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數據說話,爲什麼說消費降級只是一場“幻覺”?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10月09日 20:50   北京新浪網

  數據說話,爲什麼說消費降級只是一場“幻覺”?

  原創: 倪叔 倪叔的思考暗時間

  不記得是哪本書上說:中國社會上的事情,往往因爲參與的人太多,橫跨的地域太廣泛,導致它往往具有複雜性與欺騙性,使得那些幾乎出自本能的判斷都失了準頭。

  在幾天之前的國慶假期,前後有兩篇文章在朋友圈刷了屏:

  前者叫《假如帝國的黃昏來臨》筆調壓抑,說對於帝國來說這場經濟危機再所難免;而後者名曰《藏在縣城的萬億生意》,覺得中國社會的商業機會遠遠沒有窮盡,人們不瞭解的四五線城市還有黃金萬兩。

  一個是對前景的絕望,一個是對前景的希望,明明水火不容的兩種觀點,卻在前後兩天先後刷爆了人們的朋友圈,不得不說,真的很迷!

  很多時候,在缺乏數據作爲依據的情況下,諸多觀點,不過是幫助人們看到自己願意相信的那個幻想而已,但在關於社會現狀的真實論斷之上,真相往往是缺席的。

  就拿消費降級這件事來說,自進入2018年以來,媒體關於中國消費降級的討論就沒有停止過。二級市場上,涪陵榨菜,牛欄山二鍋頭業績都漲勢喜人,而拼多多更只是用了3年時間就超過了京東,而隨着整體經濟大環境的下行,大衆自身也往往受了影響,於是大家都在得出同一個結論:消費正在降級。

  然而,印象中2017年中國經濟剛剛在出現羣體性的消費升級,越來越多人開始購買有品牌的商品,越來越多人開始爲服務甚至是虛擬的知識課程付費。怎麼短短1年的時間突然間,消費就降級了呢?

  顯然這兩者之間是存在矛盾的。“中國社會正在消費升級”與“中國社會正在消費降級”,這兩種完全水火不容的觀點,放到廣闊的中國社會上,卻又似乎都能找到足夠的論據來支撐,來自圓其說,最終真相如何往往不得而知。

  不過,近日中國最大的在線旅行社攜程近日發佈的一系列關於國慶出遊的數據報告,讓我們得以看到隱藏在“消費降級”概念之下的真實圖景。

  01

  2018年確實是個經濟小年,如果又有:“社會正在消費降級”的觀念先入爲主,那麼對今年的國慶旅遊市場的表現自然就會持悲觀的態度了。

  但事實上,今年國慶期間的旅遊市場依舊火爆,據文化和旅遊部發布的數據顯示:此次國慶節前的中秋,國內有9790萬人次出遊,花費達435億元,較往年同期水平有較大提升,一個普普通通的中秋節在朋友圈甚至過出了新年的感覺,出門旅遊正成爲中國過節的主流娛樂方式。

  針對本次國慶,此前就有多個機構出具報告預估:今年國慶旅遊預計將超過7億人次,會刷新曆年來的最高紀錄。

  據我國最大的在線旅行社攜程近日發佈的“國慶旅遊消費升級報告”顯示:目前有全國200多個城市的旅遊者,通過攜程在線客戶端和線下門店,預訂各類旅遊度假產品,將到達全球100多個國家。

  除了遊客數量的增長,消費結構也在變化,有媒體總結:消費升級是今年國慶旅遊的主旋律。攜程的數據顯示,在國內跟團遊中,預訂攜程4、5鑽級產品的用戶比例高達近90%,比去年增加2個百分點。其中5鑽等級產品的選擇比例達到46%位居第一。

  在出境遊中,入住高星級酒店、行程體驗升級的高等級產品也更受歡迎。據統計,國慶86%出境遊遊客通過攜程旅遊平臺報名購買4、5鑽級產品,比例遠遠高於3鑽。

  而從消費者更願意選擇高鑽級產品的行爲背後,攜程認爲:從消費意願上,遊客更願意把錢花在體驗上,而不是僅盯着低價,在吃住行遊等方面更是追求品質與個性化。5鑽、私家團、定製遊、當地嚮導等一系列升級型新產品成爲“網紅”。

  值得一提的是:不少旅遊者拖家帶口不方便自助遊,又不願意跟着旅遊團,作爲跟團遊的升級版,“不和陌生人拼團”的“私家團”在今年國慶也是大放異彩。

  據瞭解:私家團是跟團遊的升級,擺脫了大規模團隊遊的弊病,具有豐富航班酒店自選、1人起獨立包車成團、專屬司導陪同、行程自由隨性等特點,充分滿足遊客對旅遊私密性和個性化的需求。

  此次攜程的統計數據顯示:今年國慶的遊客中,十個跟團遊客裏面就有一個參加私家團,人均花費超過6000元。不少業內人士認爲,這種產品形態的走紅,是正是消費升級的一大體現,充分說明了消費者對旅遊服務品質的要求達到新的層次。

  另外在品質的要求之外,消費者對個性化的要求也在不斷凸顯,“當地嚮導”、“旅行定製師”等一衆旅行服務新角色的走紅,正是充分說明了這一趨勢。

  今年國慶,選擇“私人定製”旅遊服務的消費者大幅增加。僅一個“本地導遊”這一個品類,在國慶期間的訂單量更是連翻5倍,目前攜程平臺上共擁有超過9000名的本地嚮導與超過5000名的專業定製師,但應對國慶節暴增的需求,依然供不應求。

