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互聯網大佬爲什麼愛唱歌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9月11日 18:52   

  互聯網大佬爲什麼愛唱歌

  燃財經(ID:rancaijing)原創

  作者 | 黎明 陳琪編輯 | 魏佳

  大佬愛唱歌,55歲的馬雲再一次拿起了話筒。

  9月10日的阿里20週年晚會,馬雲宣佈正式退休,他以一首汪峯的搖滾歌曲《怒放的生命》,作爲離別歌曲。現任阿里巴巴CEO張勇則以一首《You raise me up》接棒,宣告另一個時代來臨。

  互聯網大佬中,馬雲是在公開場合唱歌最多的一個。從大氣磅礴的《我愛你中國》,到搖滾金曲《海闊天空》,到王菲經典作《傳奇》,再到出道單曲《風清揚》,馬雲成功將自己打造成了一個跨界歌手。

  歌聲是內心的映射,唱出的是大佬真實的人設。

  注重情懷,體現格局,理想主義,這是馬雲留給大衆的直觀印象。這種人設在他對歌曲的選擇中得到了體現,也體現在阿里巴巴過去20年的發展歷程裏。

  實際上,除了馬雲,馬化騰、李彥宏、丁磊、張朝陽、賈躍亭、馮鑫等互聯網大佬,都曾在公開場合一展歌喉。他們對歌曲的選擇不盡相同,演繹手法也各有特點,演出的時機和熱度,則跟他們的公司發展息息相關。

  大佬的歌聲,爲外界提供了一條線索,讓我們得以一窺大佬的人設,看清公司發展的奧祕。

  跨界歌王:馬雲

  2013年5月10日,淘寶十週年慶典,馬雲宣佈正式卸任阿里巴巴CEO,由陸兆禧接任,自己只擔任董事局主席,退出公司日常事務的管理。

  在那次慶典上,馬雲深情獻唱了《我愛你中國》和《朋友》兩首歌,引發臺下員工大合唱。也是從那時起,馬雲開始了他的跨界歌王之旅。

  2016年雲棲大會,馬雲唱了一首陳奕迅懷舊風格濃厚的《好久不見》,還用粵語唱了搖滾金曲《海闊天空》。第二年的雲棲大會,馬雲在壓軸環節出場,穿着牛仔衣戴着墨鏡,一口氣連唱《傳奇》、《Unchained Melody》、《我終於失去了你 》、《當我想你的時候》四首歌。

  也是在2017年,由在阿里大文娛任職的高曉鬆擔當製作人,馬雲和王菲合作,合唱了一首《風清揚》單曲,在網上引發熱議。這首單曲同時也是馬雲主演的電影《功守道》的主題曲。

  從在自家大會上即興演唱,到跟明星合作錄製專輯,馬雲正式完成了從企業家到超級歌王的跨界。

  馬雲偏好搖滾。Beyong的《海闊天空》,是香港搖滾黃金時代的作品。許巍是著名的搖滾歌手,他被馬雲邀請到阿里18週年年會,現場演唱了《藍蓮花》。這兩首歌,都充滿了自由、夢想、理想等天馬行空的元素,散發着理想主義的味道,跟馬雲的氣質非常吻合。

  在馬雲的公開演講中,“信任”、“相信”、“希望”、“世界”,都是出現頻率很高的詞彙。馬雲習慣站在普通人難以企及的高度,用一種大格局的視角,去審視公司的商業行爲。就像阿里最早的宣傳語“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體現的是創始人的視野和格局。

  馬雲擅長抒情。他既有《我愛你中國》這種直抒胸臆的表白,也有《傳奇》、《好久不見》、《當我想你的時候》這種略帶傷感的感性。當然,《朋友》和《真心英雄》這種適合全員大合唱、凝聚士氣的金曲,也被馬雲多次拿來演唱。

  實際上,2013年馬雲卸任CEO之後,他的工作重心,就放在了企業文化、價值觀和組織建設上。所以在馬雲的歌聲裏,看不到鬥志昂揚的拼殺場景,也聽不到勵志的雞湯故事,因爲他的視野已經超出具體的業務範疇。

