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一夜間讓一個國家轟然倒塌 美國最厲害的武器盯上誰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10月10日 20:34   北京新浪網

  頭條 | 一夜之間讓一個國家轟然倒塌!美國最厲害的武器又盯上了誰?

  瞭望智庫

美國副總統彭斯10月4日晚在當地智庫發表講話,對中國內外政策進行種種指責,引來各方關注。 

這樣的無端指責並不是孤例。 

有觀察認爲,自今年年初以來,美元對其他主要貨幣的匯率上升了5%以上。美元持續升值將吸引大量美元從海外迴流美國,新興經濟體和發展中國家面臨巨大金融風險。 

可笑的是,儘管事實如此明顯,美國卻經常指責別國操縱匯率,連其盟國也不能倖免。 

究竟是誰在積極主動、徹頭徹尾地尋求一己之利?

  1

  既不搞孤立主義也不搞國際主義

  既不退出也不衰落

  去年1月31日,美國總統川普稱,“縱觀這幾年的日本,就是在搞貨幣貶值”,批評安倍政府在引導日元貶值。

  美國雖未直指印度爲匯率操縱國,但是,今年4月美財政部發布的關於主要貿易合作國家外匯政策的報告中卻顯示,印度被加入到了美國財政部的匯率觀察名單之中,將進行額外審查。

  今年7月20日,川普又抱怨中國“操縱人民幣匯率”以緩解經貿摩擦的影響。

  他還將這一指控範圍延伸至歐盟。歐盟等經濟體維持寬鬆貨幣政策,導致歐元等貨幣貶值而美元升值。

  這也不是華盛頓第一次將目標瞄準歐洲央行了。

  2017年年初,川普的貿易顧問彼得·納瓦羅曾表示,德國是在刻意“低估”歐元。當時,歐洲央行行長馬里奧·德拉吉馬上回應說:“我們沒有操縱貨幣。”

  可是,究竟誰在操縱匯率?誰將匯率玩得淋漓盡致?誰又是最大的匯率操縱國呢?

  美國布魯金斯學會網站日前發表題爲《川普的美國不在乎》的文章(作者羅伯特·卡根是該學會高級研究員,曾任里根政府官員)指出:“美國作爲一個流氓無賴超級大國,既不搞孤立主義也不搞國際主義,既不退出也不衰落,而是積極主動,強勢有力,徹頭徹尾地尋求一己之利。”

  而且,歷史也早就告訴了我們答案。

  自1973年實行浮動匯率以來,美國利用匯率導致很多國家和地區發生債務和金融危機。

  2

  開始將匯率作爲武器

  盟國日本被持續敲打

  最典型的實例是美國毫不留情地打擊其盟國日本。

  自1965年起,日本對美國貿易出現順差。

  1968年,日本躍居世界第二經濟大國,隨之日美貿易摩擦加劇。從紡織品擴大到鋼鐵、家電和汽車,日本對美國貿易順差急劇擴大。

  從1980年到1984年,日本對美國出口佔日本總出口的比重升至35.2%。

  在這種情況下,美國開始將匯率做爲緩解貿易不平衡的武器。

  1985年9月,美國、日本、聯邦德國、法國和英國達成“廣場協議”,日元兌美元匯率被迫大幅度升值。

  與1984年度相比,1986年度日元升值50%以上,1988年度升幅高達90%。

  但日元升值並沒有導致日本對美國貿易順差明顯減少,美國又打出一套組合拳對日本施壓:

1988年美國出臺新的貿易法,啓用“超級301”條款。

 要求日本解決美國產品的市場準入問題,開放農產品、高技術產品、服務業等市場。

 迫使日本進行體制性改革。1989年日美開始“日美結構協議”談判,就經濟政策、體制及企業行爲等進行磋商,促使日本在流通體制、商業慣例等方面進行開放性改革。

  在日元升值過程中,日本羣衆和企業得到越來越多的美元。但是,日本政府沒有引導羣衆和企業把這些美元投入深化經濟體制改革、加快產業結構調整和提高企業競爭力,發展好實體經濟,而是掀起了全球出擊、購買美國商品的狂潮。

