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評論:定向降準推動建立中小銀行較低存準率框架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5月13日 20:14   北京新浪網

  財經深觀察丨定向降準推動建立中小銀行較低存準率框架

  來源:中國經濟時報

  編者按

  長期以來,“融資難、融資貴”問題主要集中在民營企業和中小企業。隨着5月份定向降準的出臺,未來將增加中小銀行的中長期可用資金,也將提升銀行信貸服務中小微民營企業的水平。建立“三檔兩優”存款準備金制度框架是金融供給側改革的重要步驟,有助於引導金融機構擴大信貸投放、降低貸款成本,精準有效地支持實體經濟。此次降低縣域農商行的存款準備金率是建立中小銀行較低存款準備金政策框架的第一步,預計後續還會有惠及其他中小銀行的定向降準政策。

  目前,我國的存款準備金率大體有三個基準檔,其中,農信社等執行較低一檔的存款準備金率。本次定向降準旨在貫徹落實國務院常務會議要求,建立對中小銀行實行較低存款準備金率的政策框架。

  圖片來源/新華社

  ■中國經濟時報記者  孫兆

  中國人民銀行決定,從5月15日開始,對聚焦當地、服務縣域的中小銀行實行較低的優惠存款準備金率。與以往數次定向降準不同,此次定向降準的範圍有更爲嚴格的限制。央行強調,對僅在本縣級行政區域內經營或在其他縣級行政區域設有分支機構但資產規模小於100億元的農村商業銀行,執行與農村信用社相同檔次的存款準備金率,該檔次目前爲8%。這意味着,約千家縣域農商行迎來定向降準,將釋放長期資金約2800億元,並將全部用於發放民營和小微企業貸款。

  多位專家在接受中國經濟時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此次定向降準有助於進一步推動建立中小銀行實行較低存款準備金率的政策框架,也將進一步促進當地、服務縣域的中小銀行支持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的積極性。

  融資環境仍在改善

  “降準可以降低其負債端成本,增加中長期可用資金,有助於緩解小微企業和民營企業融資難的問題,增強金融機構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北京大學國民經濟研究中心主任蘇劍在接受中國經濟時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此次定向降準的主要調整對象爲縣域農商行,這些銀行是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貸款的重要來源,具有普惠金融的性質。

  他表示,5月14日將有1560億元中期借貸便利(MLF)到期,通過此次降準可以緩解流動性回籠的壓力,緩解中小農商行信貸投放的約束,減少股市的波動。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研究員王洋則對記者表示,本次針對中小銀行實施的定向降准將會給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的融資帶來一定的積極影響。本次對中小銀行實施定向降準,將有利於擴大普惠金融定向降準優惠政策的覆蓋面,降低中小銀行的資金成本,促進民營銀行對小微企業的信貸投放。同時也進一步體現了貨幣政策的精準調控,更好地引導資金流向。

  近年來,緩解民營和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被各界關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提到要“切實使中小微企業融資緊張狀況有明顯改善,綜合融資成本必須有明顯降低”。對此,央行、銀保監會等部門採取了一系列降低小微企業融資成本的措施。

  而在今年4月17日的國務院常務會議上明確提出“抓緊建立對中小銀行實行較低存款準備金率的政策框架”的要求。會議指出,要按照黨中央、國務院部署,進一步加大工作力度,確保小微企業融資規模增加、成本下降,促進就業擴大和新動能成長。

  整體來看,要堅持不搞“大水漫灌”,實施好穩健的貨幣政策,靈活運用貨幣政策工具,擴大再貸款、再貼現等工具規模,抓緊建立對中小銀行實行較低存款準備金率的政策框架,針對融資難、融資貴主要集中在民營和小微企業的問題,要將釋放的增量資金用於民營和小微企業貸款。同時,“工農中建交”5家國有大型商業銀行要帶頭確保今年小微企業貸款餘額增長30%以上、小微企業信貸綜合融資成本在2018年的基礎上再降低1個百分點。引導其他金融機構實質性降低小微企業融資成本。

  政策框架逐步完善

  與單次降準相比,政策框架的建立更重要。目前我國的存款準備金率大體有三個基準檔,其中,農信社等執行較低一檔的存款準備金率,部分農商行執行與股份制銀行相同的中間檔存款準備金率,另一部分農商行執行略低於中間檔的存款準備金率。

  此次調整後,服務縣域的農商行標準明確爲:僅在本縣級行政區域內經營,或在其他縣級行政區域設有分支機構但資產規模小於100億元,符合這一條件的農商行均可與農信社並檔,執行相同的存款準備金率,從而簡併了存款準備金率檔次。由此,我國的存款準備金制度將形成更加清晰、簡明的“三檔兩優”的基本框架。

