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範志勇:歐對伊貿易結算新工具揭全球支付多元化序幕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2月01日 21:30   北京新浪網

  歐洲對伊貿易結算新工具揭開全球支付體系多元化新序幕

  來源:人民大學  範志勇  

  早在2018年5月美國宣佈將退出伊核協議之際,歐洲就宣佈將建立特殊支付機制以保障歐洲和伊朗合法貿易的正常開展。2019年1月31日,法國、德國和英國發表聯合聲明,宣佈三國建立和伊朗開展貿易的專門機制,以幫助歐洲企業在與伊朗進行合法貿易時規避美國製裁。表面上這雖然體現了歐洲和美國雙方在對待伊核協議問題上的矛盾,其背後則蘊含着對當前由美國主導的跨境支付和結算體系的挑戰與抵制,大國競爭的格局若隱若現。法英德三國深知其中干係重大,因此在建立特殊支付機制初期主要是用於保證伊朗民衆的生活必需品交易,並不涉及石油貿易,而且一再聲明建立特殊支付機制是出於自保,並非要刻意對抗美國。

  目前全球商品貿易和金融交易的主要貨幣是美元,主要的支付渠道是受美國控制的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SWIFT)。由於和人們的日常生活距離較遠,該機構可能並不爲大衆所熟悉。打個通俗的比方,貨幣和跨境支付渠道之間的關係類似於汽車和高速公路的關係。國際貿易和金融交易要求貨幣實現跨國流動,這類似於汽車從甲地開往乙地以最終完成交易。在正常情況下,汽車繳納一筆過路費就可以通過高速公路完成從甲地到乙地的轉移。但是在非正常情況下,高速公路的控制者就可以以禁止上路的方式對“違規”車輛進行制裁,迫使車主支付鉅額罰款或者滿足其他要求。這實際上就是美國對違反其國內法律和政策的外國企業進行制裁的方式之一。在美國實施對伊朗的制裁之後,如果有其他國家的企業和金融機構敢於繼續與伊朗企業或者金融機構開展交易,一旦被美國發現就可能被禁止使用SWIFT支付系統而無法開展其他的跨境交易,結果導致慘重損失。近年來,美國對俄羅斯、伊朗和委內瑞拉等國頻頻發動制裁,世界各國企業無不聞之色變。我國的一些企業和金融機構和深受其害。

  單純從經濟效率角度看,單一跨境支付體系和單一國際貨幣是最有效率的制度安排。但是這一結論僅僅適用於無摩擦的理想世界。當SWIFT越來越頻繁的成爲美國製裁別國的工具,建立新的跨境支付體系就具有了潛在現實的意義。既然SWIFT這條高速公路不太平,那麼是不是可以建立其他的支付渠道來規避美國任意發動的制裁呢?

  事實上,建立一套全新的全球化支付體系需要支付極其高昂的成本。一方面,跨境支付體系對安全性和高效性有極高的要求,其建設成本不是一般的國家所能夠承受的。即便是建成了新的支付體系,只有交易量足夠高時才能彌補高昂的運行成本,保證支付體系具有可持續性。另一方面,新的跨境支付體系需要有新的國際化貨幣。倘若新的跨境支付體系仍然主要用來支付美元,那麼對美國的依賴從本質上也沒有解除。全球流通中的美元歸根結蒂都要受美國控制。即便在歐洲存在境外美元市場,在所謂的非常時期或者非常狀態下也很難保證美國的歐洲盟友願意提供境外美元。一些發展中國家雖然高調宣稱要去美元化,卻仍然得依靠美國控制的支付體系,這種去美元化實際上是無本之木。建設新的跨境支付體系和培養一個新的國際化貨幣實際上是一個硬幣的兩面,或者是同一個過程的不同視角而已。

  目前有能力建立新的跨境支付體系又有現成國際化貨幣的經濟體只有歐元區一家。我國雖然在努力建設人民幣跨境支付體系,但這是一個相當長期的過程。人民幣國際化也剛剛進入起步階段,雖然在貿易結算中使用的比例有所擴大,但是尚未成爲廣泛用於金融交易和外匯儲備的貨幣。因此此次法英德三國建立的特殊支付機制極具象徵意義。由於目前該特殊支付機制僅僅限於物物交易的形式,交易的商品種類也侷限於醫藥和食品等民衆生活必需品,對現有支付體系和貨幣體系造成的直接衝擊有限。但是既然有了第一次嘗試,以後難免有針對更多商品、更多國家和更多貿易形式的嘗試。畢竟歐洲建立特殊支付機制不單單是爲了向伊朗出口食品和藥品,而是爲了保證從伊朗進口石油和全面進入伊朗市場;對於大宗商品的貿易也不可能僅僅侷限於易貨貿易這種形式。否則這個特殊支付體系也就沒有任何實際意義了。

  美國爲什麼如此忌憚跨境支付體系的非美國化和國際支付的非美元化呢?雖然美元國際化給美國帶來了實實在在的國際鑄幣稅,但更重要的是跨境支付體系的美國化和美元國際化使美國獲得了全球獨一無二的用本幣進行融資的能力。美國是當今世界最大的債務國,長期存在貿易逆差,但卻從來沒有發生過債務危機,甚至連發生債務危機的風險都沒有。這一切都歸因於美國的債務主要是以美元計價,美國擁有通過發行貨幣償還國際債務的終級能力,因此可以無視大額貿易逆差的長期存在。當美元作爲國際貨幣的壟斷地位被打破時,這一權益將受到極大的削弱。(範志勇   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 研究員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