  日本企業對美國累計直接投資從1985年的87億美元增至1991年的1480億美元(美國對日本累計直接投資僅170億美元),佔日本對外累計直接投資的50%以上,美國不動產的10%被日本佔有。

  日本石原慎太郎、小川和久和渡部異一合著,於1990年出版的《日本就是敢說“不”》宣稱:“日本時代已經開始”,“日本必須認識到要在波瀾壯闊的歷史潮流中乘風破浪,創造下一代文明。”一些日本人甚至宣稱:“美國正在成爲日本的48個縣”。

  但是,日本併購的是哥倫比亞影片公司、洛克菲勒中心等傳統產業和企業。美國始終嚴防外資併購其關鍵高技術產業和核心大企業。來自日本的投資爲美國產業調整和升級提供了大量資金。

  到20世紀90年代初,日本泡沫經濟破滅,有專家估計,1945年第二次世界結束後日本從美國獲取的經濟利益幾乎又如數歸還美國。

  美國仍不滿足,繼續敲打日本。

  1993年,根據“日美間新夥伴框架”,日美兩國政府達成“關於金融服務的措施”,規定日本金融機構對美國開放。

  與此相呼應,美國媒體大肆宣傳日本是比蘇聯更可怕的經濟侵略者。

  時任美國總統克林頓在1993年至2000年任職期間對外政策目標之一是阻止日本趕超美國。克林頓交給《日本第一》一書作者哈佛大學教授傅高義一個任務,讓其繼續研究如何不讓日本成爲世界第一。

  美國前國務卿詹姆斯·貝克表示,決不能讓日本成爲冷戰後的贏家。

  從20世紀90年代初起日本經濟經歷“失去的20年”,主要是日本政策失誤造成的。但是,美國狠狠“敲打”日本也起了重要作用。

  3

  經濟制裁引匯率波動

  伊、土、俄遭遇近在眼前

  自從川普當選美國總統以來,也非常喜歡用經濟手段“敲打”別國。

  彭博新聞社網站日前發表題爲《美國以製造金融動盪爲樂且不擔心風險蔓延》的文章介紹,美國總統川普喜歡通過經濟制裁手段得到他想要的結果,他樂見其他國家的金融市場出現動盪,而且不擔心外國金融風險可能會蔓延至美國

  發生在伊朗、土耳其和俄羅斯的事情近在眼前,都是實證。

  先看伊朗。

  2015年7月,伊朗與美國、英國、法國、俄羅斯、中國和德國達成伊核問題全面協議。

  根據協議,伊朗承諾限制其核計劃,但享有和平利用核能的權利,國際社會將解除對伊朗的制裁。國際原子能機構相繼12次發表調查報告證實伊朗完全遵守伊核協議。

  但2018年5月8日,川普先是不顧國際社會的一直反對,宣佈美國退出伊核協議。

  不久之後的8月6日,白宮發表聲明宣佈,美國從次日重啓對伊制裁。

  此次制裁涉及伊朗政府購買美元;黃金等貴金屬交易;工業用石墨、鋼、鋁、煤炭和軟件;與伊朗貨幣相關交易;與伊朗政府發行主權債務相關活動;伊朗汽車行業。

  美國還將從11月5日重啓對伊朗剩餘部分制裁,涉及伊朗港口運營商、能源、航運和造船行業,迫使伊朗石油出口降爲零;外國金融機構與伊朗央行交易。

  聲明稱,自美國退出伊核協議後,美國已經對38個與伊朗相關的個人和實體實施過總計6批制裁。

  一名美國政府高級官員在電話吹風會上對媒體表示,美國重啓對伊制裁旨在打擊伊朗的地區影響力

  美國重啓對伊制裁,導致伊朗貨幣里亞爾大幅貶值、物價急劇上漲,幾百萬伊朗人陷於貧困。

  再看土耳其。

  土耳其和美國都是北約成員國,美國在土耳其設有重要軍事基礎。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說,長期以來,土耳其給予美國巨大支持。

