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夜經濟大開發”前奏已打響 “24小時地鐵”不是夢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7月09日 16:22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中國“夜經濟大開發”前奏已打響,“24小時地鐵”不是夢

  來源:中外管理雜誌

  記者:任慧媛

  一座城市,它是缺少人氣的鋼筋水泥叢林,還是熱鬧、溫暖、讓人神往之地?中間隔着的,就包括在夜幕降臨、華燈初上後亟待撬動的“夜經濟”。

  本期“管理百家”特約觀察家:吳翔華(南京工業大學副教授、南京房地產學會會長)

  對於大多數“996”型員工來說,“夜生活”是剛需!而對大多數年輕人“熬夜黨”來說,下班之後他們真正的生活也纔剛剛開始。

  夜生活不僅僅是酒吧、夜店的代名詞,購物、娛樂、健身、社交、教育等等,哪一件都要需要在8小時以外才能得以盡興。夜經濟也不僅是一個偏門的概念,英國就曾順勢而爲,將“夜經濟”作爲第五大產業,提出“24小時城市”(The 24-Hour City)的城市發展概念,從而繁榮了城市中心區。

  這樣一個利國又利年輕人的交叉點,中國新一輪刺激消費政策當然不會放過。所以,西安的“大唐不夜城”燈火如晝;海南的娛樂演出允許通宵達旦;由來已久的“夜上海”也正進一步發展“夜生活集聚區”;北京市2019年“兩會”也提出將出臺繁榮夜間經濟的促消費政策……

  有敏銳商業嗅覺的商家也不會放過:有了亢奮的夜生活,便有了活躍的“夜經濟”。要知道麥肯錫有一份調查數據顯示:城市65%的消費發生在夜間,大型商場每天18時-22時的銷售額佔比,超過全天銷售額的50%。

  所以,可以預計,越來越多的政策將傾向於“夜經濟”,越來越多的企業將在“夜經濟”中找到自己的新商機,同時,越來越多的中國人也將通過“夜經濟”致富。

  尋求經濟增長的新亮點,“夜經濟”在黑暗中的表現愈發耀眼。

  夜經濟的開發重點是中國北部和中西部地區

  南京工業大學副教授、南京房地產學會會長吳翔華向《中外管理》表示:開發夜經濟,是有很大的地域差異的。

  我國南方和東部一些城市,本來夜間經濟就很豐富,尤其受氣候因素影響,白天天氣炎熱,夜間消費不用促進,也已經比較繁榮了。

  “而需要重點發展夜經濟的,其實是北部和中西部地區。這些地方的夜間經濟不發達,或者說還停留在餐飲、夜市,或者只是百貨商場延遲打烊的傳統狀態”,吳翔華說:“夜經濟不僅是白天經濟的擴展,而應因城施策——東部城市夜經濟已比較成熟,可以側重打造文化休閒和夜遊的概念。而北部和中西部城市夜經濟尚處於起步階段,那麼原來的傳統餐飲、夜市完全可以再進一步升級,帶動當地消費層級進一步提升。

  推動夜經濟,政府應“有所爲有所不爲” 

  如今各地政府對推動“夜經濟”發展越來越積極,那麼政策應怎樣推動夜經濟發展呢?

  吳翔華認爲:夜經濟“其實是一個市場化的事情,政府只需要創造條件讓它更方便、更規範、更科學,負面作用少一些就可以了。” 

  另外,政府方面在推進夜間經濟發展的過程中,要注意夜經濟可分成兩種形態,第一種是消費者到線下的本地商業場所進行消費。第二種是,通過互聯網進行線上消費,這種情況適合不方便或者不願意晚上出來消費的人。比如:東北晚上太冷,出來消費不現實,那麼參與線上的夜間主題活動就比較合適,這也是另一種人氣的聚集。

  洗牌期的商業地產,可在“夜經濟”中殺出新路

  正處在分化和洗牌中的商業地產,在這輪“夜經濟”大開發中將找到突破口。

  《中外管理》瞭解到:中國城市夜間消費的需求雖然大量存在,但傳統夜市普遍存在治安、噪音、垃圾等方面的問題,影響了人們的夜經濟消費意願。所以,下一步夜經濟爆發的場所很可能還是在把露天夜市改爲到商業綜合體裏的商業地產。它們不僅不容易受氣候影響,還解決了交通擁堵問題,晚上週邊辦公樓裏的閒置停車場還能被利用起來停車。娛樂、餐飲,以及其他的一些文化活動集中在一起,更方便,安全問題也更容易管理。

  北京西單原本被年輕人邊緣化的老商場華威大廈,就通過這種改造迎來了轉機。今年3月,華威將7層開啓“深夜食堂”模式,改爲衚衕街景的“約飯街”,成爲北京西城區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提供夜間餐飲服務的室內夜市。開業不久年輕人即在夜市裏川流不息,“夜經濟”模式可謂立竿見影。

  無疑,如今的商業地產想走出當前“同質化”“沒人氣”的困境,“夜經濟”模式成爲了一個很好的出口。現在很多商業地產的坪效普遍不高,並不是簡單地延長營業時間,或者是把營業空間搞得更緊密一點能解決問題的。而只能靠不斷吸引人流量。夜經濟更多的是一種體驗經濟,人來了之後一切都好辦了。

  吳翔華進一步談道:夜間消費可能不是像白天那種目的性很強的消費,也不僅是單一的餐飲消費,而更多是一種體驗,一種休閒,其次纔是購物活動。所以“夜經濟”要做好,就要特別注重體驗性消費需求的滿足,而且要側重於多種元素融合。比如:晚上不僅能購物,還要實現休閒娛樂、運動健身等綜合的體驗性消費。

  有質量的消費體驗會帶動整個“夜經濟”的進入良性循環的發展過程。而不是靠單純地把營業時間延長。

  夜經濟推動城市配套升級,“24小時地鐵”不是夢

  值得注意的是,城市夜經濟在帶動消費的同時,也給城市治理與配套帶來了更高的要求。

  在夜經濟的城市配套方面,美國紐約和英國倫敦率先走在了前面。比如:紐約的地鐵24小時運行,夜晚出行的人,不用擔心晚歸沒有交通班次。所以紐約的晚間演出安排就很好安排。有統計顯示,紐約夜生活能夠年均創造25萬個就業崗位、110億美元的薪酬,以及290億美元的經濟收入。城市配套的完善與“夜經濟”發展之間,無疑是一個良性循環。

  而在已將“夜經濟”作爲第五大產業的英國,倫敦地鐵不僅實現週末24小時運營制,同時爲了解決城市佈局、治安、噪音、垃圾等問題,還設立了專職管理夜生活的公務員。可見,政府不僅要因城施策,而且在爲夜經濟發展創造條件這方面,也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如今中國也開始效仿這一做法,上海將建立“夜間區長”和“夜生活首席執行官”制度,針對那些普遍存在的城市佈局與管理問題進行有的放矢。

  而且從發展趨勢上,中國一線城市爲了“夜經濟”的發展,不斷增加地鐵夜間運營時間,直至類似於紐約、倫敦一樣,普遍出現每天或週末運行到凌晨的地鐵,都只是個時間問題。

  夜經濟給一座城市帶來了活力和魅力。一座城市,它是缺少人氣的鋼筋水泥叢林,還是熱鬧、溫暖、讓人神往之地?中間隔着的,就包括在夜幕降臨、華燈初上亟待撬動的“夜經濟”。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