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樑建章:如果不能大幅提升生育率 中國會喪失人口優勢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5月14日 16:45   北京新浪網

  不要讓中國經濟的大海變池塘

  文 | 樑建章 黃文政

  近日,中美貿易摩擦升級。美國自2019年5月10日起,對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的關稅稅率由此前10%提高到25%。作爲反制,中國在5月13日宣佈,自2019年6月1日起,對已實施加徵關稅的600億美元的美國商品中的一部分,將關稅稅率提高到10%、20%和25%不等。

  而在同一天,央視國際銳評表示:“無論外部風雲如何變幻,對中國來說,最重要的就是做好自己的事情,不斷深化改革,擴大開放,實現經濟高質量發展。”評論最後還比喻道:“中國經濟是一片大海,而不是一個小池塘;狂風驟雨可以掀翻小池塘,但不能掀翻大海;經歷了無數次狂風驟雨,大海依舊在那兒!”

  一、中美規模之爭

  用大海來形容中國經濟,非常形象地反映了中國經濟的最大特徵,也就是巨大的體量。那麼成就這種體量的基礎性因素是什麼呢?不是遼闊的國土,更不是豐富的自然資源,而恰恰是聰明、勤勞、追求世俗成功的十數億中國人。雖然現在中國還只是中等收入國家,但世界第一的人口規模,使得中國成爲享有市場和人才的規模效應,最終有望取代美國成爲世界最大經濟體。

  中美貿易之爭首先表現於經濟和科技創新之爭,而經濟和科技發展最根本性的動力來自於需求。在市場經濟的條件下,衆多的人口能促成細分、多樣化、競爭激烈的更大市場。近年來,美國極力阻礙華爲設備進入西方通訊市場。 對此,華爲輪值董事長徐直軍在接受英國媒體採訪時則表示:“澳大利亞市場還不如廣州移動大,新西蘭市場還不如我的老家益陽大。華爲連廣州移動都沒有提供產品,少幾個國家也無所謂。”

  徐直軍的直言充分體現了巨量人口規模給中國經濟和科技發展帶來的底氣。人口越多,規模效應越顯著。一個製造企業生產100萬個產品的單位成本要遠遠低於生產1萬個產品。得益於衆多人口,中國現在的製造業在世界上是規模最大的,門類最全。雖然中國的勞動力成本已經明顯高於東南亞等國家,但巨大的市場規模及產業的規模效應和集聚效應,會讓很多高附加值的產業仍然留在中國。

  這種人口規模效應,在互聯網、人工智能以及文化創意等新興領域更加明顯。因爲這些行業需要巨大的研發投入,但邊際成本卻很低。人口大國往往能夠仰仗其市場規模承受鉅額投入的成本,形成產業和科技創新的集羣,從而在新興領域率先實現產業化,然後將商業模式迅速複製到其他國家。

  美國過去就是仰仗發達國家最多的人口及全球最大的市場規模,成爲高科技、互聯網、電影和金融服務的世界中心,這突出表現在谷歌、亞馬遜、臉書等公司幾乎壟斷了全球互聯網市場。雖然發展程度距美國還有不小差距,但數倍於美國的人口,以及基於此的接近美國的經濟規模,讓中國也能培育出阿里巴巴和騰訊這些互聯網巨頭。到今天,中國的移動互聯網是世界上規模最大的,各種業態的公司也最多。光移動打車領域就有專車、拼車、分享車、接送機、代駕等等,其分類比美國更細。

  中美科技創新之爭,同時又表現爲人才之爭。而人口衆多更是龐大人才規模的基礎。當今,大學教育是從事科技事業的前提。雖然美國總人口一直少於中國,但美國的大學及以上學歷的人口卻長期高於中國,這是美國科技力量領先中國的重要原因。但這一情況在近年來逆轉。根據教育部公佈的數據,2017年,中國在校大學生達到2754萬人,畢業生736萬人;在學研究生達到264萬人,畢業研究生57.8萬人,均已超過美國。

  從科研人數來看,中國在2000年不到美國一半,現已超美國,20年後將遠超美國。2018年,中國全社會研發支出佔GDP比重預計爲2.15%,研發人員總量達到418萬人,居世界第一,並且發明專利申請量和授權量均居世界首位。在新興的人工智能、高鐵、移動通訊等領域,中國已經處於世界領先地位。

  這些趨勢性的變化,引發了美國對於中國科技競爭力的忌憚。近期,美國軟件巨頭甲骨文公司確認中國區研發中心首批裁員900餘人。這讓很多人聯想到該公司創始人埃裏森在去年的言論:“如果就這麼讓中國經濟超越我們,讓中國培養出比我們更多的工程師,讓中國科技公司擊敗我們的科技公司,那我們就離軍事科技也落後的那天不遠了。”

  二、中美趨勢對比

  中美貿易摩擦的背後是兩國的綜合國力競爭。儘管影響綜合國力的因素錯綜複雜,但人規模口是決定綜合實力的基礎性因素。從歷史經驗來看,在其他因素相同時,國家或經濟體的力量隨人口數量上升,人口增減比土地增減對國力的影響要重要得多。如果兩個處於相同技術階層的國家進行競爭,那麼人口多出一倍所形成的規模優勢將難以被撼動。

  中國相對於美國的最大優勢體現在人口規模上。目前中國人口總量是美國的四倍多,但實際優勢卻沒有這麼大。首先,英國、加拿大、新西蘭和澳大利亞,與美國在語言、文化、安全上是一體的,在科技交流與合作上更密不可分。這個體系的人口資源至少有4.5億而不只是美國的3億多。 其次,美國吸引全球人才的能力,又顯著放大了美國實際可利用的人口基數。目前,美國的企業家和科學家裏有1/3左右是移民,如果再計入第二代移民,這個比例可能上升到1/2左右。也就是說,中國目前在人口規模上的優勢的很大一部分卻被美國與其他英語國家的一體化,以及美國在世界範圍內廣納精英的能力所抵消。

