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山東的中等收入陷阱和巨大的價值觀鴻溝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2月11日 18:02   北京新浪網

  山東的中等收入陷阱和巨大的價值觀鴻溝

  愚老頭

  一、山東的中等收入陷阱

  春節見聞裏面有些東西會年復一年的出現,比如三四線城市留不住人才,北方的官本位,全民考公務員等。本人老家在山東中部某地級市下面的小縣城,經常聽到的吐槽有:

  A、山東人可真能考,本科裏還不多,研究生裏面一片一片的;

  B、山東最好的工作是公務員、事業單位和老師,只有這些工作在山東纔好找對象,公務員考試錄取比例,動不動就是誇張的1比100,很多山東人,在本地考不上,都跑外地河北、江蘇去考了;

  C、本地沒有什麼新工業,都是傳統的造紙化工之類的,人才留不住。

  雖然是針對山東的吐槽,但這可能是全國三四線城市面臨的共同問題,爲什麼本地留不住人才,真的只是跟當地的產業有關係麼,山東包括東北人一直被全國詬病官本位,真的只是跟文化傳統有關係麼?

  在我看來,單純用儒家文化官本位以及當地產業受限解釋,並不那麼充分。

  我個人的理解是,生產力決定生產關係,這其實是典型的中等收入陷阱的表現

  世界銀行《東亞經濟發展報告(2006)》提出了“中等收入陷阱”的概念,基本涵義是指:鮮有中等收入的經濟體成功地躋身爲高收入國家,這些國家往往陷入了經濟增長的停滯期,既無法在人力成本方面與低收入國家競爭,又無法在尖端技術研製方面與富裕國家競爭,這個矛盾點通常出現在人均GDP 1萬美元左右,“中等收入陷阱”發生的原因主要就是低端製造業轉型失敗,低端製造改高端製造,是完全靠高科技解決,而高科技不是幾十年能追趕的。這是國家社科基金項目組給的解釋。

  所謂的中等收入陷阱,一般是指國家的,但其實在國內區域之間,一樣可以用。西方學者經常提到,中國是一個僞裝成國家的文明,或者說,中國是一個僞裝成國家的世界。

  2017年山東人均GDP達到了7.26萬元,也就是在1萬美元這個門檻上。跨越中等收入門檻的核心就是完成低端製造業向高端製造業的升級,面對收入陷阱,有些地方衝過去了,但是有些地方,就陷在了這裏。各個省市中,北京、上海、江蘇、浙江、廣東已經衝過去了,而山東和東北的吉林、遼寧,則陷在裏面。

  這些上不去的省市,產業結構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傳統制造業包打天下,新經濟基本沒有。東北的資源型行業,山東的鋼鐵大化工傳統制造業,新經濟?互聯網軟件基本沒有。反之,北京的互聯網,長三角上海江蘇浙江的外向型經濟以及芯片淘寶,廣深的高端製造業,都有了可以長遠增長的新經濟龍頭行業,山東,東北有什麼呢?什麼都沒有。

  傳統制造業能夠提供的收入有限,相對來說,公務員事業單位老師提供的職位性價比更高。傳統制造業週期性比較強,行業處於高潮期時工人受益有限,但週期低點時卻面臨着裁員下崗的風險,雖然比務農好,但也存在着上限不高下限蠻低的問題。而這些吃財政飯的職位雖然上限不高,但下限卻有着充分的保證,所以,才受到山東和東北地區人民的追捧。不是東北和山東崇尚官本位,熱愛吃財政飯的工作,而是產業升級不上去高薪職位不夠,大家不得不去考公務員。

  爲什麼山東東北會首先出現這種對公家單位的熱愛?因爲這些地區產業發展早,很早就到了中等收入門檻,但卻一直邁不過去。人均GDP排名靠後的地區廣西、貴州、雲南、甘肅這些地區,產業發展還早,連中等收入的門檻都沒摸到,自然也不會出現這種問題。

  如何才能邁過中等收入陷阱?魯迅說過,“在未有天才之前,須有培養天才的土壤。”對於大省來說,關鍵是形成新經濟升級的土壤,有主動和被動兩種方法,主動的一種就是中心抽血形成地區中心,地區中心形成之後人才自動聚集,新產業形成。現在的重慶、西安、成都、武漢、鄭州都是這麼做的,這是一條非常合理的途徑,其中成都表現的最好,已經成爲西部最宜居和最有創造力的城市,將來成爲西部核心增長極順理成章。其他幾個城市,GDP未來穩步增長是沒有問題的。而其他地區,如果不人爲形成自己的中心,產業升級的路徑就會徹底被堵死。被動的方法就是等,當北上廣深完成產業升級之後,自然就會將一些相對落後的產業繼續轉移到北上廣深之外的地區,這些地區也會分一杯羹,只不過等待時間可能會很長。

