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毛大慶談優秀企業的共性品質:共享方能共生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2月11日 14:59   北京新浪網

  毛大慶談優秀企業的共性品質:共享方能共生

  礪石導言

  毛大慶以歷屆中國最受尊敬企業年會中的入選企業爲參考對象,總結了一些能夠體現中國優秀企業共性的品質:第一,是理想;第二,是責任;第三,是創新;最後,共享方能共生。

  毛大慶 | 文

  毛大慶公衆號 | 來源

  什麼纔是受尊敬的企業?

  在優客工場創始人毛大慶看來,受尊敬的企業需要具備兩大企業因子:一個是硬實力,即是否盈利,是否爲股東創造物質財富,是否按時繳納稅務,是否帶來足夠多的就業崗位,是否提供優質產品和服務等;另一個是軟實力,即是否具有突出的創新能力,是否善待員工,是否承擔社會責任等。

  “這類企業既秉持明確的義利觀和價值觀,又肩負強烈的使命感和責任感,其商業模式理應實現盈利、影響他人、讓員工也很幸福。”毛大慶表示。

  毛大慶還以歷屆中國最受尊敬企業年會入選的企業爲參考對象,總結了一些能夠體現中國優秀企業共性的品質:第一,是理想;第二,是責任;第三,是創新;最後,共享方能共生。

  毛大慶表示,任何企業的任何團隊,只要堅持共同努力做事,共同做正確的事,爲時代做重要的事,尊重人、尊重市場、尊重時代,把奮鬥精神發揚到極致,一定會成長爲被大衆、市場、時代共同尊敬的企業。

  以下爲文章全文:

  什麼纔是受尊敬的企業?按照經濟觀察報發表的社論,“一家受到尊敬的公司,理所應當爲股東創造物質財富,與此同時,他應該向我們展示商業的美好,讓我們確信商業在促進人類生活與文明進步過程中扮演的積極角色。或者說,它本就是人類文明演進的一部分。”

  我的理解是,“受尊敬的企業”具備兩大企業因子:一個是硬實力,即是否盈利,是否爲股東創造物質財富,是否按時繳納稅務,是否帶來足夠多的就業崗位,是否提供優質產品和服務等;另一個是軟實力,即是否具有突出的創新能力,是否善待員工,是否承擔社會責任等,簡單來說,就是“是否對別人、對社會有點用”。

  這類企業既秉持明確的義利觀和價值觀,又肩負強烈的使命感和責任感,其商業模式理應實現盈利、影響他人、讓員工也很幸福。這也正是我在創辦優客工場初期給自己創業設置的目標準線。

  以歷屆中國最受尊敬企業年會爲參考對象,儘管入圍和獲獎企業只是龐大企業羣中很小的一部分,但本質上來說,還是能夠體現出中國企業的一些共性品質。

  首先,是理想。縱觀17年來的入選企業,無不散發着濃烈的“理想主義”,最典型的例子是入選過10屆“最受尊敬企業”的海爾。創始人張瑞敏40年前大聲宣告的理想,在今天聽來仍振聾發聵——“我們打出‘海爾·中國造’的概念,就是與‘德國造’‘美國造’比高低,就是不服氣,就是要長‘中國造’的志氣。”

  張瑞敏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依舊保持着這份熱氣騰騰的雄心壯志,並表示“創品牌是非常艱鉅的事情,爲了創中國的世界品牌,我們用了將近30年的時間。如果要真正創造一箇中國的世界名牌,第一,要堅定信心;第二,我們必須要超越現有的管理模式,建立一個新的管理模式。”

  理想若不能“美夢成真”,就只能叫做空想。海爾顯然不是空想,從集體小廠到中國家電第一廠家,從中國名牌到世界名牌,真正了做到那句“有一天,當你無論走到全世界哪個地方,人們都會說:海爾,我知道,這是一個著名的品牌。”

  第二,是責任。“阿里帶動就業”,一直被稱爲“馬雲的口號”,也一直飽受爭議。在我看來,單單是帶動就業這塊,阿里和馬雲有絕對的話語權,根本無需爭議。

  年初,阿里公佈了年度納稅、創造就業等成績:2017年,阿里納稅366億元,平均每天納稅超1億元,帶動生態上下游納稅超過2900億元;帶動產業鏈上下游直接間接創造3300萬就業崗位;帶動四分之一中國人蔘與公益。試問,誰能說一個帶動四分之一中國人蔘與公益、創造3300萬就業崗位的企業,不值得尊敬?我認爲,阿里到2036年爲全世界解決1億人的就業機會,不是沒有可能。