  馬雲和王菲合唱的單曲《風清揚》,則更加直接生動地刻畫了馬雲的人設。“挑燈看劍回望人海起落”、“一個個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歌曲營造的自由遼遠意境,襯托的是馬雲悠揚灑脫的氣質。

  和“跨界歌王”馬雲相比,其接班人張勇顯得更爲低調。在阿里巴巴20週年年會上,張勇與馬雲合唱一首英文歌《You raise me up》,宣告着新老交接正式完成。

  這不是張勇第一次演唱這首歌。2017年1月25日,在阿里巴巴集團組織部年度大會結束後的party上,他唱的也是《You raise me up》。一曲唱罷,坐在前排的一些阿里人發現,張勇眼中泛着淚光。

  這並不多見。在阿里人印象中,張勇很少情緒激動。

  “我能充分感受得到,他唱這首歌背後的那種感情,他認爲是這個組織成就了他,阿里巴巴成就了他,馬總成就了他。”一名在現場的阿里高層曾對媒體說。

  人設反轉:馬化騰+李彥宏

  與馬雲不同的是,很大一部分企業家不願意拋頭露面,低調內斂的馬化騰和貴族學霸李彥宏就是這類企業家的代表人物。他們出場唱歌,往往是有打破人設或增強人設的目的。

  時鐘撥回到2015年1月24日。百度在北京首都體育館舉辦15週年年會,員工正在等待李彥宏上臺,他即將表演架子鼓《將軍令》和演唱《男兒當自強》。

  “咚…咚咚”,鼓聲響起,李彥宏身披金甲登上舞臺。“既是男兒當自強,昂步挺胸大家作棟樑” ,《男兒當自強》成爲李彥宏被傳播得最多的歌曲,“自強”兩個字在某種程度上概括了他要面對的未來。

  錯失了移動互聯網機遇、燒錢O2O做不好運營、負面消息纏身、核心業務遭挑戰、轉型AI,百度在BAT中掉隊,李彥宏在過去兩年步履艱難。

  2019年8月20日,經歷了向海龍離職、內部架構調整的百度發佈了Q2財報,這一季度實現營收263億元,淨利潤24億元, 營收環比增長9%,Q1充分釋放負面信號的百度終於在Q2交出了滿意答卷。

  在財報會議上,李彥宏在內部郵件中再次發佈“將軍令”,“我們需要更多敢立軍令狀的將軍,更多敢打硬戰的士兵。”他開始明白,百度不只需要一個強大的CEO,還需要一個強大的團隊。

  站在今天的角度回看,李彥宏實現了他的諾言,男兒當自強。但除了馬東敏之外,陸奇出走、向海龍離職,能爲百度站出來的人並不多。將軍令依然在,李彥宏可能更需高歌一曲《朋友》。沈抖會是李彥宏的希望嗎?要回答這個問題尚需時間。

  如果說李彥宏唱歌是爲了完美人設的增強,那馬化騰則是徹底打破了他低調內斂的人設。

  2018年,騰訊投資的女團節目《創造101》頻繁刷屏,馬化騰爲了給節目站臺,帶領高管在當年的員工大會上跳起節目的主題曲《pick me》。

  當天晚間,馬化騰憑藉“騰訊孟美岐”這一關鍵詞衝上熱搜第六名,爲《創造101》帶來實實在在的流量。不僅如此,2018年第二季度財報顯示,騰訊的付費用戶貢獻營收同比增長超過了100%,遠高於行業增長水平,《創造101》得到了商業上的認可。

  除了爲文娛板塊站臺,2018年騰訊年會上,馬化騰搖身一變,成爲一個嘻哈男孩。他頭戴王者榮耀周邊產品的帽子,架着墨鏡、掛着金色項鍊,深情演唱嘻哈風格的《至少還有你》。

  馬化騰爲王者榮耀站臺不無道理,2017年騰訊四個季度遊戲營收同比增速平均在35%以上,這都歸功於《王者榮耀》。作爲騰訊營收的一輛重要馬車,馬化騰對遊戲業務的重視不言而喻。