  事實上,對於政策框架方向,央行行長易綱在今年全國兩會期間就指出,2018年以來,人民銀行五次降低存款準備金率共3.5個百分點,這個力度是比較大的。經過一段時間的降低,存款準備金率將來會逐步向三檔比較清晰的框架來完成目標。也就是說,大型銀行爲一檔,中型銀行爲第二檔,小型銀行特別是縣域的農村信用社、農商行爲最低的一檔。

  蘇劍表示,“三檔”是指根據金融機構系統重要性程度、機構性質、服務定位等,存款準備金率有三個基準檔:第一檔,對大型銀行實行高一些的存款準備金率,體現防範系統性風險和維護金融穩定的要求。第二檔,對中型銀行實行較第一檔略低的存款準備金率。第三檔,對服務縣域的銀行實行較低的存款準備金率,目前爲8%。

  “兩優”是指在三個基準檔次的基礎上有兩項優惠:一是大型銀行和中型銀行達到普惠金融定向降準政策考覈標準的,可享受0.5個或1.5個百分點的存款準備金率優惠。二是服務縣域的銀行達到新增存款一定比例用於當地貸款考覈標準的,可享受1個百分點存款準備金率優惠。

  “本次降準旨在貫徹落實國務院常務會議要求,建立對中小銀行實行較低存款準備金率的政策框架,加大中小型銀行對當地中小民營經濟的支持力度,促進降低小微企業融資成本。降準之後,我國的存款準備金制度將形成更加清晰、簡明的‘三檔兩優’基本框架。”蘇劍說。

  與此同時,蘇劍也表示,建立“三檔兩優”存款準備金制度框架是金融供給側改革的重要步驟,有助於引導金融機構擴大信貸投放、降低貸款成本,精準有效地支持實體經濟。此次降低縣域農商行的存款準備金率是建立中小銀行較低存款準備金政策框架的第一步,預計後續還會有惠及其他中小銀行的定向降準政策。

  貨幣政策仍將維持穩健基調

  隨着年內第二次降準的“靴子落地”,有分析稱,市場對貨幣政策的預期將由此前的“偏寬鬆”轉爲“收緊”。對此,接受記者採訪的業內人士表示,本次降準緩解了市場的擔憂,也顯示出當前貨幣政策並沒有意向轉爲“收緊”的立場。

  王洋表示,總體來看,當前的貨幣政策是穩健中性的傾向,此次針對中小銀行的降準,將是一個長期的制度框架而不是週期性變化的制度。

  此外,王洋指出,當前我國仍是以外匯佔款作爲基礎貨幣的投放渠道,當外匯佔款減少,基礎貨幣就會不足,所以選擇這個時候降準實際上是對流動性的補充。從這個角度來看,當前的貨幣政策是中性的而不是寬鬆的,“評價貨幣政策是中性的還是寬鬆的,不能簡單從準備金率的調整上作出輕易的判斷。”

  蘇劍表示,降準從本質上看是由於中國基礎貨幣難以有效持續擴張決定的。從2018年4月至2019年1月,央行共實施了5次降準,大型存款類金融機構的存款準備金率從17%下降爲13.5%,中小型則從15%下降爲11.5%。易綱在全國兩會記者會上曾表示,下調存款準備金率還有一定空間,但比起前幾年的話,空間小很多。從央行目前的操作來看,結構性的工具將更受偏好,未來貨幣政策可能會出現定向降準、MLF續作和逆回購投放等多種貨幣政策工具的組合。

  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司司長孫國峯在4月25日國新辦發佈會上表示,當前國內外經濟金融形勢依然錯綜複雜,不確定性因素還比較多。在這種情況下,穩健的貨幣政策要根據經濟增長和價格形勢變化及時預調微調,滿足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的需要。

  孫國峯指出,穩健貨幣政策總體上力度得當、鬆緊適度,原來並沒有放鬆,現在也談不上收緊,始終與名義經濟增速相匹配,有利於支持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和高質量發展,促進經濟金融的良性循環。

  下一階段,人民銀行將細化落實“鞏固、增強、提升、暢通”的八字方針,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堅持結構性去槓桿,繼續實施好穩健的貨幣政策,增強調控前瞻性、針對性和有效性,把握好調控力度,注意保持貨幣信貸合理增長,優化信貸結構和防範金融風險之間的平衡,繼續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和高質量發展營造良好的貨幣金融環境。