  這樣的土耳其也未能倖免。由於土耳其拘留美國一名牧師,川普政府不擇手段地打擊土耳其貨幣及其經濟。

  2018年年初以來,土耳其里拉兌美元貶值近40%。

  川普8月10日宣佈對美國進口土耳其的鋼鋁產品分別加徵50%和20%的關稅,使原本已處於貨幣危機中的里拉對美元匯率進一步大跌。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8月12日表示,土耳其里拉的暴跌是與美國激烈的糾紛引發的,是針對土耳其的“政治陰謀”,美國的“目的是使土耳其在從金融到政治的所有領域投降”。埃爾多安甚至指責美國這是發動“未遂經濟政變”。

  評級機構穆迪8月28日調低了20家土耳其金融機構的評級,稱有跡象顯示下行風險明顯增加,土耳其經濟環境的惡化程度超過預期。此前,穆迪已下調土耳其評級至Ba3,前景展現爲負面。

  爲應對美國製裁引發的市場動盪,土耳其央行從8月29日起,將銀行間隔夜交易的借款額度較8月13日之前適用的上限增加一倍。

  還有俄羅斯。

  川普政府自2018年8月21日起對俄羅斯實施新制裁。

  俄外交部副外長謝爾蓋·里亞布科夫當天指出:“從2017年1月起,美國政府已對217名俄羅斯法人和自然人實施了制裁。”他說:“華盛頓不斷以捏造藉口對俄實施制裁成爲一個令人反感的傳統。和往常一樣,他們毫無證據和根據,只是惡意誹謗。”

  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認爲,針對俄羅斯的制裁是西方使用的一種不正當競爭手段

  俄外交部堅信,俄美關係被當作了美國國內政治鬥爭“討論還價的籌碼”。

  俄媒指出,這是美國向俄土打響了貨幣戰爭。

  美國一再對俄製裁,導致俄羅斯盧布匯率大幅波動。2018年8月13日,俄羅斯盧布對美元匯率兩年多來第一次跌至68:1。俄羅斯工貿部8月22日發佈通告稱,俄政府制定了措施,以應對美國新一輪制裁的影響。

  4

  利用匯率有套路

  最嚴重的金融危機即將發生?

  其實,美國利用匯率爲武器是有明顯軌跡的:

  美國經濟下行或對外競爭處於不利地位時,迫使競爭方貨幣升值,美元貶值,結果對美國利大於弊

  美國經濟上行之際,美國提高利率、美元升值,吸引大量美元迴流美國,結果對美國還是利大於弊

  例如,在美聯儲一再宣佈要加息的誘導下,2015年,僅從新興經濟體流出資金達到前所未有的7350億美元,其中大部分美元迴流美國。

  美聯儲從2015年12月16日起開始加息,達到0.25%-0.5%的水平。

  2016年12月15日再次加息,調至0.5%-0.75%的水平。

  2017年3月和6月加息兩次,升至1%-1.25%的水平。

  今年9月26日,美聯儲主席傑羅姆·鮑威爾宣佈上調聯邦基金利率25個基點,系本年的第三次加息。

  有專家估計2019年美聯儲還將有兩次加息,美國聯邦基金利率或將升至3.4%。

  美國提高利率、美元升值,將繼續吸引大量美元迴流美國。

  美國石英財經網站日前發表題爲《今年市場最大的意外是美元走強》的文章介紹,自2018年年初以來,美元對其他主要貨幣的匯率上升了5%以上。歐元是美元交易最頻繁的貨幣,美元對歐元匯率上升幅度已超過6%。美元持續升值將吸引大量美元從海外迴流美國,新興經濟體和發展中國家仍面臨巨大金融風險。

  與喬治·索羅斯共同創立量子基金的資深投資者吉姆·羅傑斯預測,他一生中(75年來)最嚴重的金融危機即將發生,而且可能比大多數人所認爲的還要嚴重。

  誠如筆者此前曾撰文所說的,美元纔是美國最厲害的武器。只要美元在世界貨幣體系中的地位不被動搖,美國不會放棄這麼強大的武器,不會放棄匯率這麼便利的手段,不會停止在國際金融市場攪動風雲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