行們大多已經放棄了準備金率要求,定在零,就是不管了。

  因爲沒什麼好的貸款需求的話,銀行是自願不放水的。而經濟向好、貸款需求不錯時,首要的又是滿足資本充足率的監管規定,要求股東掏腰包補足股本。至於準備金,隨便賣點貸款或者拆借一點就夠了,管起來也沒多大用處。

  日本央行前20年就碰到了商業銀行自願不放水的情況。縱使把利率推低到零,奈何企業和居民不肯新增貸款,央行把錢堆滿也貸不出去。國內離那還遠,但比前三十年是接近多了:必須還款的企業和居民,不減稅的話收入實在增不動了;而不打算還款的國企和地方,又被限制槓桿增量。

  插一句,主流宏觀經濟學和貨幣銀行學教材的框架對此解釋極差,非常期待清瀧信宏能得諾獎,那意味着宏觀經濟學框架要變天。早就想寫篇從凱恩斯到清瀧信宏到孫國峯的科普文,希望不給我拖延的理由。

  回到國內特色,準備金率還是取消不了的。央行2018年第3號工作論文裏,徐忠做了很好的分析。懶得看或者看不懂的同學,可以從另一個角度來理解:商業銀行在國內腰桿硬度沒法和正常經濟體相比,有些銀行自身節操分值也不高,所以還是需要央行有幾條鞭子的。至少需要時可以對各路書記大佬二代辯解說:您這個要求實在不好接啊,央行發現會抽死我們的。

  所以,央行這麼做,確實是爲了有效調節貨幣市場鬆緊、通過大行傳導給中小行。但也未必沒有爭奪銀行管控權的意思,央行你自由放任,那銀行們就被別的力量俘獲了,或者內部控制了呀,畢竟這裏是特色。

  當然這種解釋多半是簡單的片面的,適合懶得去深度研究的同學,給自己和周圍人一個過的去的解釋。比如,爲什麼這半年降準的幅度堪比前三年的,因爲今年換屆後央行和銀監近乎合體,對鞭子的依賴度不那麼高了。這種解釋雖然糟糕,比起放水什麼的相對還是靠譜的多,而且組織行爲學的推測在國內往往就是真的比經濟學管用。

  這十年來央行一直被迫放水,導致所有利益相關方形成了思維慣性,全然不管人民幣早已到了危險邊緣,用徐忠、孫國峯等人的說法,是貨幣政策早就走到了盡頭。我在去年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前一個月也提醒過:“平時慈愛的給你吃的喝的,摔倒了扶你疼你,受災了全都眼巴巴望着救援...但別以爲央媽只會做這些,命中註定就只能做這些。真要急眼了大耳光子啪啪啪打過去,會擋殺會,部擋殺部,佛擋殺佛的......” 

  現在看來,被欺負了十年的央行總算挺直了腰桿挽起了袖子,開始動手了。樂觀的話,會打斷高負債國企的一條腿,會打腫亂花錢的地方財政的半邊臉,甚至有可能碾平國土堡壘,放鬆地根填平房價泡沫。前段時間央行懟財政說,不實質減稅其實是耍流氓,可不是偶然事故,照現在這稅收增速,新貸款放給企業轉幾圈就變成了稅,那還不如直接發國債算了。

  當然這些只是良好願望,實際過程絕非這麼簡單,還得繼續留心停滯甚至反覆的信號。只是提醒,前十年屢屢驗證的那些說法,未必管用了。

  比如,今年你聽到多少次大放水、大貶值了?那些只管把降準和MLF都說成放水的財經10萬+的大V小編,我曾私下吐槽說,難道他們上輩子是會飛的天使嗎,鸚鵡科的?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