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哈佛商業評論:裁員並非最明智選擇 無薪休假會更好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5月14日 17:08   北京新浪網

  裁員也許是迫不得已,但真不是最明智的

  原創: HBR-China 哈佛商業評論

  2019年,在全球範圍內,裁員成爲企業和職場人人自危的一個詞。經濟學家指出,這其實是在全球經濟放緩大背景下,企業收縮戰線,放慢發展節奏的必然選擇,以此爲經濟衰退時期的到來做好必要的準備。但是,企業提前做好應對就只能靠裁員嗎?

  在2010年《哈佛商業評論》的文章《戰勝衰退》 (Roaring Out of Recession)中,作者藍傑·古拉提(Ranjay Gulati)、尼汀·諾利亞(Nitin Nohria)和弗朗茲·沃格佐根(Franz Wohlgezogen) 發現,在1980年、1990年和2000年的衰退中,4700家上市公司中的17%尤其受挫嚴重——破產、退市或者被收購。但令人同樣驚奇的是,其中 9% 的公司不僅在衰退後三年間復原,而且更勝往日,在銷售額和利潤上至少比對手高出10%。貝恩最近一次對大衰退數據的分析支持了這一發現。其分析中前 10% 的公司收益在衰退中穩步攀升,衰退之後也持續增長。此外,麥肯錫的研究也發現了類似結果。

  “未雨綢繆”是導致上述差異的關鍵。貝恩報告顯示,大衰退後陷入停滯的企業中,“少有人制定應急預案,或是思考過備選方案。”“當衰退來襲,公司切換到求生模式,大幅削減開支並採取守勢。”很多勉強撐過衰退的公司都需要很長時間休養生息,甚至再也無法恢復往日榮光。

  公司如何才能提前做好應對衰退的準備,衰退來襲時又該如何行動?我們對大衰退進行的研究和案例分析給出了答案。其中最有趣的發現涉及四方面:債務、決策、人力管理和數字轉型。這四方面都說明了一件事——應對衰退是變革管理中的高壓區域。公司必須保持靈活,並做好調整準備,才能成功渡過衰退期。

  衰退前去槓桿

  哈佛商學院的瑞貝卡·韓德森(Rebecca Handerson)經常提醒學生,“第一條規則是:別把公司掏空。”換言之,最重要的一點是,別把錢都花了。因爲伴隨衰退的往往是銷售額下降和更少的運營現金,而渡過衰退需要靈活的財務管理。如果亞馬遜在科網泡沫前沒有籌集足夠的現金,那之後的選擇就相當有限了。但是亞馬遜能夠平衡對其他初創企業的投資損失,並在同年年末推出了Amazon Marketplace作爲第三方賣家平臺,因此在衰退期間和之後都保持了擴張,進入廚房、旅遊和服裝等新細分市場以及國家(加拿大)。

  研究表明,在經濟衰退期間,債務水平高的公司尤其容易受到影響。“債務越多,你需要用來支付利息和本金的現金就越多。”紐約大學斯特恩商學院的霍格爾·穆勒(Holger Mueller)穆勒解釋道,當經濟衰退來臨,入賬現金減少,“你會面臨違約的風險。”爲了償清欠款,債務越多的公司,越需要大幅削減成本,往往被迫裁員。大幅削減成本會削弱公司生產力和進行新投資的能力。槓桿實際上限制了公司的選擇,迫使他們做出不情願的選擇,讓他們沒有太多適時行動的空間。

  穆勒認爲,如果公司認爲經濟衰退即將發生,就應該考慮去槓桿化。麥肯錫最近的經濟衰退研究支持了這一點:2007年到2011年間,從大衰退中突圍的公司比陷入困境的公司更大幅度地進行了去槓桿化。

  公司在經濟衰退期間和之後的表現不僅取決於它做出的決定,還取決於決策者是誰。在2017年的一項研究中,哈佛商學院的拉法耶拉·薩頓(Raffaella Sadun)、法蘭西公學院的菲利佩·阿格伊奧(Philippe Aghion)、斯坦福大學的尼古拉斯·布魯姆(Nicholas Bloom)和布萊恩·拉金(Brian Lucking),以及麻省理工學院的約翰·裏寧(John Van Reenen)研究了組織結構如何對公司走出低谷的能力產生影響。研究者寫道,“做出艱難決定的需要可能對權力集中的企業有利”,因爲他們更瞭解組織整體,而且激勵措施通常與公司業績聯繫更緊密。而權力分散的公司更容易對宏觀衝擊做出調整,“因爲本地信息的價值增加了”。