  此外,央行副行長劉國強曾表示,現階段貨幣政策的取向是穩健,操作方法是相機抉擇、預調微調,操作目標是鬆緊適度。所以央行沒有收緊貨幣政策的意圖,也沒有放鬆貨幣政策的意圖。我們既不希望看到市場流動性短缺,也不希望看到市場流動性氾濫。

  “下一步定向調節還是會被持續採用。”王洋指出,2800億元的資金釋放不是定向調節的第一次,肯定也不會是定向調節的最後一次。貨幣政策工具不是從現在纔開始使用,差別性準備金動態調整工具也是一直在使用的。“未來,尤其是在小微企業或者‘三農’領域將有更多的定向性政策去支持。” 

  “大小銀行”應保持適當競爭

  大小銀行之間應該保持適度競爭的原則。在適度競爭之下,可以相互學習各自的長處,發揮各自的優勢,發揮差異化的經營模式。

  圖片來源/新華社

  ■中國經濟時報記者  孫兆

  中國人民銀行官網公告稱,爲貫徹落實國務院常務會議要求,建立對中小銀行實行較低存款準備金率的政策框架,促進降低小微企業融資成本,決定從2019年5月15日開始,對聚焦當地、服務縣域的中小銀行,實行較低的優惠存款準備金率。

  從公告中可以看出,此次降準的對象只針對未設異地分支行的縣域農商行或設立異地分支行但資產規模小於100億元的農商行。而據央行統計,有1000家左右的縣域農商行可以享受該項優惠政策,約佔全部農商行的70%。從資金用途看,此次釋放資金約2800億元,要求全部用於民營和小微企業貸款,符合去年以來加強金融服務民營和小微企業的政策導向。

  目前,我國實際執行的存款準備金率大致分爲三檔。此次定向降準後,部分縣域農商行的存款準備金率由第二檔變爲第三檔。從這個角度看,有利於我國存款準備金制度形成“三檔兩優”的基本框架。同時,此次對主要服務縣域的農商行實行定向降準,將享受第三檔準備金率的機構範圍擴大到大部分農商行,有助於引導和鼓勵農商行將服務本地小微企業和“三農”經濟作爲主要工作。

  當前我國中小銀行佔比已經較高,對縣域農商行定向降準,實行中小銀行較低存款準備金率,有助於推動農商行穩健發展,優化銀行機構體系,進而更好地服務民營和小微企業。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隨着更具資金實力也更有成本優勢的國有大行發力小微領域,縣域農商行受到的影響有多大呢?

  北京大學國民經濟研究中心主任蘇劍表示,國有大行涉足小微領域是金融供給側改革進一步市場化的體現,對農商行的衝擊有限。一方面,從激勵機制上,國有大行受制於考覈、信息不對稱等因素,對小微企業的貸款動力不足。另一方面,我國的農村商業銀行絕大部分是服務縣域內的中小金融機構,對當地企業情況也較爲了解,可以更好地滿足當地小微、民企的融資需求。國有大行和農商銀行的差異化競爭有助於進一步完善金融產品供給,降低企業融資成本。

  “農商行應深入挖掘當地金融需求,完善金融產品的功能,積極拓展業務範圍,創新抵押擔保、還款方式,推進科技平臺建設,打造先進的管理系統和開發具有競爭力的業務產品。”蘇劍說。

  與之同時,蘇劍指出,近幾年,部分農商銀行得到了快速發展,而農商行的不良貸款率也在上升,應定期開展流動風險性壓力測試,進一步加強風險管理。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研究員王洋則表示,過去在中小銀行出現之前,國有銀行曾經在縣域內有大量的網點。現在這些國有大行返回縣域正體現了對縣域經濟以及小微企業服務的不足。“正是由於做得還不夠好,企業沒有得到有效滿足,因此,未來仍有較大的發展空間。”

  隨着國有大行的進入,王洋表示,或將對中小銀行帶來一定的衝擊。要把握好適度競爭原則,而不是惡性競爭、過度競爭,要避免銀行急於在短期內追求市場佔比的情況。

  “如果沒有競爭可能會形成一些壟斷,甚至包括服務的效率和服務的質量都難以得到提升。因此,大小銀行之間應該保持適度競爭的原則。在適度競爭之下,可以相互學習各自的長處,發揮各自的優勢,發揮差異化的經營模式,開發不同的金融產品滿足小微企業的金融需求。因此,保持適度競爭原則或將會帶來一個比較好的結果。”王洋說。

  主  編丨毛晶慧    見習編輯丨谷 雲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