  在歌曲的選擇和對節目的演繹上,馬化騰不像李彥宏那樣慷慨激昂。不論是《pick me》,還是《至少還有你》,馬化騰都在有意無意突出某款當年大火的產品,爲業務部門打氣。而在表演風格上,炫酷、時尚、年輕化,是馬化騰兩次表演的共同特性,這跟騰訊所倡導的產品調性一脈相承。

  沒有漫無目的的表演,一切爲業務服務。馬化騰打破了他自己低調內斂的人設,卻強化了騰訊時尚炫酷的人設。這是一次反轉,也是一次延展。

  小資情懷:丁磊+張朝陽

  丁磊和張朝陽曾在門戶時代入選中國“網絡三劍客”,他們都是技術出身,典型的理工男,但這兩個大佬同時屬於“會玩”的那類人。

  2013年,網易旗下音樂產品網易雲音樂首發了一支全新MV,丁磊作爲男主唱出鏡。在這支名爲《帶我飛》的單曲中,丁磊頭戴耳麥,和女主唱林志玲深情對白。這首歌由林志玲作詞,周杰倫作曲,畫面唯美抒情,有一種周董式的中國風特色。

  跟馬雲等大佬喜歡在年會等公開場合放肆嗨不同,丁磊一出場就是小資清新路線。MV中,丁磊臺詞不多,但神情投入,足夠認真。

  實際上,這首歌是網易遊戲《大唐無雙2》的主題曲,是丁磊首次獻唱,也是當時遊戲行業中最高級的遊戲高層參與遊戲製作的事件。歌曲首發在網易雲音樂,宣傳的是網易遊戲,一首歌同時宣傳了網易的兩款產品,丁磊可謂是一箭雙鵰。

  很多人說,丁磊是個商人,從來不做虧本的買賣。這首歌與其說是一次演出,更像是一次目的明確的商業行爲。

  但在某種程度上,這首歌也體現了丁磊對產品的偏好:精緻、有情懷、有調性。歌曲走的是文藝清新唯美路線,雖然宣傳的是遊戲產品,但不喧囂不鬧騰。這很符合網易旗下產品的調性。不論是網易雲音樂,還是網易嚴選,都具備很強的產品力,用戶粘性高,當年在地鐵刷屏的網易雲音樂評論就是一例。

  相比之下,張朝陽對歌曲的演繹,要自我隨性得多。

  張朝陽曾參加過湖南衛視的綜藝節目《天天向上》,節目中他唱了一首張韶涵的《親愛的那不是愛情》。和大部分大佬不同,張朝陽選的歌是愛情主題系列,既看不到征戰四方,也看不到自由理想。實際上,他年少成名,坐擁名利。他同時透露,自己的業餘愛好不在高爾夫和奢侈品上面,更多的是喜歡登山、瑜珈和養生。

  一個耐人尋味的細節是,在節目錄制時,張朝陽本來要唱《藍蓮花》,但剛開口唱了兩句覺得不太對,所以改唱《親愛的那不是愛情》。

  不過,搜狐確實是掉隊了。在20年前的門戶時代,搜狐和網易都是行業巨頭,當時BAT還尚未嶄露頭角。20年過去,網易仍然活躍在一線陣營,市值超過350億美元,但搜狐市值縮水至不足5億美元。

  過去很長一段時間,張朝陽被業內認爲偏離了搜狐的管理中心。他是員工眼中的“老好人”,對團隊和業務的管理相對佛系。爲了躲避霧霾,他曾經會在每週末離開北京。直到2019年搜狐WORLD大會,張朝陽宣佈再度回歸一線,要帶領搜狐重回一線陣營。

  在那次《天天向上》節目中,張朝陽跟着主持人一起跳了一段舞步。有人評論:張朝陽跳得很有律動感,但就是沒踩到節拍上。這像極了搜狐近年來的幾次轉型,不論是媒體業務,還是社交產品,都沒能踩在對的節點。 

  矇眼狂奔:賈躍亭+馮鑫

  “吹啊吹啊,我的驕傲放縱,吹啊吹不毀我純淨花園……”