  他們收集的數據顯示了哪些行業受到大衰退的衝擊最大。研究人員報告說,“危機期間處境最惡劣的企業中,相對較好的表現與組織放權成正相關。”他們還發現,隨着經濟形勢好轉,放權的好處逐漸消失——這表明放權在不確定時期別具價值。

  爲什麼放權有好處?“經濟衰退引發了許多不確定性和動盪。”薩頓說。由於權力分散的公司將決策權下放到各層級中,能更好地適應不斷變化的環境。例如,能更積極地根據需求變化調整產品供給。

  替代裁員的舉措

  經濟低迷時期,一定的裁員不可避免;大衰退時期,僅2009年就有210萬美國人被解僱。然而,藍傑·古拉提和他的同事在對上市公司的研究中發現,與通過裁員削減成本相比,擺脫危機的公司更多依靠改善運營。

  因爲裁員不僅傷害員工,對公司而言成本也很高。招聘和培訓費用高昂,因此公司不希望經濟復甦時還要重新招聘,當衰退週期不長時尤爲如此。裁員也會挫傷士氣,削弱生產效率,而處在衰退期的公司無力應付這些後果。

  幸運的是,裁員不是降低人力成本的唯一途徑,公司還可以考慮縮短工時、休假和績效薪酬,作爲裁員的替代方案。2000 年股市崩盤後,霍尼韋爾解僱了近二成員工,在隨後的經濟衰退期處境艱難。當 2008 年大衰退來襲時,公司採取了不同方法。比如霍尼韋爾選擇爲員工提供無薪或減薪假期,這樣保住了大約 2 萬個工作崗位。儘管 2008 年的經濟衰退更加嚴重,但大衰退時期霍尼韋爾在銷售額、淨收入和現金流方面都比 2000 年表現要好。

  休假和減少工時的另一個好處是:與裁員一樣,公司可以自行決定哪些員工受到影響。相比之下,全面減薪或凍結招聘忽略了員工的生產效率,可能起到反作用,有損士氣,甚至流失最高效的員工。類似,凍結招聘會不加區分地影響每個部門,沒有考量不同職能應聘者的價值。

  投資技術

  人們很容易將衰退期視爲“閉關求穩”期。然而,經濟低迷實際上鼓勵採用新技術。在2018年的一篇論文中,Upjohn 就業研究所的布拉德·赫什本(Brad Hershbein)和羅徹斯特大學的麗莎·卡恩(Lisa B. Kahn)比較了2007年至2015年網上發佈的超過1億個崗位與經濟數據,研究大衰退如何影響僱主尋求的技能類型。他們發現,受衰退影響最嚴重的美國城市對高階技能的需求增加了,包括計算機相關的技能。

  正如東北大學的阿麗夏·莫德斯蒂諾(Alicia Sasser Modestino)、哈佛肯尼迪學院和凱斯西儲的丹尼爾·碩 (Daniel Shoag)以及新英格蘭公共政策中心的約書亞·巴倫斯(Joshua Ballance)研究發現,需求增長部分是因爲,僱主以高失業率爲由變得挑剔。他們還發現,一旦人力市場回暖,對技術技能的需求將恢復到更正常的水平。

  但赫什本和卡恩發現,公司不僅更加挑剔,還變得更加數字化。在美國受到嚴重打擊的地區中,公司也增加了對信息技術的投資,推動了發佈職位中 IT 技能需求激增。

  爲什麼公司在資金緊張的經濟衰退期間投資技術?經濟學家推測,這是因爲衰退期的機會成本低於繁榮期。當經濟狀況良好時,公司有強大動力盡可能提高生產力;如果公司轉移部分資源投資新技術,就會白白錯過賺錢機會。但是,當願意購買公司產品的人變少了,公司產能也不再需要馬力全開,運營預算可以釋放到 IT 項目上,且不會對銷售產生影響。因此從某種意義上說,經濟衰退期間,應用技術的成本變低了。另一方面,數字技術讓公司能更靈活應對產品變化、數量變化以及世界各地的供應鏈移動,可以幫助降低成本。

  喬治認爲,技術是決定下一次衰退與過去幾次不同的一個因素。已經投資數字技術、分析和敏捷企業實踐的公司可能更瞭解其所面臨的威脅,並能更快做出響應。正如我們所見,衰退可能會在公司間造成廣泛且長期存在的業績差距。研究發現數字技術也可以導致同樣的差距。忽視數字化轉型的公司可能會發現,下一次經濟衰退使得克服上述差距難上加難。

  沃爾特·弗裏克(Walter Frick)| 文

  沃爾特·弗裏克是HBR.org副主編。

  劉錚箏 | 譯   劉筱薇 | 校   鈕鍵軍 | 編輯  齊心|縮編

  本文有刪節,原文參見《哈佛商業評論》中文版2019年5月刊。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