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戴威成“老賴”是中國的悲哀?創投教父閆焱這樣迴應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2月01日 17:05   北京新浪網

  新浪財經訊 今日早間,創投教父閆焱轉發文章《戴威成“老賴”,是中國的悲哀?》並評論道,理想是內褲;情懷是胸衣,都穿外面就成小姐了。隨後不久,閆焱又再該條評論下留言稱“春節到了,本人純屬找樂。一不小心上財經頭條了。本人嚴肅聲明:搞笑不針對任何具體對象,就是去年獎金還沒到手內心充滿焦慮的症狀。對不起冒犯的同學了-如果有的話”。

  投資圈大佬徐小平先生前不久發文稱:“限制戴威坐飛機,是這個時代的悲哀”。但上述文章不以爲然,“我說這一點都不冤,金融詐騙犯不用坐牢,纔是中國的悲哀”,文章還批評道,真正的理想主義者,根本不會把“理想主義”掛在嘴上。

  以下爲《戴威成“老賴”,是中國的悲哀?》全文:

  文自平原公子

  投資圈大佬徐小平先生前不久發文稱:“限制戴威坐飛機,是這個時代的悲哀”。

  意思是這件事會打擊大家創業的積極性,一個大好青年,創業偶像,忽然間就成了”老賴“,被法院列爲失信人,飛機都坐不了了,你說冤不冤?我說這一點都不冤,金融詐騙犯不用坐牢,纔是中國的悲哀。

  中國某些商業精英的邏輯一向如此,你和他講公平,他和你講契約,你和他講法律,他和你講情懷,總之他們創業的、投資的上輩子都是天使,做錯了不能說,犯罪了不能抓,欠錢了不能罵……“對我們創業者這麼苛刻,誰他媽還創業啊?”

  戴威被限制乘坐飛機,是因爲他的公司欠供應商2006萬元不還,而且拒不履行法律的判決!這還沒算上欠了千萬用戶的十幾億押金呢。

  很多人都在扯“有限責任公司”,我認爲咱們的“有限責任公司”制度並不科學,因爲按照這個制度,公司欠多少債,都沒有關係,反正有限責任,不扯到個人頭上,老闆隨時可以拍拍屁股走人,這個事情其實有點無恥。

  說到底就是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可以無底線地借錢欠債,反正是公司欠的,坑的都是債權人,欠錢纔是大爺,很多無恥之徒儘可以把公司的錢弄進自己口袋,然後隨便換個法人,一點問題都沒有。這就導致了一個趨勢——創業是一門生意,這個生意賺的就是欠錢不還的錢。

  這一點上,戴威和羅永浩殊途同歸,一個欠了供應商、渠道商的錢,一個欠了千萬用戶的押金,都不打算還了,不還也沒啥大問題,戴威雖然被限制高消費、限制坐飛機,但人家本來就是富二代,這點事毛毛雨,又不會掉塊肉。

  我們這個時代,是對創業者最寬容的時代,成功者被萬衆追捧,失敗者也有名人撫慰、媒體洗地、大衆惋惜,搞得廣大年輕人別的不研究,專門研究怎麼開腦洞做PPT,畢竟PPT纔是生產力。

  現在,我們來研究一下共享經濟問題,無論是摩拜還是OFO小黃車,到底算不算得上是“共享經濟”?共享經濟確實存在,那就是滴滴、美團等拼車模式,個人車主對個人乘客,大家坐一輛車,那叫共享經濟。而“共享單車”卻不是這樣,因爲共享單車不是個人的,而是一家大公司的,你交了押金才能騎,那就是租賃。

  我們小時候學校門口的書店有一門生意,叫做“租書”,一本《天龍八部》租給我,一天五毛錢租金,但先要繳10快錢押金;只有租賃,才需要押金,押金的意義就是——如果哪天你不還書了,書店也不至於太虧,如果書店不退你押金了,你也不太虧,反正你有一本《天龍八部》了,這般舊書,就是抵押物。

  OFO小黃車、摩拜也收你押金,但是抵押物是什麼?滿大街的破車?不退押金你準備怎麼辦?把這破車扛回家嗎?

  中國的聰明人多,所以想出了各種各樣的商業模式——比如你在健身房充個1000塊的年卡,過了兩天,忽然這個熱熱鬧鬧的健身房就不見了;你在理髮店充了個1500的VIP會員,剛剪了兩次頭髮,忽然間這個店子就開始搞裝修,裝修完告訴你,我們的會員升級了,你得加錢重新辦卡.....

  這年頭,正經的理髮店、健身房、美容店、寵物店都不好找了,上來就是先讓你交錢辦卡,然後才肯服務。這和共享單車是一個邏輯,他們生生把實業,都做成了金融。

  是啊,好好做生意太累了,剪個頭髮了不得才收30塊,騎個車一次也才幾毛錢,這都沒有意義,最有意義的是——不經意間讓你把押金先交了,把卡先辦了。企業隨時可以破產,公司隨時可以跑路,服務不服務看心情,但你的錢終究是到了他的口袋裏。

  ofo最巔峯的時候,整個團隊都奢靡至極,花1000萬元請鹿晗當代言人,花2000萬元給衛星冠名,給一家媒體做了3000萬元的廣告投放,給員工發牧馬人......線下廣告席捲街頭的地鐵站和公交站臺,甚至還想着花數千萬歐元贊助環法車隊.....ofo公司地庫裏停着創始人名下的一人一輛特斯拉Model S,而他們明面上的月薪只有5000元.....ofo的財務也寬鬆得很,稱得上“混亂”,供應鏈回扣一度達到一輛車10塊錢,報銷很隨便,甚至沒有發票都能報銷是十幾萬元......感覺他們得錢都是大風颳來的一般。

  這讓我想起了一句名言:“資本家習以爲常地揮霍財富也已經成爲炫耀財力並取得信貸的一種手段,甚至成爲他們維持經營的一種必要手段。”

  作爲租賃業,押金其實是不能動用的,但ofo挪用押金本來就不是新聞了,2018年7月份的兩億美元融資,兩個月就燒完了,12月份,公司賬面可動用的資金只剩下3.5億,有30億的押金被用於供應鏈欠款,摩拜也好不到哪裏去,他們也挪用了40億的押金,只不過他們背後有巨頭撐腰。

  一個公司,想要降低成本很難,你那麼多街頭的單車需要維護,你那麼多員工需要開工資,你自己當老闆還要裝逼揮霍享受,處處都需要錢;但是一個公司想要增加收入卻很容易,隨便弄個項目,拉資本入局,找媒體炒作起來,流量鋪開去,總有那麼多的“剛需”會乖乖來交錢買坨狗屎的。於是乎,這錢弄到口袋裏,他就不願意再拿出來還給你了。憑本事欠的錢,爲什麼要還?

  創業圈子的人特別喜歡自稱“理想主義者”,羅永浩說:“做手機不掙錢,就是交個朋友”。摩拜的胡瑋煒說過一句更牛逼的話,叫做:“失敗了就當做公益!”,最後呢,羅老師買了豪宅、特斯拉,變更了法人,一屁股債不用還了;胡大美女套現了15億,乾淨利落脫身;唯有戴威老闆還算老實,他說一定會還你們的押金.......

  現在,我特別喜歡聽人自稱“理想主義者”,一旦聽到這個詞,我就覺得如釋重負,感覺他媽的不用再聊下去了,我還是早點回家。

  因爲真正的理想主義者,根本不會把“理想主義”掛在嘴上。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