  2016年2月28日,賈躍亭在樂視萬人年會上唱了《野子》,那時的他野心十足不懼一切,言稱“樂視的未來不是超越BAT,也不是超越IAT(蘋果、亞馬遜、特斯拉)”。

  一個月之後,馮鑫在暴風上市一週年年會上同樣演唱了《野子》。馮鑫唱完表示,“現在好像誰唱了這首歌,那首歌就屬於誰了一樣。那麼今天我也唱一唱,把這首歌拿回來。”他認爲,2016年至2025年將是互聯網+娛樂的黃金十年,並在現場描述了暴風科技的未來規劃。

  馮鑫唱完《野子》後現場還評價樂視,“我覺得在跨界這個事情上,樂視做得很好”。這從後續馮鑫的佈局中也能窺之一二。賈躍亭的生態化反,影視和電視、手機、汽車、體育……全面覆蓋各個面,打造全生態;馮鑫的DT大文娛,以“我”爲中心,轉變爲以用戶大數據、用戶畫像爲中心,通過大數據關聯暴風的各項服務。

  賈躍亭和馮鑫“野”的信心來自哪裏?就在他們“獻唱”的前一年,樂視總營收達130.17億元,相比2014年增長90.89%,淨利潤9611萬元,同比增長31.84%,樂視TV完成了300萬臺的年度銷售目標。暴風則在同年登陸創業板,創下了上市40天36個漲停板的紀錄。他們有“野”的底氣。

  《野子》賈躍亭

  《野子》這首歌中,出現最多的三個詞是14次的“吹啊”、5次的“勇敢”和4次“大風”。原唱蘇運瑩曾表示, 她想借這首歌表達“不要害怕”的感覺。她覺得只要夠堅定,再大的逆境都不算什麼。當賈躍亭和馮鑫演唱這首歌時,或許未曾想到會陷入如今的逆境。

  除了共同演唱過這首歌,這兩位充滿爭議的互聯網大佬還有很多相似之處。他們都是山西人,同樣享受過上市後的高光時刻;兩家公司有着部分相似的業務模式,以及同樣難堪的TV業務。

  如今是2019年,命運給充滿交集的兩個公司帶來了相似的結局,但兩位掌門人面對結局的地點不同。“是你嗎,會給我一扇心房”,命運讓賈躍亭在美國流浪;“是你呀,會給我一扇燈窗”,命運給了馮鑫一間鐵窗。

  兩人沒有逃脫“野”帶來的膨脹和慾望,失去控制的公司也最終落得相似的下場。

  大佬的人設,藏在大佬們五花八門的歌聲裏。

  馬雲愛搖滾,玩跨界,一首《風清揚》,唱出了甩手掌櫃的灑脫和格局;馬化騰墨鏡風衣,耍炫酷,嘻哈的舞步跳出了騰訊在文娛產品上的赫赫戰功;李彥宏一身金甲,節奏感超強的鼓點,猶如征戰的號角,打響了百度的自強反擊戰;丁磊重產品,講情懷,唯美的MV,細膩的對白,彰顯的是網易的產品力;張朝陽顫抖的舞步,柔軟纏綿的歌聲,傳達的是搜狐失去的一個時代;賈躍亭和馮鑫,踏着力氣踩着夢,用一首《野子》,矇眼狂奔隨風狂舞。

  會唱歌的大佬,不一定是真大佬,但一定是更真實的大佬。

  互聯網的發展,讓越來越多有才藝的大佬,有了展示的舞臺。他們的歌聲和表演,某種程度上顛覆了大衆對一個巨頭公司創始人的刻板印象,讓大佬的人設更加豐富和生動。這拉近了大佬和大衆的距離,也讓大佬的形象更加有血有肉。

  當然,每個大佬都有自己的風格和偏好,也有不同的動機和需求。他們的每一次公開表演,或出於心血來潮,或出於精心謀劃,或出於主動宣傳的契機。

  但不管怎樣,大佬並不遙遠。剝開華麗的外殼,回歸商業價值本質,每一個人,都有機會成爲真大佬。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