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翟天臨背後究竟掩藏着什麼樣的貓膩?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2月12日 00:32   北京新浪網

  翟天臨爲何演而優則學

  馬亮

  知名演員翟天臨在《白鹿原》等影視劇中表現不俗,與此同時他在北京電影學院獲得碩士和博士學位,繼而又被北京大學錄取爲博士後。這種努力演戲和拼命寫論文的雙料人設,贏得了不少粉絲的喜愛和力挺。但是,網友爬梳後卻發現他的博士學位存在不少問題,博士後的資格也值得商榷。

  按照北影博士畢業要求,他至少要發表兩篇學術論文,而且其中一篇必須是核心期刊。但是,他所發表的論文不僅不符合基本的學術論文規範,而且還有抄襲嫌疑。儘管其粉絲爲其百般辯護,但卻難掩其博士學位背後的種種疑竇。

  一個知名演員原本沒必要去讀一個博士,不過一旦他或她涉足於此,就要接受學術界的評判。影視界要靠學術界貼金,學術界要蹭影視界的熱度。好吧,那就讓兩個界別來互蹭一下熱度。演技如何和學術水平沒有必然聯繫,所以在評價學術水準時也不應以演技來遮羞。

  由於問題持續發酵且蔓延,目前北影和北大均已表態要追究此事。由此引發的學術打假還將持續一段時間,因此而落水的造假者可能還會更多。所以,翟天臨學位門事件絕不是一起孤案,也不會是最後一次。

  當前仕而優則學、商而優則學、演而優則學的現象屢見不鮮,人們感到疑惑的是爲什麼會屢屢出現這些學位造假和學術不端。翟天臨可以矇混過關並堂而皇之地獲得最高學位,並且能夠進一步獲得博士後的資格,其背後究竟掩藏着什麼樣的貓膩?

  翟天臨學位門事件說明當下社會普遍存在的過度教育現象,即人們將追求更高的學位作爲一種值得炫耀的門面。這使功成名就的官員、商人和演員們都要趨之若鶩地“回爐”再造,以求獲得一個博士學位。但是,這些人完全沒有時間、精力和能力去追求學術,畢竟“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寫半句空”,絕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於是就出現了滿足這方面需求的龐大灰色產業鏈,爲論文炮製和發表提供一條龍服務。

  作爲學位把關人的高校和導師不僅不能充分把關,而且還在助紂爲虐。將大官、大款和大演員招爲學校的知名校友,這是高校再正常不過的操作。導師們也樂得“母以子貴”,通過延攬大官、大款和大演員來讀書,獲得金錢、權勢和名氣。高校以知名校友爲榮,導師以知名徒弟爲榮,這爲學位造假大開方便之門。

  作爲象牙塔所在地的高校,原本可以享受學術自由。但是如此這般的操作太多,使大學也失去了評價學術的自由。由於高校自身的學術自律失守,學位論文的質量每況愈下,政府主管部門不得不插手其中。教育部在不久前啓動博碩士學位論文外審機制,所有獲得學位的博碩士論文都要接受隨機抽查。

  爲了規避利益衝突,這些學位論文都會經過外校教授的匿名評審,如果不合格則要追究作者和導師的責任。學位論文抽查使許多高校如臨大敵,一些已經獲得學位的學生因爲論文抽查不過關,不得不被收回學位並重新答辯。這使高校的學術評價功能也喪失殆盡,因爲答辯委員會的決定不再是最終決定,論文能夠過關完全取決於高校以外的教育部說了算。

  實際上,要求博碩士研究生在畢業時必須發表期刊論文,也是一種無奈而尷尬的要求。在歐美國家並沒有類似的要求,即便存在也不普遍,而是部分高校和導師的個別要求。比如,學生如果畢業時有高水平期刊論文發表,往往可以在就業市場上有更強的競爭力。

  中國高校普遍要求博碩士畢業時必須發表一定數量和質量的期刊論文,實際上是一種內部審查失靈而不得不訴諸外部審查的無奈之舉。無論是礙於情面還是師愛徒切,學位論文的評審和答辯往往流於形式,不得不訴諸於外部盲審加以約束。弔詭的是,如果沒有這項規定,那麼翟天臨甚至可以更容易矇混過關。

  與此同時,要求學生在校期間發表論文,也是爲了增加學術產量而提高大學排名的一種策略。但是,學生們忙於發表作爲“小論文”的期刊論文,往往會使作爲“大論文”的學位論文質量難保。

  由於學生不得不勉爲其難地發表期刊論文,這使論文造假的產業鏈日益做大。在期刊論文發表講究出身論的情況下,很多學生不得不求諸於導師的幫助,並致使師生關係的不對等狀況進一步加劇。

  翟天臨學位門事件看似只是一起影視圈和學術界誤打誤撞的個案,但其背後卻折射出學術界和整個社會對待學歷、學位、學術和教育的態度問題。當我們把學歷和學位視爲敲門磚和臉面時,就早已背離了求學本身的初衷。當高校和教授以學位來叫賣,去招攬大官、大款和大演員時,象牙塔內的學術淨土就已被侵蝕。

  翟天臨之所以可以一路綠燈地獲得碩博士學位和博士後資格,其背後恰恰是高校內部管理失序和監管不力的必然結果。從其導師的職位來看,也存在行政權力干預學術評價的嫌疑,致使不合格的博士出爐。

  讓學術的迴歸學術,讓名利的迴歸名利,大概是理解和治癒翟天臨事件的必然正途。我們期待政府部門可以正視當前學術界和教育界的困境,並在加強外部審查的同時提升高校學術自律能力。讓政府部門接手學術審查實屬無奈和權宜之計,長遠來看仍然要把提高高校自主管理和學術自律治理作爲根本之道。

  作者爲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公共管理學院副教授。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