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過的風口 最終都讓自己死得很慘

http://finance.sina.com   2017年01月26日 17:15   北京新浪網

  蘇清濤/文

  “用車0.1元起”,前幾天,第一次在街頭看見“小鳴單車”的時候,我簡直被它的“便宜”給嚇壞了。誠然,看到0.1元,我的第一反應是“好大方”,但隨即,我就感到有點悲哀了。

  現在,共享單車市場成了新的“風口”,因此,投資人和創業者都在不計后果地補貼,燒錢,任性沒商量。

  然而,當大家都一窩蜂地“大幹快上”的時候,每一個風口,同時又都成了泡沫。最終,除了那一兩個“人生贏家”之外,大家都會死得很慘。

  燒了那麼多錢,ofo仍然失去了“備胎資格”

  處在風口浪尖上的共享單車行業血拼融資的步伐從未間斷,但究竟打算怎麼賺錢,誰也沒有想清楚。甚至,就在半個月前,摩拜CEO王曉峰還直言不諱道:“之所以還在不停地找投資者,就是因為沒有清晰的盈利模式,希望別人給我錢,讓我活下去,讓我們跑得比別人快,然后一起找盈利模式。”

  可是,你都“跑得比別人快”了,別人還怎麼活下去呢?因為摩拜跑得實在太快了,最近,在筆者所居住和工作的上海浦東張江高科一帶,已經很難看到小黃車ofo的影子了。

  與網約出租車不同的是,除用戶體驗外,決定共享單車的用戶粘性的,並不是價格,而是投放量。用戶體驗方面,摩拜的領先優勢自不必说(摩拜1.0版實心胎的是騎起來比較重,但2.0版和3.0版,騎起來都特別輕便,對用戶的吸引力比容易“掉鏈子”的ofo強許多),就是在投放量方面,摩拜的優勢也日漸明顯:在去年11月份初,在張江一代,ofo和摩拜的投放量差不多(摩拜稍微多一點,但領先優勢並不明顯),但自11月中旬以來,每隔幾天,摩拜都會新增一批投放;而在這個階段,ofo的投放量並沒有明顯增加。

  此前,很多用戶雖然慣用摩拜,但ofo的app一直被當做“備胎”保留着,以防萬一;而現在,摩拜已經通過一輪又一輪的轟炸式投放讓用戶“隨時隨地都能找到”,因此,那些不願意自己手機上安裝太多APP的用戶,乾脆就卸載了ofo,就這樣,ofo“當備胎都沒人要了”。

  截至2016年12月20日,摩拜在上海和廣州的投放量都超過了10萬輛,而ofo在全國的投放量總共才23萬輛。看來王曉峰所说的“跑得比別人快”是實現了,只是不知道他打算跟誰“一起尋找盈利模式”呢?

  ofo都已經在“局部地區”倒下了,小鳴單車依然打出“用車0.1元起”這種毫無技術含量的價格戰,難道不是找死嗎?

  大家都知道,中國的消費者大都是一群既愛占便宜又缺乏感恩心的“白眼狼”。把“燒錢補貼”當做吸引客戶的最重要法寶,這種方式通常只適合已經搶佔了先機的行業裏的第一家、第二家公司,再后面的公司,如果這麼做,就只是浪費錢而已。因為,用戶是沒有忠誠度的,別人比你稍微便宜一點,用戶就跑了;你的補貼一停下來,用戶就跑了。靠補貼,換不來忠誠的用戶。

  共享單車的使用成本並不高,因此,絶大多數用戶都對價格不敏感,在0.1元(小鳴)和0.5元(摩拜)之間,用戶更傾向於選擇更方便的那個(如投放量比較大的摩拜),而不是更便宜的那個。如果你還對這個論斷有所懷疑的話,那請看看政府搞的公共自行車,2小時以內免費(以上海為例),可不照樣是沒有人願意騎嗎?

  小鳴單車的質量和騎行體驗要比ofo好很多,但與摩拜相比並沒有太多優勢。目前,小鳴單車需要做的,不是把摩拜當成競爭對手,它的目標應該是ofo——只要投放量能趕上ofo,憑着車的質量,它的競爭力完全可以超過ofo。因此,對眼下的小鳴單車來说,與其把錢浪費在補貼用戶上,不如增加投放量(同時,漲價,哪怕漲價到0.5元,也要比ofo的1元更便宜)。

  ofo不暇自哀,而小鳴哀之;小鳴哀之亦當鑒之,勿使后人而復哀小鳴也。

  風口,還是陷阱?

