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學習時報刊文:聚焦老年人金融需求進行產品創新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8月20日 16:45   北京新浪網

  以養老金融推進養老服務發展

  作者:婁飛鵬

  來源:學習時報 

  《國務院辦公廳關於推進養老服務發展的意見》明確提出拓寬養老服務投融資渠道,推動解決養老服務機構融資問題,擴大養老服務產業相關企業債券發行規模,發展養老普惠金融。

  養老金融在養老服務發展中具有積極作用。總體來看,金融業本身就是服務業,也是養老服務的一個有機組成部分。在養老服務發展中,爲更好地發揮金融的作用,需要進一步提高金融發展的針對性,發展好服務於老年人、養老金和整個養老服務業的養老金融,補齊養老金融發展的短板,並以此來推進養老服務平衡充分發展。

  養老金融的重點服務對象是我國養老服務的薄弱環節。從服務對象看,養老金融的重點服務對象不僅包括老年人,還包括養老金和養老服務業。面對“未富先老”“未備先老”的人口老齡化現狀,我國養老金積累較少,養老服務業發展規模相對較小,無法有效滿足老年人的養老需要。養老金方面,2017年底,我國基本養老金結餘5萬億元,職業年金積累1.3萬億元,絕對規模較小,尤其是職業年金作爲積累的養老資產,需要通過金融服務來保值增值。養老服務業方面,2018年底,我國養老服務機構16.4萬個,牀位總數746.3萬張,遠遠滿足不了老年人的服務需求,需要通過金融服務豐富其資金來源,不斷擴大規模來滿足老年人的需求。

  國內在發展養老金融方面做了積極探索。對於國內存在的養老服務需求,政府出臺了多項政策,金融機構也進行了積極探索,推動了養老服務的發展。1990年代以來,我國一直在探索建立基本養老保險與企業補充養老保險和職工個人儲蓄性養老保險相結合的制度,也就是世界銀行所倡導的養老金三支柱框架。隨着2018年開始的個人稅收遞延型商業養老保險試點,我國的養老金三支柱制度框架基本建立,後續需要降低對第一支柱基本養老金的過度依賴,進一步擴大職業養老金和個人儲蓄型養老保險規模。金融機構也圍繞現實需求,按照政府的政策導向,從戰略定位、機構組建、產品創新、服務渠道、風險管理等方面積極努力,以更好地服務老年人、養老金和養老服務業。

  以養老金融破解養老服務發展面臨的問題。養老服務和養老金融發展都處於較爲初級的階段,雖然養老金融重點是服務於老年人、養老金和養老服務業的金融,但受產品設計、商業模式、制度理念等因素影響,養老金融支持養老服務發展還存在一些問題。

  一是金融機構養老金融產品創新不足。爲發展好養老金融,金融機構已經做了較多努力,但仍然無法有效滿足養老服務發展需求。如在融資方面,養老機構作爲一類主體,其有着自身的發展特點。根據浙江省民政廳數據,浙江省約90%的養老機構持有的執照是民營非企業組織,該類機構在公司治理架構、盈利能力、現金流等方面都較難滿足銀行既有的授信准入條件。金融機構在授信審批機制、貸款期限和額度等方面未根據養老機構的融資需求相應的優化調整,導致養老機構申請貸款通過率較低。在資產保值增值方面,養老金的積累往往要跨越較長時間,保值增值需求更突出,但國內這方面產品發展不充分,個人稅收遞延型商業養老保險、目標日期型養老基金產品剛開始試點,亟須擴大試點並發展完善。

  二是養老機構商業模式尚未有效形成,盈利能力弱,金融機構爲其提供融資支持面臨較大風險。目前國內養老機構還未形成有效的商業模式,商業可持續發展能力不足。全國老齡委的《養老機構發展研究報告》顯示,受老年人支付能力有限,土地、融資等成本逐年提高及其他因素影響,我國養老機構中,32.5%虧損,48.1%基本盈虧平衡,19.4%略有盈利。這決定了養老機構通過間接方式融資時,金融機構面臨較大的風險,融資積極性不高,通過直接方式融資也存在不符合准入條件,從而無法有效融資的問題,難以融資也不利於養老機構更好發展。

  三是制度理念方面的問題也限制了養老金融推進養老服務發展的潛力。如在養老機構盈利能力不被看好的情況下,金融機構對其提供融資時往往會要求提供抵押擔保分散風險。在這方面,養老機構因帶有較大的公益性,土地往往爲政府劃撥用地,作爲公益用地不符合法律要求無法抵押。同時,養老機構輕資產特點突出,也缺少其他可抵押資產。抵押物不足也降低了金融機構融資支持養老機構的積極性。

  以養老金融推進養老服務發展的思路建議。以養老金融推進養老服務發展總體可以從兩個方面努力。一方面,發展好養老金融,提高養老金融自身發展以及其推進養老服務發展的能力;另一方面,發展好養老服務業,降低養老金融推進養老服務發展的風險。在這個過程中尤其需要政府政策支持以推動兩方面發展,最終更好地滿足老年人的服務需求,也要從理念方面科學引導,讓養老金融和養老服務創新在滿足老年人各類需求中切實發揮積極作用。

  在養老金融發展方面,重點聚焦於老年人、養老金和養老服務業的金融需求,圍繞客戶需求進行有針對性的產品創新,豐富金融服務類型。老年人金融服務重點是提供優質的支付結算服務,提供穩健的養老型理財產品,提高老年人金融服務的可得性和滿意度。爲更好地實現養老金保值增值,也需要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發展好資本市場。養老金投資和資本市場發展具有辯證統一關係,既要擴大養老金投資範圍領域,引導更多的養老金進入資本市場,爲資本市場帶來穩定的長期投資資金;又要發展好資本市場,提高資本市場對養老金投資的吸引力。豐富養老機構的融資方式,對於市場化程度高、經營規範、盈利前景看好的養老機構,探索豐富其間接融資過程中的抵押物類型,支持其開展公開上市、發行債券等直接融資,解決其融資問題並降低融資成本。

  在養老服務業發展方面,養老機構要區分公益性和商業性,公益性養老機構重點是提供普惠的養老服務,保障老年人的基本養老需求。對公益性特點突出的養老機構,政府需要從土地、稅收、財政補貼等方面提供政策支持,維持其正常運營。商業性養老機構重點是提供優質的養老服務,提高老年人的養老水平。這類機構也要積極創新商業模式,明確重點服務的老年人羣體,尋求商業可持續發展。在鼓勵養老機構創造更多就業崗位的同時,也要對養老機構吸納就業提供科學合理的社會保險補貼、職業培訓補貼等。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