  從歷史變化來看,過去200年來,中國人口只增長了3倍多,而美國人口卻大幅增長了40多倍。更重要的是,中國人口很快就將進入負增長,並將加速萎縮,而美國人口將持續增長,這背後是中國生育率遠遠低於美國。在扣除全面二孩政策導致的暫時性堆積反彈後,中國的自然生育率只有1.2左右。相比之下,美國的生育率接近1.9,雖然也低於更替水平,但從全球大量吸引移民卻依然有望維持人口增長。

  即便不考慮美國吸引移民的優勢,中美兩國生育率目前這種相對差距,也會讓未來每一代中國人的人口優勢,相對於美國就會減少1/3左右。如果中國不能大幅提升生育率,兩三代人之後,中國每年出生的人口將少於美國,未來這些總數比美國更少的年輕人,將負擔遠比美國更多的老年人口,中國會因此徹底喪失人口優勢,之後則會被美國全面壓倒。

  相對貿易摩擦的影響,人口對比有更長期性的效應,但人們往往高估短期效應,卻嚴重低估長期效應。特別是,在相對較高生育率下出生的60後依然存活的情況下,超低生育率導致的出生人口崩塌還不會表現爲總人口的大幅減少。但如果生育率一直處於1.2的水平,不僅是出生人口,而且總人口數量也將以每代人,也就是不到30年的時間,萎縮44%的速度減少。

  再大的人口基數也經不起這種指數衰減的消耗。而且,幾乎所有影響中國生育率的因素都是負面的,未來生育率有可能進一步墜落。如我們之前所論述,人口崩塌也將造成經濟的低迷以至收縮,甚至於人均GDP也會相對下降。如果中國無法顯著提升生育率,那麼中國的經濟大海將縮減爲湖泊,甚至最終退變爲池塘,並不是聳人聽聞,而是邏輯的必然。

  三、改變人口政策時不我待

  當然,由於中國的人口規模優勢還將持續一兩代人時間,中國的創新能力和經濟發展在中短期內相對於美國仍然處於上升期。儘管面臨貿易摩擦的外部壓力,但只要中國內部不出現大的失誤,對外繼續以開放的姿態,與不同國家,尤其是歐洲和東亞那些創新型國家,保持密切的交流和交往,在更大的市場上進行融合,那麼美國就難以遏制中國整體實力的上升。但如果不能成功應對超低生育率危機,中國目前這種上升優勢可能只是歷史長河中的曇花一現。

  日本就是前車之鑑。在1980年代,日本經濟如日中天,對美國貿易順差急劇擴大,引發美日貿易戰。有人把後來日本的相對衰弱歸因於在美國壓力下籤訂“廣場協定”,但這站不住腳。儘管日元不斷升值,但日本卻在1990年之後的長期保持貿易順差。而一再被提及的資產泡沫破裂,也不是日本經濟的根本性問題, 因爲金融危機一般持續時間是2-4年,而日本經濟的蕭條已經持續了20多年。

  現在許多學者都意識到,長期低生育率導致的人口老化和萎縮,纔是日本經濟的痼疾,這突出反映爲日本創新和創業能力的缺失。隨着人口結構的老化,日本的創業和創新活力大減,在半導體、軟件、通訊乃至新能源等一個又一個領域被美國和新興國家趕超,錯失了新技術帶來的發展機會。相對較小而且不斷萎縮人口規模,也使得日本難以享有和維持美國那種本土市場和人才的規模優勢。

  正是認識到市場規模的重要性,中國在大力推進一帶一路倡議。但其他國家的人口,最多也只能支撐中國產品的市場,但在文化、語言、認同上都完全無法與本國人口相比。而且,與發展水平相對較低的外部市場融合難以提升本國的技術和管理能力。對中國自身的發展來說,增加外部20億人口的市場不如讓本國人口少減少5億更有意義。

  因此,比其他所有舉措都更加重要的是人口政策的改變,也就是全面放開並大力鼓勵生育,逐步提升生育率到維持可持續發展所必需的更替水平。海外媒體曾預計中國在去年年底或今年初將全面放開生育,這也是國內無數民衆的殷切期待,但不斷變化的中美貿易磋商情勢似乎給人口政策增添了變數。目前來看,中美貿易衝突不太可能在短期內解決,因此沒有必要等到貿易摩擦塵埃落定纔來改變人口政策。

  特別是,由於二孩政策導致的生育堆積效應正在消失,而育齡高峯期女性在急劇萎縮,中國出生人口面臨雪崩,這已經體現在2018年出生人口比上年銳減200萬。可以預料,2019年出生人口將繼續快速減少,雖然降幅會放緩。如果不立即全面放開並大力鼓勵生育,中國出生人口將很快跌至1000萬以下,即跌回到清朝中期的水平。更嚴重的是,只要生育率無法大幅提升,出生人口乃至總人口的衰減沒有下限,而是持續性地加速下探。

  人口是國家和民族的根本,維持人口規模優勢關乎中國的長遠國運。央視國際銳評說得好:“無論外部風雲如何變幻,對中國來說,最重要的就是做好自己的事情。“在我們看來,自己的事情中最基礎、最重要,也最迫切的就是防止人口崩塌。我們相信,這個時代在中華民族歷史上的地位,與其說取決於貿易談判的成敗,不如說取決於人口問題上的抉擇。只有成功應對超低生育危機, 我們纔有信心確保,經歷了無數次狂風驟雨,大海依舊在那兒!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