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專家:宏觀調控具有較大操作空間 穩定內需至關重要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10月07日 14:48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溫彬:宏觀調控具有較大操作空間

  來源:中國證券報

  □中國民生銀行(港股01988)首席研究員 溫彬

  今年以來,世界經濟增長乏力,主要國家需求疲弱,國際環境不穩定不確定因素明顯增多。國內經濟保持總體平穩、穩中有進的態勢,內需基本穩定,金融領域基本面穩健,宏觀調控仍有較大操作空間,有能力應對內外部各種挑戰。但也要注意到,國內經濟下行壓力加大,應全面客觀研判形勢,制定有效對策。

  穩定內需至關重要

  上半年,我國GDP同比增長6.3%。從“三駕馬車”來看,投資對GDP增長的拉動從2018年的2.2%回落至1.2%;消費從5%回落至3.8%;因出口表現好於進口,淨出口對GDP增長的拉動從-0.6%上升至1.3%。但在當前形勢下,外需的不確定性較大,提振內需對經濟穩增長至關重要。

  外部需求有波動。今年以來,全球經濟延續回落態勢,主要國家經濟增速放緩。二季度,美國GDP季調環比折年率爲2%,分別較一季度和去年同期下滑1.1個和1.5個百分點。德國作爲歐元區的經濟增長“引擎”,其二季度GDP爲6年來首次同比零增長。新興市場國家經濟亦增長乏力,印度二季度GDP同比增長5%,近一年連續回落3.2個百分點。受需求疲弱影響,全球貿易額下降。一季度,全球出口貿易額4.6萬億美元,同比下降2.7%;全球進口貿易額4.7萬億美元,同比下降3.1%。預計全球需求放緩將延續,淨出口對我國經濟的拉動作用具有較大不確定性。

  投資加速有空間。前8個月,固定資產投資完成額增長5.5%,同比提高0.2個百分點。製造業投資增長2.6%,主要是外需不振等因素所致。基建投資增速與預期存在一定差距,不過,近期與專項債相關的政策密集發佈,有助於加快專項債發行節奏,對基建投資起到提振作用。

  消費需求有改善。今年以來,剔除節假日等因素影響,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速較去年同期有所下滑,主要受汽車、地產及石油產業鏈消費下滑影響。具體來看,6月排放標準轉換,促銷活動拉動汽車消費前移;房地產調控從嚴,家電、建材等相關產業鏈消費回落;國際油價回落,帶動石油及製品消費走低。同時也要看到,消費表現出一定改善跡象:如果剔除汽車零售,8月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增長9%,比上月加快0.5個百分點,服裝鞋帽針紡織品、家用電器和音像器材、建築及裝潢材料消費都較7月有所回暖,而8月汽車製造業增加值增速和產量明顯回升,預示汽車消費將逐步企穩。此外,近期國家出臺一系列消費政策,也有助於消費能力和意願的提升。

  從供給側看,我國經濟結構持續升級,高質量發展特徵逐漸顯現。高技術產業在工業增加值中表現相對較好,前8個月,高技術產業增加值同比增長8.4%,快於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增速2.8個百分點,5G等行業有望成爲新的增長點。未來,仍需深入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加速新舊動能轉換,儘快培育更多經濟增長點。

  有效實施政策調控

  當前,我國宏觀調控難度加大,但仍有較大操作空間。

  貨幣政策方面,上半年,社融增速10.9%,M2增速8.5%,名義GDP增速爲8.1%,基本實現社融、M2增速與名義GDP增速相匹配的目標。結構也趨於合理,表外融資繼續回落,新增人民幣貸款合理增長。下一階段,貨幣政策仍然具有較大空間。一方面,降準(普降和定向降準)政策的實施,有利於保持市場流動性合理充裕。加大對民營企業、製造業的信貸支持力度,有助於形成良好的市場預期,幫助企業恢復信心。另一方面,降息仍然有必要且有空間。從外部看,國外主要經濟體的央行重啓寬鬆貨幣政策,爲我國央行降息創造了空間。從內部看,當前我國經濟下行壓力增加,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有助於穩增長目標的實現。同時,國內通脹水平整體可控,人民幣匯率保持雙向合理波動,暫不構成對降息的掣肘。

  財政政策方面,仍需更大力度的加力提效。原因在於,當前我國宏觀槓桿率依然較高,達到249.5%。其中,企業部門槓桿率155.7%,通過寬貨幣加槓桿的空間有限;居民部門槓桿率55.3%,雖然不太高,但再加槓桿的空間也已不大;政府部門槓桿率38.5%,明顯低於美國、日本,而且我國政府以淨資產爲代表的償債能力明顯好於美國、日本,因此,這仍是加槓桿的主要領域。

  綜合研判經濟金融形勢,在政策調控有效落實的情況下,三季度經濟有望保持6%-6.3%的增速,全年實現6%-6.5%的經濟增長目標問題不大。

  加大政策支持力度

  當然,經濟發展中還存在不穩定和不確定因素,筆者建議從如下方面做好政策支持和保障。

  一是應對外需變化,強化對進出口企業的支持。完善金融政策,鼓勵金融機構支持進出口企業發展和轉型。完善金融產品和服務體系,幫助進出口企業管理好財務風險、匯率風險。推進“一帶一路”沿線的金融佈局,完善金融基礎設施建設,加快機構審批,支持更多企業走向“一帶一路”。

  二是促進內需提升,完善拉動內需的配套政策。打通社保、公積金、稅務、司法等部門數據,構建全國統一、開放、共享的數據平臺,營造良好信用環境,便於金融機構評級授信。發揮基建託底作用,切實落實近期關於專項債額度、發行進度、使用範圍等政策要求,充分動員各類資源,綜合運用專項債、PPP、銀行貸款等手段融資保障基建資金來源。加快建立和完善消費金融相關法律體系、業務規範等,將消費金融作爲普惠金融重要部分,在稅務優惠、流動性、定向降準、不良貸款容忍度等方面給予支持。做好促進消費的配套政策支持。加快發展汽車金融,完善平臺建設,促進二手車流通;增強“夜間經濟”和假日消費,促進旅遊業發展,強化銀行與商圈商戶合作,大力發展信用卡、掃碼支付等便捷型支付形式,通過消費折扣等形式引導消費。

  三是多措並舉,強化對民營企業的扶持力度。完善多層次資本市場建設,發揮好主板、科創板等作用,儘快形成與銀行既分工又合作的金融格局。銀行進一步從“量”和“價”方面,加大對民企的信貸支持力度,通過完善的信息和信用體系,讓銀行做到敢貸、願貸、能貸,不盲目抽貸、壓貸、斷貸。監管部門出臺差異化監管政策,通過定向降準、降息、考覈傾斜、稅收減免、成本補貼等方式,對金融機構實施差異化激勵約束。進一步疏通減稅降費的政策傳導,讓基層企業感受到更多政策效果。

  四是完善金融生態,做好服務經濟發展的保障。繼續推進銀行資本補充,拓寬渠道,提升審批效率。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渠道,強化貸款新報價政策的宣傳和執行監督。加強系統性風險管控,進一步監測、處置中小銀行信用風險,提升金融體系穩定性。維護匯率市場秩序,保持匯率雙向波動並基本穩定,降低企業因匯率波動而導致的財務風險。監管部門、地方政府、司法部門進一步加強合作,債務風險出現前,嚴格規範、及時監測企業經營,債務風險出現後,妥善處置、最大限度保證債權人合法權益,增強銀行貸款信心。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