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評論:經濟發展帶來幸福 高房價卻不會

http://finance.sina.com   2017年03月15日 18:28   新京報

  經濟發展帶來幸福 高房價卻不會  

  樓市追蹤

  經濟發展帶來幸福,高房價卻不會;價格是成本的代名詞,高房價意味着人們為一套房子,要付出太多,除了辛勤工作,還有汗水和眼淚。

  3月14日晚間,一篇題為《最近有點為北京感到難過》的文章刷屏朋友圈。作者以無奈的筆觸表達了因北京房價高漲,民衆生存壓力日益增大,不少滿腹雄心的闖蕩者傷感離開北京的哀嘆之情。而這,還僅是因房價之高引起朋友圈熱議的一篇文章。從房價到底打敗了多少經濟學常識,到永漲神話何時打破,近日房價抬頭的聲音引發輿論一片哀怨。

  當然,其中也有不以為然者。筆者的一位朋友表示:“作為全球第一大經濟體的首位城市,全球目光、資金、人才越來越聚焦於此,北京房價高有什麼好奇怪。”

  北京是中國的首都,國際性大都市,越來越多資源在此匯聚,起到推高房價的作用,自是無可厚非。然而,我們便能以此為由,把高房價視為經濟發展的必然結果嗎?

  很多人認為,高房價等同於經濟發達,而經濟發達便會促成高房價,看似合理的邏輯卻存有漏洞。至少現實生活中,就有不少反例——部分經濟發展不錯的城市,不僅房價不高,而且人民幸福指數高。

  比如,美國德州的休斯敦和達拉斯,經濟發達,民衆收入水平在美國算是中上,房價卻低於全美房價均值。中國也有不少這種城市,比如長沙和重慶,從居民收入水平看,在省會城市競爭中,絲毫不落下風,房價卻長期相差一大截。

  如此看來,經濟發展不是決定房價高低的決定性因素,那什麼才是?這裏有個重要變數——土地供應。大城市的中心地段一向稀缺,價格昂貴是市場決定的結果。但城市具有成長性,土地不夠就會向外延伸。若中心地段太少,則會出現多個核心區,不同商業和社區圈,因此現代大城市通常是多核的。

  其實,增加土地供應將有助房價下降。以達拉斯和休斯敦為例,兩座城市經濟發展快,房價上漲卻不多,一個主要的原因是:德州是保守州,經濟方面的行政管制較少,土地供應寬鬆。因此,買房人雖然多,新蓋的房子也多,價格卻上不去。

  對比之下,與德州相鄰的加州,經濟也發達,但房價卻很高,看似是居民收入水平在推動。可是加州房價上漲,卻並沒有和經濟發展同步。1970年后,美國經濟放緩,加州房價仍然一路上漲,完全脫離居民收入上漲幅度。為何如此?這與加州政府以環保名義制定大量法律,以限制房地産的開發不無關係。在托馬斯·索韋爾的《房地産的繁榮與蕭條》裏可以看到更多例證,因人為製造稀缺性而造成房價高漲的現象,中外皆有,經濟規律放之四海而皆準。

  經濟發展帶來房價上漲,這是普遍現象。然而,當房價畸高超出普通人承受水平時,卻能發現背后常有政策的影子,而此時的市場也並非一個均衡市場了。香港是這樣,北京上海同樣如此。

  這與我國對大城市發展的控制不無關係,調節城市規模,最常用的方法是控制供地,而結果也促生了畸高房價。因此,大城市並不必然帶來高房價,對大城市發展規模的控制,才是真相所在。

  經濟發展帶來幸福,高房價卻不會。價格是成本的代名詞,高房價意味着人們為一套房子,要付出太多。除了辛勤工作,還有汗水和眼淚。經濟發展帶來財富增長,人們原本可以用它們享受更多更好的東西,一幢昂貴的“公寓豪宅”卻將其鎖死,實在是不幸。

  一個有幸福感的大城市,理當經濟發達,而房價也不會成為社會問題。這樣的組合真的難以實現嗎?並非如此,至少中國几乎所有城市,都不存在土地稀缺問題。如此來看,想解決高房價的問題,似乎並沒有那麼困難。

  □陳興傑(人文經濟學會研究員)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DJIA17773.64
-57.12
NASDAQ4775.36
-29.93
S&P 5002065.30
-10.51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