  山東最大的問題是各個地區之間差別不大,有點像歐洲的德國,但沒有中心城市的問題就是產業升級需要的人才不斷外流,升級過程被人爲打斷。要想解決這個問題的方法只有一個,那就是放棄濟南爲中心的魯西南地區,將山東大學遷到青島,爲大學生留青島提供住房,青島變成另一個廈門。否則,任何政策都沒戲,沒有人才就沒有產業升級,產業升級不需要農民工,需要的是大學生。

  二、農村農業的問題:下限很低,上限卻不高

  早在2000年的時候,一個鄉黨委書記李昌平跟總理的信中這麼總結:“農民真苦,農村真窮,農業真危險”。A股的農林牧漁企業一直都是著名的雷區,同樣,人怕入錯行,農業的問題,那就是下限很低,上限卻不高,風險收益比非常低。這就造成了,農民勤勞卻不能致富的逆向淘汰。

  我身邊的幾個親戚的例子:

  A、遠房的一個舅舅。務農,人很聰明,家傳的木匠,無論什麼東西一點就透,就是愛玩,幹什麼都沒有長性,舅媽2018年秋因爲有事外出打工,地裏的玉米下雪了還沒收。現在家無長物,比被搶了都乾淨,兒子上學都是自己貸款,結婚也只能貢獻個祝福。

  B、堂姐夫。精明能幹,閒時趕集賣乾貨,算是遠近聞名的小生意人。奈何鄉村生意本小利薄,種地收入也不多,現在過得捉襟見肘。

  C、姑媽家表哥。聰明,會修柴油機還有各種電器。但是修電器並不能餬口,還得務農。2018年土地流轉承包了7畝地種辣椒,指望天冷之後辣椒價格上漲賺一把,結果天不遂人願連收購的都沒有,只能一大筐一大筐的扔路邊,氣的胃不好過年連酒都不喝了。

  這就是農業自身的問題,受天時影響,相對收益來說,風險過大。《史記·貨殖列傳》裏面就說“六歲穰,六歲旱,十二歲一大飢。”,意思是每六年一豐收,每六年一大旱,每十二年就有一場大饑荒。

  這三個人,是典型的中國農民的代表。除了遠房的舅舅,堂姐夫和表哥都是很勤勞的人,精明說不上,但都算是能人,熱愛家庭,絕不遜色於美國的基本盤盎格魯-撒克遜後裔。只是在農業這個投入高、風險大、收益低的行業裏,你再厲害,也沒用。

  無數的中國農民,因爲不想背井離鄉在外打工,就在這個行業死磕。雖然他們跟馬雲王健林這批人的文化素質差太多,但我相信,只要他們不是在農業這個行業死磕,讓他們到了城市,去打工,去經商,這批人一定比現在過得好得多,相信我,這些農民的勤勞和智商,真心沒得黑。

  三、一個國家,兩個世界,價值觀的巨大鴻溝

  感謝中央電視臺的春晚,真的。中央電視臺的春晚保留了最後的底線。

  全國收視率最高的春晚BTV的春晚,我卻看到了封建世襲制的還魂。在全場找WXB的過程中,世襲制悄然借屍還魂,而對這些,無數人視而不見,體現了一個國家價值觀的巨大鴻溝。

  這個春晚裏面有兩處非常尷尬的地方,一個是《我愛我家》劇組的重聚,另一個就是《娘道》上了春晚,還貢獻了一個小品。

  《我愛我家》劇組的重聚沒有問題,主打懷舊,畢竟這個劇反映的是典型的北京家庭生活,可是劇組演藝人員重聚的時候帶上孩子是怎麼回事?聚會結束大女主的兒子和兒媳上去唱首歌是怎麼回事?

  雖然《娘道》被很多人吐槽,收視率很高這個事實卻沒法黑。但是劇組上春晚,老太太說了一句“只要他(導演)讓我演去了,我就最幸福”,這赤裸裸的諂媚,是我有些小清新了麼?

  “爲什麼我們《娘道》劇組來BTV過年呢,因爲我們《娘道》劇組來BTV就像回家似的。”BTV是真的不看知乎麼?我覺得很悲哀。

  破山中賊易,破心中賊難。這個國家太大,人太多,北上廣深的一批人已經與世界接軌,但在廣大的四五線還有鄉村,還有很多人活在封建社會。春節期間最火的詞是“含咪率”,實際上咪蒙的粉絲和看《娘道》的人,都是一類人,都是把女人自身的性別當成了一種討價還價籌碼,失去的都是自己。咪蒙的粉絲要求男人爲了女人的生育權提供足夠的物質保障,看《娘道》的人認爲女人就是要爲少爺生兒子,本質上都一樣,都沒把自己當人,都沒爲自己活着,咪蒙的粉絲本質上是認同,對方只要有足夠的籌碼,是可以爲所欲爲的。經過多年的經濟建設,對女權的認識水準終於又回到了民國。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