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強化地產資金監管 對實體融資和房地產業有雙重意義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8月19日 08:04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強化地產資金監管 對實體融資和房地產行業有雙重意義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每經特約評論員 李宇嘉

  7月30日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明確了“不將房地產作爲短期刺激經濟的手段”的政策基調。就在大約同一時期,央行也連續在幾次會議上重點談及房地產。

  首先是7月29日,央行召開銀行業金融機構信貸結構調整優化座談會,會議明確指出,“房地產行業佔用信貸資源依然較多”,並強調要嚴禁消費貸款違規用於購房,加強對銀行理財、委託貸款等渠道流入房地產的資金管理,加強對存在高槓杆經營的大型房企的融資行爲的監管和風險提示,合理管控企業有息負債規模和資產負債率。

  8月2日,央行召開下半年工作電視會議,再次重申持續加強房地產市場資金管控的要求。

  隨即,銀保監會辦公廳下發《關於開展2019年銀行機構房地產業務專項檢查的通知》,決定在32個城市開展銀行房地產業務專項檢查工作。

  央行強化房地產融資監管,這是推進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大舉措,旨在引導金融機構增加對製造業、民營企業的中長期融資,也符合近年來房地產調控的主旋律。

  2016年,房地產新增貸款佔各項貸款的比重達44.8%,房地產貸款餘額佔各項貸款餘額的比重達25%,個人住貸款餘額(18萬億元)同比增速達38.1%,資金有過多、過快流入地產的趨勢。

  在此背景下,從2017年開始,控制居民過快加槓桿、控制資金違規流入房地產,就成爲金融監管的重點。2017~2018年,房地產貸款餘額增速分別下降6.1和0.9個百分點,2018年貸款增量佔比(39.9%)下降1.2個百分點。

  今年上半年,房地產貸款餘額增速(17.1%)比上季度末下降1.6個百分點,房地產新增貸款佔比(33.2%)比上年全年降低6.7個百分點。但是,資金過快流入地產、違規接濟開發商融資的現象仍未能完全避免。

  今年5~7月份,住戶部門中長期貸款分別佔新增貸款的39%、29%、41%,7月再次突破了40%的監管紅線。如果考慮到居民部分短期貸款(比如信用卡和消費貸款)也流向地產的事實,新增貸款恐有一半左右投入到了房地產。正如銀保監會郭樹清在6月曾表示的那樣,“必須正視一些地方房地產金融化問題,新增儲蓄資源一半左右投入到房地產領域”。

  近一段時期,開發商資金來源明顯有所改善。上半年,開發商資金來源同比增速在7%~9%波動,明顯好於去年上半年2%~5%的水平。其中,國內貸款告別去年負增長的局面,上半年實現8.4%的增長,自籌資金也逐月好轉。

  但與此同時,實體經濟融資形勢依然嚴峻。6~7月份企業新增中長期貸款佔比分別僅爲22.6%、34.7%,雖然有回升跡象,但總體仍處在較低水平。

  再看非銀行融資。今年上半年,信託等非銀金融行業試圖在“關窗”之前搶先機、早投放,由此土地前端融資、理財和委託貸款等渠道融資泛起。根據用益信託網的數據,一季度新增房地產信託項目金額佔新增信託項目總金額的19%,去年同期這一比值僅爲10%;二季度房地產信託募集資金1958億元,環比增長6.85%;從各領域募集資金佔比看,二季度房地產類信託規模佔比41.74%,環比大增4.73個百分點。

  根據剛剛發佈的今年二季度金融機構貸款投向報告,上半年工業中長期貸款餘額僅增加5.2%,而房地產行業貸款增速高達16.9%。由於社會資金投放的總體規模是有限的,房地產不但會擠佔有限的信貸資源,還將擡高整個社會的融資成本。這對製造業、民營和小微企業顯然將產生極其負面的影響。

  國家統計局剛剛發佈的7月份經濟運行數據顯示,今年1~7月民間投資增速爲5.4%,其增速水平只有房地產開發投資增速(10.6%)的一半多一點。另外,國家致力於打造消費增長的新引擎,上半年最終消費支出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超過60%。而在高房價和消費的相互關係上,權威研究早已給出確定的結論。7月央行發佈的《區域金融運行報告(2019)》,以量化分析確定無疑地指出,居民槓桿率水平對消費增長有負面影響。

  計量結果表明,在控制人均可支配收入、社會融資規模等因素以後,居民槓桿率水平上升1個百分點,社會零售品消費總額增速下降0.3個百分點。基於此,即便有部分市場人士認爲靠樓市能促進消費,換來的只是短期繁榮。然而普通居民加槓桿,損失的將是消費的潛力和可持續增長,也就不利於經濟結構轉型。

  因此,我們看到,近期房地產新投放貸款重回額度控制,按揭利率應聲反彈,多個城市房貸利率上浮幅度增加。另外,開發商的各種融資渠道(境內外債券發行、信託、開發貸款等)等也趨於嚴格。

  與此同時,近期房價明顯上漲的城市,紛紛重啓限價政策,意在壓縮投資買房的收益空間,不給資金流入房地產以正面激勵。特別是,全球主要經濟體保持貨幣寬鬆的趨勢越來越明顯,爲了應對資產價格上漲預期,我們更要建立起資金和樓市的防火牆,疏通資金流向實體的傳導渠道。

  當然,強化資金管控,並非爲了打壓房地產,而是規範資金和地產的對接渠道。無論是5月中旬的銀保監23號文(針對銀行、信託房地產貸款),還是7月初監管層對多家信託公司進行窗口指導,又或者是7月12日發改委對房企境外發債提出新要求(存量債務置換在備案登記材料中列清),政策力度並未超過2017~2018年去槓桿時的範疇。比如,“去通道”和“穿透式監管”,目的主要是防範執行層面的放鬆和新的監管套利;“堵後門、開前門”,打擊的是開發商假股實債、股權收益權、特定資產收益權等違規給地產融資的各類通道。

  實際上,對於符合要求的貸款類和真股權投資,銀行和信託一直是敞開大門的。目前來看,房地產行業融資有向高等級龍頭集中的趨勢,今年順利發債融資的房企主要是AAA級主體,AA+級房企累計債券淨融資尚爲負,遑論AA級及以下評級的主體。因此,以融資重塑企業行爲,也更有利於行業健康發展。

  (作者爲廣東省住房政策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員)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