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項立剛:一味追罵聯想的人是恨國者,要搞垮中國企業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7月09日 16:53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我爲什麼要爲聯想說話?

  來源:項立剛

  作者:項立剛

  寫了一篇關於聯想被黑的文章,被衆多網民追罵,今天這個環境下,似乎罵聯想成了一種政治正確,不少朋友問我,這個時候你爲什麼爲聯想說話?

  一、聯想是一個做事,而不是吹牛的企業

  說到爲聯想說話這事,我還是想說說自己的人生態度。熟悉的人都知道,我一直相信做事比嘴炮重要,中國要發展,靠吹牛不行,得靠實在的行動。任何時候,做的人,永遠比說的人有價值。

  我自己做媒體出身,深深知道,批評是很容易,抨擊很容易,一個出校門沒幾年的小記者,覺得自己牛得不行,對一切企業都能指手劃腳,看誰都覺得不行。用詞之極端,挑刺之嚴酷,令人震驚。

  我是漸漸轉行做了實業,真正做事時,就會知道,這個世界遠不是你想象那麼簡單,你做媒體時,說得一套套的,覺得自己把一切都看清,你真要做,這時你才知道,世界遠比你想象的複雜,做一件事,要做好,真是沒有那麼容易。

  所以對於做事的企業,無論如何我都會用寬容之心去看,在可能的情況下,我都會支持。這個世界的惡,一定是嘴上扯的比實在做的惡。

  其實不僅是對聯想了,對華爲也是如此。說起來,中國的社會輿論對企業什麼時候有過一點點寬容和理性?今天聯想面對的情況,華爲不是沒有面對過,在華爲還不那麼強大時,尤其是華爲不太買媒體的帳,不投廣告,中國的媒體對於華爲也是恨之入骨的。

  2003年,思科告華爲,當時華爲還較爲弱小,對手思科在媒體上有大量的廣告投入,輿論對華爲就是極爲嚴苛,當時我做《通信世界》雜誌社的社長,和同事討論,這樣下去,問題太嚴重了,如果思科贏,這成爲一個判例,那麼中國要出去發展的企業,都會面臨了極大的問題,這個時候社會輿論對華爲極爲不利,少有媒體出來支持華爲,發出點公正的聲音。

  那時《通信世界》還是一個旬刊,來不及發文章,我就自己寫了一篇《思科告華爲將以庭外和解告終》,不僅是預測了這場官司的最終結果,同時也表達了對華爲的支持,指出思科的無理。然後組織了一場經濟、法律界的討論會,討論相關問題,大家提出了不少這場官司中思科的問題,華爲應該應對的方式。

  記得這個研討會的文章要發時,我的市場部同事來找我,說這一期思科投了廣告,如果發這個文章,怕廣告費也收不回來,我問思科一年投了多少錢廣告,她說10萬多一年,差不多20年前,這並不是一筆小錢,我思考了很久,還是下了決心,思科的廣告停了就停了吧,我們不要這錢了。此後數年,思科在《通信世界》上就沒有怎麼投廣告。

  那個時候,站出來支持華爲,並沒有想到華爲能發展到今天的樣子,華爲給我們的廣告投入也並不特別多,之所以站出來,基於一個樸素的感情,華爲是一個實幹的中國企業,我們不支持它,誰支持它?華爲發展起來,作爲一箇中國人我是獲益者。外國企業做得好,也給我投廣告,也請我出國,但是它能讓所有中國用戶獲益?

  作爲一箇中國人,支持中國企業,這應該是天經地義的,應該是骨子裏基本原則。支持面對困難的企業,這就是我的精神內核,因爲沒有一個正在做着事的企業是容易的。

  所以,我要爲聯想說幾句,聯想不是沒有問題,也可以公允的分析與批評,但是搞成一種全民公敵的狀態,一堆人拿着放大鏡在分析聯想領導每一句話,要從中找出問題,我相信這是很不正常的,一個年收入3500億人民幣的企業,中國沒有多少,這是靠做,而不是靠吹的,聯想領導確實在表達技巧上需要提升,聯想的領導受到新聞發言的訓練是不太夠,但是並不妨礙它成爲一個強大的企業,不論是國企,還是民企,不論是虛擬經濟還是實業,做到3500億的年收入,中國有幾個,吹牛能吹出來嗎?