  就算小鳴最終能夠在這場共享單車的競爭中脫穎而出,最終,也一定會有幾個“大鳴”或“小鳥”在無錢燒的時候落魄而死。

  實際上,每一個被投資人和媒體吹捧出來的“風口”,都無法擺脫“一將成名萬骨朽”的規律——

  五六年前,智能手機是風口,做智能手機很賺錢,於是,很多企業一擁而上,然而,從2013年下半年開始,人口紅利用完了,市場飽和,於是,大多數手機廠商都不賺錢了,甚至陷入連續虧損的境地;

  三年前,o2o是風口,於是,辦公室白領辭職去做o2o創業了,在校大學生也放棄畢業證去搞o2o了,結果呢,僅一年之后,就有統計數據说,o2o領域創業死亡率高達99%;

  去年上半年,無論是投資人還是媒體,都喊着说直播是風口,然而,到了年底,居然連大多數所謂的“風口”企業也融不到資了……

  簡單地说,“風口”既可以給個別人帶來“悶聲發大財”的機會,但也可以使大多數“瞎起鬨”的人血本無歸。因為,“風口”是一個極具迷惑性的詞語,它甚至約等於“可以任性地糟蹋錢”。

  對那些“只要不花錢就感到手癢”的投資人來说,“風口”意味着可以任性地花錢,“花錢花到手抽筋”或“無錢可花”;因為,除過少數天使投資人外,大部分人花的都不是自己的錢。

  投資人對“風口”過於吹捧,也滋生了某些創業者的投機心理。有的創業者,他們的商業模式既不是to C也不是to B,而是to VC,即投資人喜歡投什麼,他們就做什麼,創業的目的不是為了干點實事,而是為了融資。然而,當所有的創業者都一擁而上的時候,投資人眼裏的“風口”,很快就會成為競爭很慘烈的紅海,投資人便被他們嚇得都不敢投資了。

  況且,不同的投資人偏好是不同的,即便是你拿“投其所好”的項目完成了A輪融資,到B輪,你的項目無法滿足新投資人的胃口,於是,你就死翹翹了。

  很多創業者總是喜歡抱怨“沒人給錢”(融資難),但比“沒人給錢”更可怕的,是亂花錢。我能想到的最任性的亂花錢,莫過於“追風口”了。

  對創業者來说,“風口”意味着更容易拿到錢,而輕而易舉就拿來的錢,往往浪費了也不必心疼。

  站在“風口”的投資人和創業者,都忙着“大幹快上”,追求着“多快好”,卻忘記了,在毛澤東的原話裏,“多快好”后面還有一個“省”字。在“風口”奮鬥的你們,想過“省錢”沒有?你們有嚴格的預算管理嗎?

  追“風口”,不如找到屬於自己的藍海

  當然,對那些喜歡追逐風口的投資人和創業者來说,“省錢”是治標不治本的。無論你怎麼努力地節省,依然很難擺脫“死得慘”的命運。因為,“風口”跟“泡沫”几乎就是同義詞。

  在2016年的亞布力企業家論壇夏季峰會上,張維迎教授在主題演講中指出:“所有的産業政策,最終都會導致産能過剩。” 産業政策,是政府行為,對應到創投圈的話,就是投資人口中的“風口”了。

  金沙江創投合伙人朱嘯虎在一次演講中说:“基本上,所有人都認為是風口的東西,最后都很難成為風口。真正的風口,在一開始是很難預測到的。”

  而筆者也一直有一個類似的疑問:會不會,所有的“風口”,都終將成為泡沫?去年10月底,在復旦大學管理學院舉辦的“藍海戰略國際論壇”上,筆者曾向復旦東方管理學院院長蘇勇教授討教:“投資人口中的‘風口’到底是藍海還是紅海?如果‘風口’是紅海的話,那可不可以说,所有的‘風口’,都終將成為泡沫?”

  蘇勇教授是這樣回答的:“‘風口’本身有一個轉換的過程,一開始,它可能確實是個藍海。比如小米做手機,在他之前,雖然已經有很多人在做了,但小米採用了一個全新的商業模式,與消費者互動,通過粉絲來銷售並更新軟硬件,所以才有了雷軍那句話‘站在風口,豬也能飛’。但是,如果這個模式被大家copy,那藍海就會轉變成紅海。”

  “中國有不少創業者,看見別人做出了比較好的項目,就會想:我也要跟你一樣;而硅谷創業者心裏想的則是:我要做個別人沒做過的。”與中國創業者習慣扎堆湧向“風口”不同的是,硅谷的創業者更喜歡開闢藍海。

  開闢藍海市場,就不需要燒錢去跟對手惡性競爭,可以“低成本發財”,並且,即便是不成功,也不會有太大的損失。

  最近,在談“藍海戰略”時,我總喜歡拿喜馬拉雅FM來舉例子。喜馬拉雅是音頻市場上的領軍者,目前有活躍用戶3億,市場佔有率在70%左右。但喜馬拉雅能做到這麼成功,靠的卻不是“風口”,而是“逆風而上”。

  喜馬拉雅創始人余建軍说:“我當時調研了一百多人,基本上有六七十個人都不相信音頻有前途。於是,我們挺興奮的,很多人都這麼想,就意味着BAT也是這樣想,意味着我們的生存空間更長一點。 對我們創業者來说,我們不要怕小,小地方往往就是我們的機會,大的地方往往就是BAT的機會或者其他的已有的行業競爭者的機會。”

  當自己的項目被大多數人斷定“沒前途”的時候,他竟然“高興壞了”!是不是很變態?然而,正是這種逆向思維,成就了他。

  后來,余建軍總結道:“要站在一個路人甲的角度,做未來趨勢性的東西、對用戶來说是剛需的東西,而不是所謂的‘風口’。” 那些喜歡盲目追風口的創業者和投資人,如果能有這種覺悟,“下場”或許會更好一些。

  秦朔朋友圈微信公衆號:qspyq2015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DJIA17773.64
-57.12
NASDAQ4775.36
-29.93
S&P 5002065.30
-10.51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