  與帶動就業相比,阿里更爲人稱讚的還是公益,“要爭‘首負’不爭‘首富’、必須對用戶和社會負責”的價值觀在各項業務板塊都有所體現,行走捐步、能量種樹,這種負責任的把社會資源用好、爲社會謀福利的企業經營理念令我敬佩,也讓我感同身受。

  我和俞敏洪聯手打造的“優客講堂”,便是奔着帶動就業去的。這個業務是要發揮優客工場在創新領域的經驗積累,激活彙集在平臺上的近十萬名高質量初創企業創業者的資源優勢,探索創業帶動就業、就業促進創業的雙向互哺機制,助力打造高校與市場相結合的創新創業和就業服務體系。我們的入駐企業也同樣在用企業力量詮釋自身對責任的理解。

  第三,是創新。衆所周知,儘管“創新”一詞在華爲的“管理詞典”並中不多見,在任正非20多年來的上百次講話、文章和華爲的文件中更是甚少被提及。但外界對華爲的評價中,“創新精神”最負盛名。

  某歐洲通信製造商的高管曾經總結:過去20多年全球通信行業的最大事件就是華爲的意外崛起,華爲以價格和技術的破壞性創新徹底顛覆了通信產業的傳統格局,從而讓世界絕大多數普通人都能享受到低價優質的信息服務。

  華爲的價格和技術之所以能實現破壞性創新,根源在於其對技術研發的重視。截至2017年底,華爲全球員工總數約18萬人,他們服務於不同的業務領域,其中研發員工約8萬人,佔比約45%,是全球各類組織中研發人數最多的公司。從1992年開始,華爲就堅持將每年銷售額的至少10%投入研發,什麼事情都可以打折扣,除了研發。一位華爲主管研發的負責人甚至說過,“研發的10%投不下去是要被砍頭的”。

  這些企業敢想敢做敢爲人先,並用以肉眼可見的加速度,影響社會風貌、進程、生活方式。他們在構建自身商業藍圖時,順帶構成當下創新中國的整體局面,他們能耐常人不能耐之寂寞,經歷常人難以想象的痛苦,所以他們能影響世界、影響未來。

  最後,共享方能共生。某種意義上,始建於1903年的青島啤酒,是我國“共享經濟”的鼻祖——在看到自己所擁有的資產(品牌優勢)的同時,也發現自己的缺陷和不足(規模小、產量少)後,它走上企業併購、低成本擴張之路。事實證明,“合理配置不完美”是行得通的,衡量企業可持續發展可行性的標準之一,是帶動產業鏈上下游的和諧發展。審時度勢的共享優勢、共攤風險,令青島啤酒在歷經日本襲擊、重建改爲國營走過百年歲月後,漂洋過海傳播到世界的很多角落,共贏共生。

  斯科特·麥克凱恩在《商業秀:一切行業都是娛樂業》一書裏追問,你的企業到底在生產產品,還是在生產生活方式?你是在銷售物質提供服務,還是在銷售氛圍和提供情感體驗?如果企業家思考這些問題,並且看到那些真正成功企業的經驗,那麼就不得不正視:在這個體驗經濟的時代,是感情在推動商機。

  共享經濟的走紅,就是基於渠道變得無邊界的消費升級時代同期的“體驗經濟”——爲了更好的情感體驗,我們聯動起來,尋找實力相當的品牌間契合點,或創造新的產品並進行流動,即典型的增量共享;或盤活存量資產,共享辦公很多項目就是對存量資產的盤活,對廢棄空間的改造利用並讓其煥發生機。

  我認爲,那些致力於提升用戶消費體驗的企業,他們懂得跨界合作的威力,利於跟緊消費者需求變化的每一個節拍,他們尊敬用戶、尊敬市場、尊敬時代,故而反過來被用戶、市場、時代尊敬。還是那句話,我相信未來的共享經濟會逐步在存量資源上做文章,而在此基礎上發展起來的商業模式也將更加具有鮮活的生命力,最終達到共生共贏。

  我堅信,任何企業的任何團隊,只要堅持共同努力做事,共同做正確的事,爲時代做重要的事,尊重人、尊重市場、尊重時代,把奮鬥精神發揚到極致,定會成長爲被大衆、市場、時代共同尊敬的企業。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