  今天聯想沒有華爲強大,我是同意的,沒有華爲強大的企業多了,沒有華爲強大,就是說什麼,做什麼都是錯的?這我是完全不能同意。

  我一點不想隱飾我的心態,我想站出來幫助聯想一把,看看能不能平衡輿論。因爲我對一切做事的企業,我都是尊重和支持的,聯想是做事,而不是吹牛的企業,即使它有一些問題,那也得看到問題的實質所在,幫助其提升和改變,而不是黑它,把它罵死。更不是說假話,傳謠言。關於聯想的那些說法,真的是確鑿的,你真的是瞭解?我可以負責任的說,大部分人就是人云亦云,你還真認真瞭解過聯想,你扯淡吧,你還以爲你自己有這個精力?

  對做事的企業,即使做得不夠好,我也是寬容和支持,更何況,也沒有做得不好,3500億收入,你做個試試?

  二、聯想做到今天,有它自己的道理

  這個世界,做事難,指手劃腳容易。很多人批一批聯想,說它的問題,說得唾沫橫飛,其實並不如他想像。

  比如經常聽到一種聲音,說聯想如果不是柳傳志,而是倪光南在做,聯想今天就會走上另一條路,就會在技術研發上有很多突破,也許可能會和華爲一樣強大。

  歷史是不能假設的,企業的發展也是不能假設的。每一個企業發展,都是各種機緣一起起作用,最後走到它今天的情況,也會在各種力量影響下,繼續走下去,假設沒有意義。再說了,以我對企業的瞭解,對聯想的瞭解,對倪光南的瞭解。【說起來,和倪光南先生我可是比和柳傳志熟悉多了,倪先生是在我的微信好友裏,我的新書《努力剛剛好》中,還用了倪先生和我一起聊產品的照片,我還送了書給他。我還聽說他還向別人推薦我去講課,說我比他講得好。】但是,我相信,如果當初聯想不是柳傳志,還是倪先生做聯想,那聯想不是壯大起來,和華爲一樣有技術有競爭力,而是聯想早就倒下了。

  不知道倪光南先生看到我這樣說,會不會生氣。但是我還是相信,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特質,作爲一個科學家,我是非常喜歡倪光南先生,在價值觀上,我們其實更接近。甚至有一些相互欣賞,但是我還是相信,倪先生並不適合做企業,這不是他的強項。

  貿工技,這在今天看到似乎有些不那麼合時宜,而在當時就是有價值的,以我們當時的實力和情況,只有活下來,這個企業纔能有機會,聯想還是通過自己的努力,不僅活下來了,還可以和戴爾、惠普這樣世界級的企業去競爭。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中國沒有幾個企業做到這種水平。

  聯想創辦最初的二十年,一開始就是一個異常競爭激烈的行業,那時大家通信設備還不是大家關注的焦點,電腦這是一個全世界關注的行業,當時AST、IBM、惠普、戴爾、華碩、宏碁這些企業中,要殺出一條血路,絕不是今天想象的那麼容易,這個過程中,聯想實力並不強大,如果把大量的精力投入到研發中去,聯想未必能競爭過IBM這樣的企業,自己也很難發展。在這個過程中,聯想選擇了一條獨特的貿工技的路線,先是做大做強渠道,搶佔市場,然後再轉向生產、製造和研發,這在當時就是一條適合自己發展的路,事實證明這條路就是成功的。

  我自己也是創業者,深知做企業,活下來最重要。堅持幾十年,依然活着,這就是能力,和聯想同時代的企業,中國有很多,國外的也是有很多,今天安在哉?給聯想指手劃腳太容易了,但是,換了你,這個企業真的能活下來嗎?

  這個意義上,我至少理解聯想的選擇,這一步步都是摸索着往前走,沒有人知道對錯,走到今天這個情況,3500億收入,也許比華爲還有差距,但是和同時代絕大部分企業比,還是可以驕傲的。

  戰場上一個活下來的士兵,沒有任何人有資格嘲笑他,無論他曾經在戰壕裏的姿勢多麼難看。

  三、我心目中聯想的戰略問題

  說沒有資格嘲笑活下來的士兵,是不是聯想就沒有任何問題,一切都是正確,我看也不盡然,大家也可以站在更高的視角去做一點分析,我也認爲聯想也還是存在一定的問題。

  1、 已經取得了很好的整機生產地位時,沒有及時向產業鏈上游延展

  我是這樣看聯想的問題,當聯想已經取得了較大成功,成爲世界PC第一時,它往核心領域發展的決心不夠。聯想是一直謀求發展的,但是發展的模式採用了攤大餅的辦法,還是在渠道、產品、生產這些領域,把自己的力量向更多的領域擴展。在PC做得較強的情況下,向服務器等多領域發展,在商業領域有了更多的發展,同時也轉向手機等移動通信領域,一度也取得了較大成功,曾經是中國國產手機企業的第一,這些方面可以看得出聯想的戰略思考,在謀求發展上面下過大功夫。