  消費人次增多,服務品質要求提升,個性化,定製化服務要求激增,這一切的一切都指向一個事實:旅行行業正處於一個消費升級的趨勢之中。

  尤爲值得關注的是:此次數據報告中攜程還直接披露了國慶期間的用戶消費金額。據攜程大數據預測:此次國內跨省遊人均費用超過3000元;出境遊超過7000元。從截至9月中旬的自由行、跟團遊等產品預訂看,最捨得花錢的十大城市分別是北京、深圳、南京、上海、天津、廣州、杭州、青島、無錫和鄭州,國內遊人均費用基本上都超過3000元。

  境內遊3000元和境外遊8000元,這兩個數字或許單看起來沒有什麼感覺,但如果你把它們和日前爆出的,中國10億人人均存款8000的新聞對比起來,你就能看到:首先,作爲平均數這個數字並不低,其次在廣袤的中國土地上,消費力依然旺盛。

  因而,從攜程公佈的數據中我們可以管窺到:消費降級可能真的只是一種“幻覺“。

  02

  看得到這裏,或許有人會問:既然消費降級只是“幻覺“,爲什麼還是會有這麼的人和媒體去認同“消費降級“這個概念呢?

  事實上,早有人指出:大家對“消費降級”的感知事實上是來自:消費結構的變化。

  據青山資本發佈的數據報告顯示:從宏觀的角度來看,我國居民的消費結構近幾年出現了明顯的變化,食品菸酒、衣着等生活必需品消費的比重逐年走低,交通通信、教育文娛、醫療保健等服務類消費比重不斷攀升。

  部分羣體感受到了“消費降級”主要原因在於:隨着居住、汽車、教育、文化娛樂等方面支出的增多,在總收入一定的情況下,對生活必需品消費的壓縮,體現出的是消費結構的調整,其實質正在經歷消費升級。

  比如旅遊消費,據國家旅遊總局公佈的數據,2012年以來,國內旅遊支出增速持續保持15%左右的穩定較高水平,高於同期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速。根據文化和旅遊部近日發佈的《2018年上半年旅遊經濟主要數據報告》顯示,上半年國內旅遊人數28.26億人次,同比增長11.4%;國內旅遊收入2.45萬億元,同比增長12.5%。

  可以說:旅遊消費正在成爲我國經濟增長的一大拉動力,當消費者正在減少在一些不必要開支的同時依然願意爲高質量的旅行服務埋單。

  與旅遊類似的還有文化娛樂類消費,文娛消費比重增加也是消費升級的重要體現。

  根據大麥網、中國演出行業協會的數據,現場娛樂(指可在現場觀賞或體驗的娛樂活動)類型的服務類消費也在保持逐年增長趨勢,過去五年(2013年~2017年)複合增長率達11.4%,2017年票房規模已達到128億元。

  而這些行業的增長數據都在證明:不是消費降級了,而是人們的消費向社交轉移了。

  如日本作家三浦展所說:“物品即自我投射”——你買任何東西,其實都是自我意識、心理需求、生活價值觀在物品上的一種投射,因而人們願意減少一些基礎物資層面的開支,而轉向有社交價值的部分。

  三浦展在他的書籍《第四消費時代》中,將日本分成四個消費時代:

  第一消費時代主要是二戰以前,這是面向精英階層的消費時代;

  第二消費時代是戰後到1970年代石油危機前,隨着標準化生產帶來的產能爆發,消費從精英走向大衆,圍繞家庭而展開的消費崛起,更追求“高性價比”;

  第三消費時代是通過消費來彰顯自己個性的時代,人們掉進了品牌化、差異化、多元化的消費黑洞,滿大街的Box Logo Tee(物品徽標)讓人們變成了行走的廣告牌,這個時代人們更追求“身份和歸屬”;

  第四消費時代是“迴歸自然、重視共享的消費時代”,人們更注重簡約和環保,重視消費過後的結果。優衣庫轉型後的崛起和無印良品的盛行,昭示着日本邁進了第四消費時代。

  對照他的理論,我們可以看到中國處於:第二、第三、第四消費時代並行的階段。

  根據《中國統計年鑑》中的劃分方式和統計數據,佔到全國人口20%的中高收入人羣,消費能力可以逼近發達國家,因爲中國人口基數巨大,這20%的中高收入人羣逼近美國人口總量了。他們纔是高鐵頭等艙爆滿、五星級酒店客房入住率上升、境外人均購物消費額領先全球的主力,是“第三、第四消費時代”的主要動力引擎。

  佔全國人口80%的中低收入者,收入增長是緩慢的,他們仍將長期處於第二消費時代。畢竟在中國,繳納個人所得稅的人數只有2800萬;至少超過7億人沒有信用卡。大量中低收入人羣依然對廉價產品情有獨鍾,這是拼多多崛起的根本原因,也是涪陵榨菜,牛欄山二鍋頭業績火爆的主因。

  正是因爲這兩個羣體之間的巨大分裂,讓我們不斷的陷入片面強調“消費升級“或者”消費降級“的幻覺之中,而讓我們無法窺見是真正變化的是消費者的認知與觀念。

  關於時代的消費變遷,三浦展最終在《第四消費時代》一書中給出了一個精彩的論斷:“消費的終極意義在於如何度過更加充實的人生。”

  因而,雖然今天中國在面臨經濟下行的環境中,在觀感上感受了不少壓力,但事實上,他們既沒有15年資本泡沫的巔峯時期想象的那麼有錢,也不會像08年經濟危機時的那麼沒錢,雖然整體增長已經放緩,但整體上升趨勢依然沒有停止。

  通過此次攜程公佈的國慶期間的旅遊市場表現,我們可以清晰看到:過往的消費降級,只是在人羣市場未能進行分割時的幻覺,而真正的轉變:隨着大家的時間變得越來越值錢,人們越來越傾向於在賦予時間更多意義的方向上花錢。

  而如何抓住這種轉變與趨勢,對於中國的大部分企業與品牌而言,都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