  但是,一個很大問題,就是聯想在已經取得了較大的市場地位的情況下,往產業鏈上游發展的決心不大,比較多接受了市場分配的理念,呆在自己舒服的領域,做消費級產品對於聯想太熟悉了,效果也很好,並沒有下決心往產業鏈上游延伸,讓自己更加強大。

  在這方面三星就顯然比聯想佈局得好,即使聯想不去碰CPU,其實在主板、顯卡、聲卡、存儲芯片、顯示屏等衆多領域,也有一定的發力空間,如果在這些領域選擇一個或是幾個方向發力,一方面可以在供應鏈的掌控上,讓自己更有安全感,也更有議價能力,同時也能逐漸建立自己的底層技術研發能力。

  我想,對於聯想這樣的終端企業而言,不是不知道二十多年來,操縱存儲芯片價格,給自己帶來的威脅,同時看出這個領域的商機,存儲芯片三星可以做,包括臺灣一些公司可以做,聯想如果下功夫做,怎麼可能不會有突破?如果聯想自己做某些配件研發,解決自己的供貨,就是很大的市場了,再有能力向外面供貨,當然就會有較好的市場地位。

  今天看這種情況,就有點是在解放了長江以北,有點劃江而治的味道,沒有將革命進行到底,打過長江去解放全中國。這在一定程度捆住了聯想手腳。再看看三星,這個層面還是有較大差距。 

  2、 過於相信採用併購的方式提升自己的技術實力

  我相信任何一個企業家,都是有進取之心的,在企業做大了,一定會追求做強,聯想其實就是成功的,一家3500億銷售的企業,不成功,什麼是成功?

  當然在走向更大的成功時,選擇走一條什麼樣的路線,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了最後的結果。應該說聯想是中國企業最早有國際視野,也有開闊眼光的,在自己還不是特別強大時,選擇了收購IBM的PC業務,大大提升了自己的品牌形象,提升了自己的影響力,也很好的整合了自己的業務,這讓聯想的PC業務大大提升,取得了良好的效果。應該說,至今聯想收購IBM也還是一個成功的收購案例。

  但是,收購是不是一個不斷複製的良藥?這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應該說收購摩托羅拉,效果未必那麼理想。摩托羅拉被谷歌再次賣出來時,已經不再是一個擁有強大技術實力的企業,這種情況下,收購不但沒有得到更多的技術和能力,整合起來也需要付出較大的代價,在很長一段時間裏,聯想還需要爲其輸血。如果不是收購摩托羅拉,而是把這些資金用來砸研發,提升自己的研發能力,未必效果不如收購。好在通過幾年努力摩托羅拉已經贏利,但是這個週期較長,付出代價大,如果自己做研發,可能效果會更好。

  反觀華爲下決心自己做研發,不斷的積累,在技術積累上的效果就要好得多。

  四、聯想的路是不是就是錯誤的路?

  儘管我們一些紙上談兵會認爲聯想的路是有問題的,什麼是企業正確的路?評價一個企業門道路是否正確,不是在文章中,在論壇中,或是在網上,而是實在數據中,聯想比曾經弱於自己的華爲,是有一定距離了,我們也希望聯想能更加大。但就如體育比賽,冠軍只有一個,企業競爭最強大也只有一個,是不是一個最強大的企業出現,就否定了其它企業存在的價值呢?我想不應該是這樣吧?就若體育比賽,冠軍當然值得歡呼,亞軍、季軍甚至第20名也還是值得尊重。

  聯想是1984年成立,在那個前後還成立了中興、華爲、海爾、方正、海信、TCL、長虹、紫光、清華同方等企業,當然也還有很多企業,絕大部分企業在這30多年時間,沒有發展起來,堅持下來,發展起來的是少數。我列出的這些企業都是做得比較成功的。發展起來,已經不容易,在這些發展起來的企業中,聯想是不是那種很差,無所作爲的企業呢?

  先看看銷售收入吧,這是一個企業實力最根本的證明,你沒有足夠的收入,說明沒有人買你的產品和服務,銷售收入強,這是一個企業發展的基礎。

  華爲:2018年銷售收入7212億元,也是這個數字奠定了華爲今天強者的實力。

  聯想:2018年銷售收入:3589億元,事實證明還是大量消費者選擇了聯想,而且不僅是中國消費者,也包括國外消費者。

  海爾:2018年銷售收入2661億元,相當不錯,不過比聯想還有數百億的差距。

  TCL:2018年銷售收入1133億元,又差了海爾1500億。

  長虹:2018年銷售收入834億元。

  方正:2018年銷售收入突破千億。

  紫光:2018年銷售收入799億元。

  從銷售收入來看,聯想是和華爲拉開一定距離,但是在衆多的那個年代創辦的企業中,聯想的成績是非常好的,遠遠超過當時的競爭者,一個不成功,問題很多的企業,有這樣好的銷售成績,似乎是講不過去吧?

  除了收入,大家也會說利潤,我們也看看利潤情況。

  華爲:2018年利潤593億元

  聯想:2018年利潤57.4億元

  海爾:2018年利潤74.4億元

  TCL: 2018年利潤34.7億元

  長虹:2018年利潤3.23億元

  方正:我查不到整個集團數據,下屬公司的利潤一般都是幾千萬元。

  紫光:2018年利潤10.1億元

  看看這個數據,做企業是多不容易,大家也是努力了30多年,在自己的行業也做到最頂級水平,但是都難,除了華爲一枝獨秀之外,家電行業利潤水平還略好,電子信息領域利潤水平都不高,保持了這樣的收入和利潤水平,我想說聯想還是不錯了。

  聯想一開始就是從PC起家,中國也需要這樣的企業存在,去做房地產當然好,但是中國難道都去炒房?堅守這個行業,做到這樣的水平,還要怎麼樣,拿華爲比,當然可以,但是能把所有企業都按華爲來要求嗎?比不上華爲,就要挑各種毛病來罵嗎?罵太容易了,每個罵人者你想想自己,你考上清華、北大了,你創業成功了,你研發出一流的技術和產品了,沒有,沒有你就要被罵?

  我們要想給聯想指條路是容易,你那條路真的有用,你要能指出明路,怎麼不給自己指條明路,不說做出一個收入3000億的企業,3億也行呀,你自己真能做到嗎?

  在世界各國,在商場裏轉消費電子時,最經常看到的標誌就是lenovo,每次看到這些標誌,我都會有一種親切感和自豪感,走出國門,打出品牌,今天中國有幾個企業強如聯想?挑個毛病,那太容易了,這個世界上,哪個企業,什麼人沒有毛病,沒有讓人可以評說的?把情緒發泄在聯想身上,似乎不罵死而後快,甚至包括一些所謂左派、愛國者,聯想這樣的中國企業出了問題,市場讓別人佔了,你就高興了?這些人的幼稚令人難以置信。

  在上世紀80年代,在中國改革開放開始時,中國大地上出現了一批去吃螃蟹,面對市場,挑戰世界知名企業的小企業,他們在砥礪前行,這個過程中,大多數倒下了,只有少數存活下來,這其中就有聯想。儘管它有不夠完善的地方,但是它依然是一箇中國的優秀企業,這樣的企業在中國還是太少,而不是多了。我相信,如果中國能有幾個華爲,那就更好了,沒有那麼多華爲,多幾個聯想,同樣也是好事。

  說到這裏,這也解釋了我爲什麼願意爲聯想說句話,做企業真的很難,你想想自己,人生是不是很難?全民罵聯想,這一定是有問題的。

  改革開放中走出的企業,華爲是旗幟,聯想同樣很成功。這樣的企業對於中國不是多了,而是少了。

  在辦公室裏和我公司CEO議到這篇文章,說起有許多追罵聯想的是所謂左派,是愛國者,把聯想貼上買辦標籤,今天中國電子信息產業能有一個企業所有配件都是自己的生產的嗎?華爲能做到嗎?我也同意聯想應該在覈心領域有所作,但是這是能從天上掉下來,不需要積累,不需要有一個摸索的過程?

  再說了,聯想如果出了問題,誰是獲益者?中國PC產業就失去了支柱,政府選擇國產產品就沒有可選擇的產品,美國企業又會成爲世界PC業的主導,這是誰希望的結果?對於聯想這樣一箇中國企業,如果我們內部將其扼殺了,這是親者痛仇者快的事。中國沒有聯想,現在誰能頂起來,而且不用國外芯片和配件,有這樣的企業嗎?

  所以,如果聯想有問題,有事說事,指出問題所在,幫助聯想改變,這是應該的,一味追罵,把小毛病放大百倍,我相信這不是愛國者,這是恨國者,這是要搞垮中國企業,爲對手搖旗吶喊。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